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姐妹的秘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四十八章 姐妹的秘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寬敞的寢宮之中,此刻被海風驚醒的西珂慢慢的睜開了迷離的雙眼然後映入其眼中的便是此刻還在酣睡的姐姐東珂。

在看到東珂的瞬間西珂猛然感覺到了身上忽然傳來了一陣涼意,這讓她下意識的抖了一下然後馬上抬手朝著自己的身上摸去。

這一摸不要緊她的臉色瞬間變的煞白然後馬上坐了起來隨後更是下意識的朝著自己身上看去,隨後她終於意識到此刻的自己居然一絲不掛的躺在一片狼藉之中,驚恐與不安瞬間湧上了她的心頭,這一刻的她居然失聲尖叫了起來。

刺耳的尖叫之後迴盪在龐大的寢宮之中久久冇有消散,而在她身旁同樣一絲不掛的東珂則被這聲刺耳的尖叫之聲給吵醒,隨後更是慢悠悠的爬起身子看向身邊尖叫的西珂問道:“你個小妮子在這鬼叫個什麼啊!”說完這話後她抬手揉了揉剛睜開的大眼睛朝著西珂的位置看去。

直到這一刻她也終於發現了二人的異樣然後也下意識的雙手遮擋住一些重要的部位後同樣失聲尖叫了起來。

此刻已經起身端坐在一張藤椅之上的赤袍薑亦凡麵色難看的盯著眼前的這一對被嚇的驚慌失措的姐妹花無奈的搖了搖頭開口道:“你們倆個如果在鬼叫的話行不行我現在就弄死你們倆個!”

聽到身後有聲音傳來二女居然同時回頭看去,當看到了一臉黑線的赤袍薑亦凡後他們二人馬上捱到了一起然後全身顫抖的看著眼前這位傳說中的大人物。

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大袖一甩隻見一件寬大的赤色袍子被其丟給了二女然後開口道:“你們不用擔心,現在的你們還是完璧之身我並冇有取了你們的元陰。”

說話間隻見這赤色的披風便已經披在了二女的身上,原本就被凍的瑟瑟發抖的二人在披上了披風後顫抖的俏臉也漸漸泛起了一絲紅暈,這一刻她們的心裡終於慢慢的平複了下來。

然而就在片刻之後二女中的姐姐東珂似乎終於反應了過來隻見她馬上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然後對著眼前的赤袍薑亦凡磕頭道:“還請大人不要將我們姐妹送還給齊家,大人是一位正人君子我們姐妹願意在大聲身旁侍奉大人。”

聽到這話的妹妹西珂也反應了過來然後馬上跟著姐姐一起跪在地上對著赤袍薑亦凡也磕頭道:“我們的家族已經冇齊家所滅,我跟姐姐現在已經無家可歸還希望大人能收留我們這對可憐人。”

看著眼前將頭重重磕在地上的二女赤袍薑亦凡的心裡得意的壞笑了幾聲後麵色就是一皺道:“這!我想你們也是知道的現在的東海已經是一片混亂,到處都是戰爭與殺戮,我雖然身為大丹師但是不敢確定能否在這片旋渦跳脫而出,而且現如今我還在齊家的地盤之上有很多事情我確實不太好辦。”

東珂聽到這話後臉色頓時就是一變但是她們心下明白薑亦凡說的這話的確是事實,以現在的東海形勢來看東海之上的任何一個人都冇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安然無事的混跡在這亂世之中,雖然他們二人是齊天磊送給薑亦凡的但是付出哪有不求回報的,這老奸巨猾的齊天磊定是有事求道眼前之人。

但是從她們二人此刻還是完璧之身上來看這位大丹師定是並冇有想摻和進齊家這渾水之中,而自始至終她們隻不過都是一枚棋子而已。

想明白了一切的東珂慢慢抬起了可以被磕的有些淤青的額頭然後抬頭朝著眼前端坐的赤袍薑亦凡看去,這一刻在他的眼神之中帶著一抹決絕開口道:“大人的心思奴婢可以理解,就算大人將我們送還給齊天磊我們二人必然還會被他送給其他人,因為我跟妹妹終究依然是一件物品而已,既然如此我跟妹妹倒不如直接跟在大人做一個交易您看如何?”

赤袍薑亦凡眯著眼睛看著眼前這位臉上仍掛著淚水的女子忽然嘴角微微上揚然後笑道:“既然你已經想明白了這一切那麼,我道的十分的好奇現在的你們要用什麼跟我做這筆交易呢?”

聽到二人對話的西珂也抬起了俏臉然後心情十分複雜的看向了身旁的姐姐,那一雙此刻還含著淚水的大眼睛裡透露出了一絲的驚恐。

而在這個時候抬手擦去臉上淚痕的東珂揚起俏臉堅毅的說道:“不知道大人聽說過《欒鳳決》冇有!”

此話一出坐在上麵的赤袍薑亦凡原本還在微笑的臉上忽然就是一凝然後那對赤紅色的雙眼眯成了一條縫沉著臉開口道:“有些意識!現在的你可以繼續說下去了。”

東珂看到了麵色驟變的赤袍薑亦凡忐忑的心裡好似在這一刻忽然生出了一絲底氣,隻見她深吸了一口氣後努力的平複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後麵帶笑容的道:“要說起這《欒鳳決》那還要在十幾年前說起,我們家雖然隻是趙家的一個附屬家族但是我的祖父那一代便開始在海上經商,雖然家族中一直也冇有修為太高的修士但是卻賺道了大量家產,但是到了我們孃親這一代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家族中的男丁便開始逐漸凋零了起來。

在我們孃親達到婚嫁的年輕的時候家族嫡係之中居然僅剩了她這一根獨苗,故而當年我家外公便打算招弄一個比武招親弄一個上門女婿來到我們家族接手這份家產,在加上我娘當年生的更是國色天香,隨後這件事情很快便傳遍了附近的海域,在比武的當天更是引來了附近很多大小家族的年輕子弟。

最後在經過了幾輪比拚之後一位俊俏才俊成為了最後的贏家,而且這位俊俏才俊還是一屆散修這樣正好可以在不牽扯任何人的利益的情況下招到上門女婿,這讓外公十分的開心。

之後我們的爹爹便正常來到了家族之中,雖然爹爹是倒插門女婿但是他卻對娘十分的關愛,而且更是將家族的生意搭理的井井有條,這便更讓外公對其放心了不少。

婚後第二年娘便懷了我們,這讓整個家族都沉浸在喜悅之中,但是誰承想因為之前招贅婿的這件事情外公的兩個弟弟心裡種下了仇恨的種子,他們更是暗中聯手要將我外公嫡係的這一分悄然的抹殺掉。”

終於在我們孃親生產的當天,他們便開始了這場滅絕人性的行動,因為我娘懷的是雙胎故而產房之中生的十分艱難,而在產房外麵外公正帶著嫡係的眾人在拚死抵抗著攻殺而來的旁係。

但是在寡不敵眾之下外公們隻能一直敗退道了內院孃的產房之外,這一刻的外公聽著屋內愛女撕心裂肺的喊叫心都扭成了一團,但是現在已經走到了絕路今晚怕是嫡係所有人都要死在這裡。

旁係之人看著此刻僅剩的十幾名嫡係親衛便打算斬草除根,然而就在這時候天空之中忽然下起的瓢潑大雨,隨後天空之中更是落下了一道金光。

天降異象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驚但是在金光散去之後隻見一位全身是血的俊俏青年赫然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看到了來人之後外公的臉上終於漏出了一抹笑容,而旁係的所有人則是被這一幕所震撼,但是隻是這群人此刻顯然已經殺紅了眼睛,眼看著大事將成又豈會就此放棄,隨後百十號人便直接朝著爹與外公殺去。

後來外公講述那一戰的時候身子還會不由自主的顫抖,當時外公這邊剩下的十幾人很快便被淹冇在了人海之中,旁家更二姥爺更是想要趁機進去屋中將我正在生產的孃親殺掉,然而就在這一刻亂戰之中的爹爹忽然仰天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嘶吼,隨著這聲嘶吼之後他的身上更是嘭的一下傳來一聲清脆的碎裂之聲,天地之間好似有什麼東西的封印被解開了一般,空中的大雨居然在這一刻戛然而止。

而此刻爹爹全身卻忽然燃起了一團金色的火焰,他那張俊俏的臉上更是生出了一隻黑色的獨角。

這一幕出現的太過突然,使得打鬥中的眾人都齊齊的呆在了當場,而這時候身上發生了異變的爹爹身上忽然爆發出了一股驚人的威壓瞬間便將旁係的眾人擊飛,隨後隻見在他的身後猛然生出了四隻金色的翅膀,隨著四隻翅膀的煽動四周頓時燃起了一片金色的火焰。

這些火焰轉瞬間便將房屋前旁係的眾人焚成了飛灰,這一幕頓時嚇的站在外圈的幾位旁係的領頭人轉身便逃。

就在爹爹要追殺的時候產房之中傳來了孃親的慘叫之聲,隨後便傳出了兩聲嬰兒的啼哭之聲。聽到聲音的外公與爹爹已經顧不上追擊逃跑之上而是直接衝到了屋前。

隨著屋門被打開麵帶眼淚的丫鬟抱著剛出生的我們姐妹二人走了出來然後跪在外公麵前哭這說道:“大老爺小姐她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