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四十二章 正確的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四十二章 正確的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破爛的霓虹大船之上此刻一身赤袍薑亦凡的身在此刻慢慢的顯化在了三人麵前,三人在看到了出現的赤袍薑亦凡後都紛紛鞠躬道:“拜見主人!”

此刻的赤袍薑亦凡看了三人一眼後問道:“船上都清理乾淨了嗎?”

黑衣齊俊上前一步開口道:“船上霓虹武士共三十四人我與紅姬已經清除三十三人有一人留給了水江憐。”

聽到這話後赤袍薑亦凡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看了紅姬與齊俊一眼後聳了聳肩膀道:“你們倆人的較勁差不多就的了,冇有非要弄出個高下,我們馬上便要上島了島上全是齊家的人你們在這樣搞下去我很難做的是不是啊!”

聽到赤袍薑亦凡的話後紅姬與黑衣齊俊同時抬頭互相看了一眼然後馬上拱手道:“謹遵主人命令,我二人以後不會在如此了。”

看著二人的赤袍薑亦凡點了點頭後在抬頭看了看已經泛起了魚肚白的天空後輕聲說道:“我們走吧!呂柏他們還在前麵等我呢!”

說完這話後赤袍薑亦凡的身子猛然朝著空中躍起,而後他又忽然頓了一下身子然後扭頭看了黑衣齊俊一眼後說道:“齊俊啊你繼續在這裡等一會我對那個水江憐有些不放心。”

這時候也站在下麵的準備起身的黑衣齊俊微微點了點頭然後一個縱身跳道了甲板之上然後悄然的引入了黑暗之中。

看到這一幕後赤袍薑亦凡才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身子一晃朝著泛白的天際飛去。

而他身後的紅姬與蕭離見狀也直接連忙禦空追了上去。

幾人離開霓虹大船之後此刻在船倉下麵隻見一位一身緊身衣的佐木創太正在急速的逃跑著。

而在他的身後一身白袍的水江憐此刻卻是滿臉微笑的朝著佐木創太逃遁的方位漫步著。

船倉雖然但是這一刻的佐木創太也已經被逼到了角落,這讓他的臉色就是要是一黑然後忽然聽到在其身後傳來了一聲輕笑然後水江憐的聲音更是慢慢的飄入了其耳中:“佐木創太身為霓虹第一暗部忍者組織的一員你就這樣跟一隻老鼠一樣逃來逃去的像個什麼樣子。”

聽到這話的佐木創太冷哼了一聲後罵道:“八嘎!你以為我殺嗎!能逃跑的話為什麼非要跟你硬碰硬的發生衝突呢!而且誰能想到這次保護的對象反而成了獵殺我之人,這說出去怕是冇有人會相信。而且你如此的叛變你就不怕以後天皇會找你清算嗎?”

水江憐擺了擺手道:“這你就錯了!良臣折木而棲我隻是選擇了我自己認為對的一條道路而已,至於以後會發生什麼誰又會知道呢?但是現在在眼下你卻是要必須做出一個選擇,要不你就跟我拚上一場生死之戰然後我們二人有一人可以離開,不然的話你還可以選擇成為我的部下那樣我們便可以一起回去而且你還將因成功的保護了我而受到表彰,這兩條路你選擇一下吧~!”

佐木創太聽完了水江憐的話後哈哈大笑了兩聲後說道:“說話實說第二條確實是非常誘惑人,甚至在某一瞬間我的心裡險些就要接受了第二條,但是我身為甲賀的一員我為此趕到榮耀,故而我隻能遺憾的告訴你我隻能隱痛選擇第一條路。”

說完之後隻見佐木創太身子猛然就的一抖,隨後在他的位置忽然出現了四個跟他一模一樣的分身,這四各具分身同時結出了一個古怪的手印隨後即隻見四人居然同時噴出了一個火球。

此刻二人所在的位置是船倉下麵的儲藏室,這四枚火球一出瞬間引燃了儲藏室內的一些易燃之物,洶洶的大火瞬間瀰漫了整個船倉。

這時候吐出火球的四具佐木創太分身更是直接朝著四個方向逃遁而去。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水江憐冷笑了一聲後抬手甩出了一片黑色的霧氣,這些霧氣一經甩出馬上便散發出深深寒氣,隨後更是在這片火海之中穿梭了起來。

隨著吧黑色霧氣的不斷穿梭這片火海居然悄然的被其瞬間所壓滅,這讓此刻正打算擊穿船壁逃跑的佐木創太臉色就是一變,他冇有想到這隻有納嬰初期的水江憐現在居然厲害道了這種程度,就連他用特製的火油噴出的焚火都可以被他舉手之間給滅掉。

就在佐木創太恍惚的瞬間,一聲白衣的水江憐抬手結出了一個印法然後隻見三隻鬼手赫然從黑影中探出,隨後更是分彆朝著三個方向的佐木創太分身抓去。

噗噗噗的三聲輕響之後三具分身被這三隻黑色的鬼手輕而易舉的抓的粉碎,而後水江憐更是抬頭看向了佐木創太輕笑道:“怎麼樣佐木創太,我和這個個人就是好說話,你現在要不要重新考慮一下我之前說的兩個選擇。”

看著眼前漂浮在船倉內的水江憐佐木創太皺眉罵道:“就算你現在功力大進那又如何,在無敵的天皇麵前你依舊隻是一隻抬手便可碾死的螞蟻哈哈哈!”

看著此刻狂笑不止的佐木創太水江憐的眼神此刻閃過了一絲殺機。

殺人之心一起便如脫韁的野馬一般便很難在收的回去,這一刻的水江憐緩緩的落下身子然後一對眸子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佐木創太然後一字一句的道:“天皇又如何?道如果走錯了即便他現在修為高於我但是我在登頂隻時孰高孰低還未嘗可知,而且我感覺我現在也並非一隻螞蟻而是一頭剛剛醒來的雄獅,而且天皇違背天意執意入侵東海已經觸怒了天道故而我纔要站出來拯救霓虹的子民。”

聽到了水江憐此番話語之後佐木創太的臉已經擰成了一團此刻的他想要反駁些什麼但是卻不知道該如何說起,因為在霓虹甲賀的時候他便是反對侵略的一員,可惜他人微言輕一箇中忍而已根本無法左右高層與天皇的決心。

水江憐看著欲言又止的佐木創太後便冇有了在拖拉下去的意識,隻見他身子猛然一顫在其身後忽然出現了一輪灰黑的圓盤,圓盤一出隻見一隻頭戴金冠生有群八臂的惡鬼虛影赫然出現在了其身後。

惡鬼虛影一出佐木創太的身子就是一抖在其身後也浮現出了一隻獨眼惡鬼虛影,但是在看到了金冠惡鬼之後這隻獨眼虛影居然對著發出了一聲聲低沉的嘶鳴然後更是忽然雙手抱頭十分痛苦的將頭埋道了地麵,其身上的鬼氣更是沸騰了起來。

然而就在這時候那尊金冠八臂厲鬼忽然張開吐出了一個“歸”字。

此字一出原本沸騰的鬼氣馬上穩定了下來而早先捂著頭的獨眼厲鬼更是直接朝著金冠八臂厲鬼跪拜了下去。

這一幕看在此刻佐木創太整個人臉色煞白,要知道他們甲賀乃是霓虹的頂級戰力故而每一位甲賀的忍者身上都有一尊特殊的惡鬼,而他這尊獨眼惡鬼便是一尊可以大幅度提升他速度與規避自己氣息的惡鬼,故而他才被派來保護眼前的水江憐。

但是讓他萬萬冇想到的是自己引以為豪的惡鬼居然如此輕易的便臣服在他人麵前,這讓他一時間根本冇辦法接受。

而這時候的水江憐則是反手拿出了那杆赤色的小幡單手一招,隻見艘的一聲後那隻獨眼惡鬼居然心甘情願的被小幡吸入了其中。

隨著獨眼惡鬼進入小幡之後在其身的那尊金冠惡鬼的八隻大手之中其中一隻中忽然多出了一杆赤色小幡而這小幡之上更是顯化出了那隻獨眼惡鬼。

這一幕發生的十分突然被吸去了附身惡鬼的佐木創太身子頓時全身就的一軟隨後更是直接跌倒了在地上。

跌倒後的佐木創太一臉茫然的看著此刻將赤色小幡反手收起的水江憐然後艱難的說道:“這不可能!我的惡鬼居然被你的惡鬼收走了!這不可能!”

一臉淡然的水江憐上前一步然後直接抬腳踩在了佐木創太的臉色隨後笑道:“冇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我早先便說瞭如果道走錯了即便他現在如何強大那都隻是占時的。”

被踩在腳下的佐木創太眼神漏出了一抹茫然與絕望,因為在他的惡鬼被收了之後他的修為瞬間便跌落了一個大境界,之前還有半步陰神的修為現在卻隻有納嬰初期,這便是依靠外物修煉的最大的弊端也是最為悲哀的地方。

這時候的水江憐在看了一眼腳下的佐木創太然後搖了搖頭隨後腳下一用力隻聽到撲哧的一聲在船倉內響起。

之前那個不可一世的霓虹甲賀中忍就這樣死在了此處。

而在踩碎了其頭部之後水江憐單手抓,隻見一團黑煙此刻從剛死去的佐木創太身上被抓出。

這股黑煙之中被其控製在手抓之上,水江憐將其拿到了眼前笑嘻嘻的看著黑霧中一隻在不停亂竄的生魂然後大笑了一聲後居然抬手直接將這其吞入了腹中。

然而就在這時候他的臉色就是一凝隨後隻見他猛然回頭朝著樓梯拐角看去隨後開口道:“看了半天戲了現在戲完了你是不是該露個臉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