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穩固肉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三十七章 穩固肉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蒼茫的大海上,一艘霓虹大船正急速的行駛在平靜的海麵之上,此刻在甲板之上被烈日烘烤的霓虹武士們紛紛抬頭看向了頭上的烈陽。

而此刻在大船的一間密室之中卻如同一件冰窟一般,絲絲的寒氣一件將這間密室四周打上了一層冰霜。

這一刻黑霧化成的水江憐忽然睜開了漆黑的雙眼然後四處張望了起來,當看到身下躺在地上的被冰封的肉身之後他的臉色瞬間就是一變。

然而此刻隻見站在對麵的赤袍薑亦凡笑道:“彆慌啊小子,這隻是第一步下麵你按照此玉簡上記載的東西進行修煉。”說花間隻見赤袍薑亦凡反手丟出了一枚黑色的玉簡。

看到玉簡朝著自己飛來的瞬間黑霧化成的水江憐身子一晃忽然變成了一團霧團然後居然徑直的衝向了黑色的玉簡包隨後更是將其緊緊的裹在了黑霧之中。

隨著黑色霧的停止了移動,水江憐的身影在此顯化而出然後更是包裹著黑色的玉簡臨空盤膝打坐了起來。

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後赤袍薑亦凡的臉上忽然帶起了一抹笑容然後便轉身大步的離開了這間密室。

此刻門外守候的黑衣齊俊與呂柏二人看到赤袍薑亦凡出來之後便馬上上前行禮。

赤袍薑亦凡對著身前的黑衣齊俊開口道:“你守在這個門口,任何人都不允許進入其中,有擅闖者直接殺了便是。”說完之後他便大搖大擺的朝著甲板走去。

聽到了赤袍薑亦凡吩咐之後黑衣齊俊直接麵無表情的站道了門口然後直接朝著身前的呂柏投去了不善的目光。

看到這副表情的齊俊此刻的呂柏輕歎了一聲後開口道:“我不管你還是不是之前我們認識的齊俊,但是我希望你知道我們幾個永遠當你是我們的那個小老弟齊俊。”

話一出口呂柏的神色就是一鬆然後直接扭頭也朝著甲板上麵走去。

幽深的船倉長廊之中此刻便隻剩下了黑衣齊俊一個人如一尊雕像一般屹立在密室的門口。

海上無時日,每天四周隻有那無儘遼闊的大海陪伴著海上的孤寂的小船。

這幾天在呂柏四人的不斷分工之下霓虹大船之上的一切事宜也開始慢慢恢複了正規,雖然人手確實差了一些但是好在這群人中大多都是武士,一些以前需要水手乾的活現在讓這群人來乾確實要比水手強上不少。

而在這幾天裡回到了房間裡的赤袍薑亦凡則是一直將自己關在房間之中研究著薑亦凡的這具身體與團封印在其仙台內的一縷神魂。

雖然此先天魔聖皇對於薑亦凡的這具肉身是十分滿意的,但是經曆這幾天的不斷觀察之後他還是發現了這具肉身的問題,首先便是經脈的問題,雖然薑亦凡經曆數次經脈的洗禮自身的經脈已經比同輩修士要強上數倍不止,但是這些放在天魔聖皇這裡跟他的預期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第二便是薑亦凡這七彩道嬰,雖然天魔聖皇能看的出來這具道嬰的不凡,然而以他的見識居然也未能弄明白這具不凡的道嬰的出處,但是天魔聖皇還是看出這具道嬰的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具道嬰內部的天地元氣雜而不純,雖然看著是七彩實際上裡麵蘊含太多無用的東西,這樣現在雖然冇什麼大事但是如果走到斬三屍要成聖的時候這便是最大的忌諱。

除去頭痛的道嬰問題,這具身體之上其實也是有讓天魔聖皇十分滿意的地方,這首當其衝的便是這具肉身強度了,讓他冇想到的是這具肉身居然達到了銀身的強度,要知道就算是當年的他這具也隻是在元神之後才達到這個肉身強度那還是因為自己是早年是體修出生的緣故。

黃昏將至海麵之上孤零零的一艘霓虹大船行駛在紅霞之中,這時候隻見盤坐在自己屋子的赤袍薑亦凡慢慢收回了盤旋在自己體外的一黑一紅兩團霧團後便慢慢的睜開了雙眼,然後滿臉笑容的看著此刻自己的身體大笑道:“冇想到這小子肉身之中居然還剩餘瞭如此之多的精魄現在以我銀身中期的體魄一般的元神修士我心在都可以戰上一戰,隻是可惜啊道嬰之上的隱患還冇有徹底解決不然我便可以直接將這具身體的修為衝破陽神直接達到元神然後去斬下三屍。”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門外忽然傳來了三聲輕輕的敲門之聲。

聽到聲音的赤袍薑亦凡聽到敲門聲之後清了清嗓子道:“怎麼了?”

隻見門外傳來了呂柏恭敬的聲音道:“回稟主人密室門口的齊俊讓我告訴主人,密室內的人好像醒了。”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眼神就是一眯然後開口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門外的呂柏稱是以後便轉身離開了門外。

在確定了呂柏走遠之後赤袍薑亦凡的身子就是一晃隨後便消失在了房間之中。

此刻船倉密室之中原本蜷縮成一團的水江憐此刻正盤坐在密室之中,而在他的體外一團黑霧正不停的圍繞在其四周飄忽不定的旋轉著,而他的四周隨著黑霧的旋轉一縷縷冰寒之氣也在不斷的撲打著房間的四壁,隨著寒氣的撲打現在密室四壁已經結出了厚厚的一層冰霜。

這時候隻見一道赤色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了密室之中然後看著此刻正在不停吐納的水江憐臉色漏出了一抹笑容。

就在這時候吐納中的水江憐忽然睜開了雙眼,隨即那團黑色的霧氣居然猛的一下衝入了其天靈蓋中。

黑色霧氣進入水江憐的身體之後他的身子就是一抖然後張嘴吐出了一口冰霜之氣後抬眼朝著忽然出現的赤袍薑亦凡看了過去。

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笑這對其說道:“怎麼樣啊小子現在感覺如何!”

水江憐在聽到赤袍薑亦凡的話後臉色馬上便是一愣然後抬手便對著其抓去。

隨著這一抓的抓出在其身上一股陰寒之氣瞬間透體而出化成了一隻鬼爪抓向赤袍薑亦凡的心臟。

看到這一幕後對麵的赤袍薑亦凡仍然麵帶笑容看著眼前的水江憐,這份笑容之中帶著幾分嘲諷與幾分藐視。

而這時候的自信滿滿的水江憐看到瞭如此自大的赤袍薑亦凡臉上也漏出了一抹興奮,因為以他現在的強大在這麼短的距離之內他有信心斬掉任何人其中便包括這位傳他功法的赤袍薑亦凡。

可是下一瞬他的臉色忽然便的難看至極,這一刻整個密室之中傳出一聲清脆的骨骼碎裂之聲,下一秒整條手臂都變形的水江憐麵色扭曲抽身飛退而去。這時候的他忽然發現自己原本是充滿信心的一擊在碰觸到對方的身體後居然好似以卵擊石一般,不僅對方絲毫無傷自己的手臂卻當場廢掉了。

此刻依舊麵帶笑容的赤袍薑亦凡看著退到了最遠處的水江憐後開口道:“你以為學會了一些皮毛之後便可以將我這個傳授你小子功法的主人斬殺嗎?你是不是自信心膨脹的太過厲害了,彆說隻是學了皮毛的你就算是在讓你煉上個千年萬年你都隻會是我的奴才。”

此話一出站在對麵的水江憐臉色就是一變然後開口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赤袍薑亦凡嘿嘿一笑然後單手輕輕一抬,隻是這一個簡單的動作卻讓對麵的水江憐臉色瞬間大變,因為他忽然感覺其體內的那股黑色霧團居然在這一刻脫離了他的控製然後就要自行衝出其體內,不止如此他的魂魄之中冥冥之中好似也得到了某種召喚一般也要隨著這股黑色霧團一起衝出。

這時候的水江憐心下忽然升出了一絲絕望之感,因為他才忽然意識到此刻的自己隻是對麵這個魔頭的一個玩物而已,妄他之前在盤算著如此偷襲將其擊殺然後帶著功法逃走,現在想來這是多麼可笑的事情。

然而就在這時候赤袍薑亦凡開口道:“你感覺這件事可笑嗎?其實我感覺並不可笑隻是你冇有料想道我的強大而已。”

聽到這話的水江憐就是一愣然後吃驚的看著對麵的赤袍薑亦凡吼道:“你怎麼可能知道我在想些什麼?這不可能!”

赤袍薑亦凡嘿嘿笑道:“冇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當你吞下丹藥修煉我給你的玉簡的那一刻起你便已經是我的一具化身了,跟其他的化身不一樣的是你這具化身有著自己的神魂與思維,但是這一切卻是建立在與我共享的基礎之上。”

聽到這話之後水江憐的身子猛然都是一陣顫抖然後仰天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聲,這聲音中充滿了憤怒委屈與不甘,但是一切卻是像是早已註定一般。

在其怒吼之後他忽然感覺自己的身子此刻正慢慢的落到了地上,之前要抽離的黑霧與神魂此刻也恢複了平靜。

這一刻他傻傻的盤坐在薑亦凡的對麵就好像他想醒來一般一樣,此刻的赤袍薑亦凡開口道:“恭喜你!完成了鬼經功法的第一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