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四十七章 這就是天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四十七章 這就是天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星月群島大城的奢華寢宮之中,感歎也隻能是感歎隨後赤袍薑亦凡朝著門口的黑衣齊俊看去然後說道:“行了!你先給昏迷的趙鬆收到雲袋之中然後雲袋就占時給你保管吧!”

聽到這話的黑衣齊俊眉頭就是一皺但是片刻之後還是恭敬的抱拳道:“遵命!”然後隻見他走到口吐白沫的趙鬆身前抓起雲袋就是一晃隨後趙鬆的身子便消失在了原地。

乾完這些的黑衣齊俊回身看了正在措這眉頭的赤袍薑亦凡然後問道:“主人還有其他吩咐嗎?”

輕歎了一口氣的赤袍薑亦凡對著黑衣齊俊擺了擺手道:“你在外麵候著就行,有任何人偷偷靠近這裡你都可以將其擊殺不用告訴我,對瞭如果呂柏來了你告訴他們四人去打探一下這個島的傳送陣在什麼位置。如果有其他的事情我在找你。”

黑氣齊家抱拳稱是後便轉身離開了房間,這一刻這件奢華的房間之中便隻剩下昏迷的二女與眉頭緊皺的赤袍薑亦凡。

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邁步走向了一寢宮連接的那處寬大的露台之上然後朝著懸掛在頭頂的那輪烈日看去。

一縷縷耀眼的陽光照射在他那張有些蒼白的臉上泛起一股怪異的銀色,看了片刻之後深深吸了一口海風的赤袍薑亦凡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而後更是張開了雙臂一臉享受的吸收著天地之間那並不算濃鬱的元氣。

許久之後赤袍薑亦凡慢慢的放下了雙手然後眼神中閃過了一絲堅毅後低喝道:“你們這幾個老東西給我等著,既然老天給了老子一次翻身的機會那麼你們的好日子也就算是道頭了,等我在這中域神州之上恢複到巔峰之後你們欠我的債我會讓你們十倍百倍的都還給我!”

說著隻見他朝著天空抬手就是一指,這一指之天地間好像都因為他這一聲低喝而震顫了一下。

感覺到了震顫的赤袍薑亦凡隨後居然肆意的放聲大笑了起來,在這狂放的笑聲之中他轉過了身子赫然朝著屋內走去。

走進了屋子的赤袍薑亦凡抬眼朝著昏死過去的姐妹花看去,然後便徑直的朝著躺在地上的二人走去。

來到近前之後赤袍薑亦凡的臉色浮現出嗎一抹笑容,隻見他慢慢蹲下身子然後抬手抓住了其中一人的下巴將那張精緻的小臉扭到了麵前然後舔了舔嘴唇笑道:“冇想到居然還可以在這裡遇到這樣的一對雙生姐妹看來老子這氣運是又回來了。”

說著隻見他抬手朝著昏迷的二人一抓,這一抓之下躺在地上的這對姐妹便被隔空拎了起來,隨後赤袍薑亦凡雙臂就是一震這二人居然被其直接丟到了鬆軟的大床之上,隨後赤袍薑亦凡個的身子就是一晃便也出現在了床上。

看著身旁昏迷的二女他的臉色閃過一絲奸笑然後直接抬手一點,嘭的一聲輕響之後此刻軟床之上姐妹花的衣服轉瞬便化成了碎片,這一刻兩具潔白似雪的身子赫然出現在了赤袍薑亦凡的麵前。

也許是年歲尚小的緣故這對姐妹花的皮膚雖然細膩的吹彈可破但是身材卻是明顯還未達到成熟。

看到這一幕的赤袍薑亦凡居然閉目盤坐在了二女中央然後同時抬起兩隻手在這兩具身體上輕輕的劃過。

隨著他手指的不斷遊走隻見一絲絲赤紅色的元氣在不斷的注入二女的體內然後更是直接在她們的經脈中遊走了起來。

就在赤色元氣在這二女的經脈之中遊走了一番之後赤紅色的元氣猛然衝入了二人的丹田氣海之中,而隨著赤紅氣息的湧入原本安靜的呆在氣海之上的兩顆藍色道丹四周居然忽然發出了一陣陣莫名的波動,伴隨著這份波動隻見在二人的丹田之中赫然浮現出了一黑一白兩隻鸞鳳虛影。

在看到虛影的瞬間原本盤坐在軟床之上的赤袍薑亦凡居然忽然睜開了雙眼然後更是猛的彈起了身子。

這一刻他的臉上先是一陣吃驚然後瞬間便露出了一抹狂喜之色,隨後更是如欣賞一件玄寶一般看向了眼前這對孿生姐妹花。

盯著二女片刻之後隻見赤袍薑亦凡好像忽然想到了什麼一般隻見他的雙手猛然朝著這對姐妹的身下就是一點,隨著這一指點下他那原本有些緊張的表情便慢慢的舒緩了襲來然後居然直接掩麵大笑了起來然後低聲呢喃道:“這難道就是天意嗎?難道就是命數嗎?我在魔界苦尋了數萬年冇有找到的欒鳳雙體居然在這麼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被我碰到了,老天你是在玩我嗎?”

說話間隻見赤袍薑亦凡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了一黑一紅兩團霧氣,隨著霧氣的爆出承載著三人的軟床忽然轟隆一聲被這股氣炸的四分五裂,而其上的三人則是直接漂浮在了半空之中。

此刻的赤袍薑亦凡直接將這一黑一紅兩團霧氣打入了二女的腹部氣海之中,隨著二氣的打入二女的背後處開始慢慢的浮現出了兩個奇怪的圖案。

看到圖案已經成型赤袍薑亦凡便直接抬手收回了兩團霧氣。

隨著霧氣的從二女身上撤出她們背後的奇怪圖案也隨之慢慢的隱入了皮膚下麵,做完這一切的赤袍薑亦凡抬手直接將身上的赤袍脫下然後抬手蓋在二女的身上然後漂浮在空中的三人便輕輕的落到了地麵之上。

落地後的赤袍薑亦凡馬上盤膝坐下開始閉目調息了起來,而在其身邊的一絲不掛躺著的孿生姐妹花此刻則沉沉的熟睡著。

正午已過星月大城之中原本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此刻也開始逐漸稀少了起來。

此刻在一間平平無奇的酒樓之中一臉嚴肅的呂柏正看著坐在其對麵的幾人,而這幾人也同樣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呂柏,酒樓中的氣氛忽然便的詭異了起來。

半晌之後沉默了片刻的呂柏率先開口道;“我的提議你們可以在考慮一下,我大概會在這裡呆上三天如果你們幾個誰想好了可以來找我。”說完這些之後呂柏更是直接站起了身子然後直接邁步朝著門口走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個留著山羊鬍的高瘦漢子猛然起身道:“老呂你可知道這種事情搞不好會牽連很多無辜之人的,你是不是在考慮一下!”

聽到這話的呂柏抬起的腿猛然落下然後冇有轉身而是淡然的說道:“現在這種形勢之下你們幾人有誰有把握能在這場戰爭中全身而退,以你們的現在的修為現在隻能成為齊家的炮灰,雖然我們都是從小便生長在齊家但是人活於世誰不能好好活著,我隻是做出了我認為對的選擇而已,今天的事情我也不會牽連你們任何人,如果感覺我說的是錯的你大可就當今天冇有來過這裡更冇有見過我。”

話音未落呂柏身上便猛然爆發出了一股陰神的威壓掃過了幾人,感覺到了這股威壓的幾人臉上便都是一驚因為此刻的他們幾人中修為最高的也隻有納嬰初期而已。

釋放完了威壓的呂柏也不在想多說什麼,甚至一晃便邁步走出了酒樓,隨著他的離開被這股威壓震懾的幾人臉色頓時變的異常難看了起來,此刻的酒樓之中氣氛頓時便的越加凝重了起來。

而此時在酒樓外麵隱藏在暗處的李興三人在看到呂柏出來後便現出了身形,看到三人的呂柏對著李興打個眼色然後四人便消失在了午後的陽光之中。

午後的海風帶著絲絲涼意輕撫過整個小島,此刻空中的那輪紅日正在悄然朝著西方的海麵落下,直到天邊最後一絲豔紅色都消失在了海麵之後,黑夜終於降臨道了這星月群島之上。

而這時候在星月群島島深處宮殿的寢宮之中,隨著一陣清涼的海風吹過,使得此刻躺在一片狼藉中的二女身子就是一抖。

率先被海風驚醒的是背靠露台的雙生姐妹中的妹妹西珂,隻見她慢慢的睜開了迷離的雙眼然後映入其眼中的便是此刻還在酣睡的姐姐東珂。

在看到東珂的瞬間西珂猛然感覺到了身上忽然傳來了一陣涼意,這讓她下意識的抖了一下然後馬上抬手朝著自己的身上摸去。

這一摸不要緊她的臉色瞬間變的煞白然後馬上坐了起來隨後更是下意識的朝著自己身上看去,隨後她終於意識到此刻的自己居然一絲不掛的躺在一片狼藉之中,驚恐與不安瞬間湧上了她的心頭,這一刻的她居然失聲尖叫了起來。

刺耳的尖叫之後迴盪在龐大的寢宮之中久久冇有消散,而在她身旁同樣一絲不掛的東珂則被這聲刺耳的尖叫之聲給吵醒,隨後更是慢悠悠的爬起身子看向身邊尖叫的西珂問道:“你個小妮子在這鬼叫個什麼啊!”說完這話後她抬手揉了揉剛睜開的大眼睛朝著西珂的位置看去。

直到這一刻她也終於發現了二人的異樣然後也下意識的雙手遮擋住一些重要的部位後同樣失聲尖叫了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