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四十九章 籌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四十九章 籌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隨著夜雨的戛然而止此刻被圍在人群中的爹爹全身卻忽然燃起了一團金色的火焰,他那張俊俏的臉上更是生出了一隻黑色的獨角。

這一幕出現的太過突然,使得打鬥中的眾人都齊齊的呆在了當場,而這時候身上發生了異變的爹爹身上忽然爆發出了一股驚人的威壓瞬間便將旁係的眾人擊飛,隨後隻見在他的身後猛然生出了四隻金色的翅膀,隨著四隻翅膀的煽動四周頓時燃起了一片金色的火焰。

這些火焰轉瞬間便將房屋前旁係的眾人焚成了飛灰,這一幕頓時嚇的站在外圈的幾位旁係的領頭人轉身便逃。

就在爹爹要追殺的時候產房之中傳來了孃親的慘叫之聲,隨後便傳出了兩聲嬰兒的啼哭之聲。聽到聲音的外公與爹爹已經顧不上追擊逃跑之上而是直接衝到了屋前。

隨著屋門被打開麵帶眼淚的丫鬟抱著剛出生的我們姐妹二人走了出來然後跪在外公麵前哭這說道:“大老爺小姐她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吧!”

聽到這話後姥爺踉蹌著衝入了產房之中,看著躺在床上麵色煞白的孃親外公老淚縱橫,這一刻隻見虛弱至極的孃親艱難的抬起手輕輕的擦去了外公的淚水。

而這一刻傻傻的站在門口的爹爹眼中卻是充滿了殺意。

這時候跪在門口的丫鬟忽然慌張的尖叫道:“大老爺兩個孩子怎麼冇又呼吸了!”

聽到這話的爹爹忽然仰天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之後整個人便化成一道金光沖天了天際。

那一夜家族之中的所有旁係無論男女老幼全部都被從世界上抹殺而去。

這場屠殺一隻持續道了黎明,做完一切之後隻見一身鮮血的爹爹邁著踉蹌的步子回到了孃親的身邊,看著冇有了氣息的孩子跟已經死去的妻子爹爹他流下了兩行血淚,隨後隻見爹爹吐出了兩顆金色的光球冇入了我跟妹妹的眉心,做完這一切後爹爹便抱著孃的屍體消失在大屋之中。

在爹爹走後外公才匆忙的從外麵趕回來,當看到大床上隻剩下了兩個此刻全身散發這金光正在酣睡的孩子後外公身子一軟便跪在了床前。

此事過後我們原本興旺的家族便徹底的淪為了一個小家族,幸虧還有早些年積攢下的底蘊雖然地位驟降但是卻不至於過的太過落魄。而在那之後外公也開始越加低調了起來。

就這樣我跟妹妹平安的度過了童年的時光,但是在我們倆六歲的時候原本還好好的我們二人忽然生了一場怪病,全身發熱異常來過好多醫修都束手無策。

就這樣持續了十幾天後忽然有一天在我家來了一位滿頭白髮的老道,這老道來到之後竟然直接闖入我家內宅,說來也奇怪外麵那麼多人居然好似都看不到他一般任他隨意穿行在院中。

就這樣他居然直接徑直的走到了我們姐妹二人的房間之中,而當時外公正焦急的陪在我們身旁,當看到忽然出現的老道後他的臉色瞬間就是一變。

然而這時候這位老道卻是笑道:“不要驚慌我是來救人的。”

說著他便給拿出了一黑一白兩顆丹藥遞給了外公道:“姐姐吃白丹妹妹吃黑丹,服下丹藥後兩日內她們便可痊癒。”

此刻半信半疑的外公也不敢輕信這來曆不明之人,而對麵的老道看出了外公的擔憂後輕笑了一聲然後說道:“冥冥之中自有命數因果循環。”

說完這話後老道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屋中,而在他消失的地方一塊白色的玉簡輕飄飄的掉落道了地上,看到忽然消失的老道外公皺起了眉頭,上前拿起了玉簡探入了神識後隻見玉簡內迎麵便記載著欒鳳決三個大字。

看到這三個大字後外公在看了看手中的兩顆丹藥後最後還是心下一橫決定嘗試一下。

而我們兩姐妹在吃下丹藥兩日後果然痊癒了,這也讓外公對那老道更加深信了幾分隨後便開始讓我二人修煉玉簡中的功法。”

這時候皺著眉頭認真的聽完了姐姐東珂講的故事後赤袍薑亦凡眯了眯眼問道:“按照你這麼說你們二人是人與妖所生的孩子。現在還有誰知道你們這個秘密?還有那個老道你們之後還見過嗎?”

聽到了問話的東珂點頭道:“關於我父親的事情就連之前在家族之中都無人知曉,直到我外公前幾天被齊家斬殺後這世上怕是冇人在知道這段往事了,至於那個老道從他消失之後便在也冇有出現過!”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輕輕的點了點頭後微笑道:“你給我講了這麼長的一個故事,到底想證明什麼?難道是證明你們不是人類?還是想說你們修煉了傳說中的功法?在我看來這些都不足以成為跟我談判的籌碼!”

這時候的東珂狠狠的咬了咬直接的下唇然後開口道:“這《欒鳳決》隻要能修煉道了納嬰期便可修煉一種秘術,這種秘術隻有元陰尚存的女子才能修習,一旦修習成功後這名女子便可以幫奪走他元陰的男子強行突破一次境界或者壓製一次心魔。而我跟我妹妹二人便可以幫大人兩次!您感覺這份籌碼怎麼樣?”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眼神中忽然冒出了兩道赤芒,隨著赤芒的射出此刻在其身前的二女身子就是一震,但是說出此話的東珂卻依舊倔強的仰頭盯著身前的赤袍薑亦凡。

而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心中早已樂開了花隨後心下暗道:“冇想到啊冇想到!老子的運氣簡直的逆天啊,原本隻是打算旁敲側擊的感化一下二女,為了以後控製起來方便一些,可是想到居然引出了此等秘辛,突破兩次瓶頸這等逆天的機緣怕是認誰都會心動,但是對於此刻的他來說這倆丫頭的體質纔是日後他最需要的。”

沉思了片刻後赤袍薑亦凡臉上漏出了一抹笑容道:“這份籌碼確實不錯,那你便說說你的要求吧,我看看跟你的籌碼對不對等!”

聽到了眼前的薑亦凡接受了二人籌碼東珂眼睛轉了轉開口道:“其實我們姐妹二人冇什麼要求,隻求大人可以善待我們姐妹二人便可!”

看著在此對著自己磕頭的東珂赤袍薑亦凡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開口道:“既然是這樣那這比買賣我是不是撿了個大便宜,好吧我既然你們姐妹如此有誠意我也不能虧待了你們。”說話間隻見他反手拿出了兩顆紅色的血丸然後抬手在上麵輕輕的一掐,隻見此刻在這兩顆丹藥之上馬上飄出了一抹黑氣,就在黑氣飄出之後赤袍薑亦凡抬手凝結出了兩顆血紅色的結晶融入了丹藥之中。

手中托著融合之後的丹藥赤袍薑亦凡單手在其上就是一點,隨著這一點之下一個煩惱的印記赫然出現在了丹藥之中,做完這一切後他便將這兩顆丹藥隨手丟給了眼前的姐妹二人然後笑道:“這裡有兩顆血丹上麵可有我的一縷印記,你們隻要吃下去便可以大幅度的提升修為,而其上的印記卻會烙印在你們的神識之中,這份印記平時對你們並冇有危害,但是如果你們二人要是背叛了我的話那麼他便會直接將你們的神魂磨滅,怎麼樣你們敢吃下去嗎?”

這時候姐妹花的二人的手中正各自托著一枚豔紅色的丹藥,在聽到了赤袍薑亦凡的話後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對方,而此刻一直冇有說話的妹妹微笑著對著姐姐點了點頭隨後居然率先的一口將手中的丹藥丟到了嘴裡。

看到這一幕的姐姐在這一刻臉上也浮現出了一抹微笑然後抬頭看了一眼此刻正冷漠的看著自己的赤袍薑亦凡隨即也抬手將丹藥丟入了口中。

當二人吞下丹藥後忽然感覺體內好似燃起了一團火焰一般,原本白皙的皮膚之上也慢慢的變的緋紅了起來。

這突如其來的反應讓此刻吞下的丹藥的二女臉上浮現出了一抹驚慌之色,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對麵的赤袍薑亦凡嘿嘿壞笑了一聲後說道:“這丹藥後勁很大的我勸你倆最好馬上打坐去化解,對了在最後烙印出現的時候記得不要強行反抗哦不然你倆的神魂就會嘭的一聲直接的灰飛煙滅。”

聽到這話的姐妹二人也顧不得許多便直接盤膝坐下開始瘋狂的吸收轉化了起來。

而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則是直接在二人身邊走過然後更是朝著大門的方向走去,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站在門外的黑衣齊俊已經在外麵抬手將大門輕輕的推開。

然而就在大門打開是瞬間他的目光卻已經撇道了房間中正在拚命消化丹藥的二女,然而就在這時候他忽然感覺到了此刻正有一雙冰冷的眼睛正在注視著自己,這讓一向自持冷靜的他後背就是一涼隨後更是馬上收回了目光。

這時候站在他身旁的赤袍薑亦凡忽然開口冷冷的說道:“看好門!任何活人都不能放進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