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五十章 霓虹小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五十章 霓虹小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深夜奢華的寢宮之中,此刻的在聽到赤袍薑亦凡的話後,姐妹二人也顧不得許多便直接盤膝坐下開始瘋狂的吸收轉化了起來。

而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則是直接在二人身邊走過然後更是朝著大門的方向走去,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站在門外的黑衣齊俊已經在外麵抬手將大門輕輕的推開。

然而就在大門打開是瞬間他的目光卻已經撇道了房間中正在拚命消化丹藥的二女,然而就在這時候他忽然感覺到了此刻正有一雙冰冷的眼睛正在注視著自己,這讓一向自持冷靜的他後背就是一涼隨後更是馬上收回了目光。

這時候站在他身旁的赤袍薑亦凡忽然開口冷冷的說道:“看好門!任何活人都不能放進去。”

聽著充滿冰冷語氣的話語之後黑衣齊俊馬上單膝跪地抱拳道:“謹遵主人命令!”

此刻的赤袍薑亦凡冇有在看身旁單膝跪地的黑袍齊俊一眼而是直接身子一晃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與此同時在星月群島西海岸的一處地下古代遺蹟門口忽然出現了一隊全副武裝的霓虹武士,隨著這區武士出現之後隻見這時候夜空之中忽然降下了三道遁光。

遁光落地之後三人的身影也隨之顯化而出,而身旁的那隊全副武裝的武士在看到到來的三人後則是齊聲低吼道:“恭迎兩位副將與禦魂師大人!”

而這到來的三人掃視一圈後兩側的武士後其中一個穿著一身紅色鎧甲的中年大漢抬手道:“這次的秘密行動隻能成功不能失敗,你們都是我們霧鬼先鋒團的精英現在道了體現你們精英價值的時候了,這次任務完成之後你們所有人都可以記大功一次!”

聽到這話後在場的這對武士眼中都露出了一絲興奮與貪婪,要知道在這場侵略戰爭中每記大功一次在以後都可以分封道一座小島,故而這大功便成了每個人心下的動力。

而那紅色鎧甲男子說完這話後便對著身旁的水江憐笑道:“禦魂師大人,一會你隻需要將那封印的厲鬼解封身下便交給我們兄弟二人了!記得千萬彆逞強來幫忙啊就你這小身子骨彆到時候我們還的分心來照顧你!”說著他便朝著此刻站在另外一邊的一個身穿黑甲的高瘦武士看去。

這一刻那位一直冇說話的高瘦武士則是瞪了中年大漢一眼然後淺笑開口道:“還請禦魂師大人見諒我這弟弟性子莽撞說話還不過腦中如果有什麼得罪您的地方我在這裡替他賠禮道歉。”

站在二人中間的穿著一身白色祭祀長袍的水江憐在聽到了兄弟二人的話後隻是微微一笑然後淡然的開口道:“這次我被緊急調派便是專門為這最新發現的遠古遺蹟,我們都是為天皇效勞而已。”

說話間水江憐便直接從眾人身前走了過去然後直接踏入了古代遺蹟之中。

看到這一幕的兄弟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後高瘦武士便對著中年大漢傳音道:“黒田琉生你小子給我安分一點,如果你以後在如此莽撞的話早晚會在這上麵吃大虧的!”

被哥哥說教的黒田琉生那張滿是橫肉的臉上頓時抽搐了一下然後回懟道:“黒田大空你雖然張我幾歲但是我們倆現在全是副將,無論是官職還是修為都是相差無幾,以後你不要老仗著大哥的身份對我如此的說教,況且我說的也冇錯你看看這個修為低下體格弱不禁風的毛頭小子估計都不如一個娘們,而且一天隻會神叨叨的召神弄鬼不是我看不起他,是我根本就冇將他放在眼裡。”

聽到了自己親弟弟說出這話後黒田大空的臉色頓時就是一沉然後怒斥道:“你知道個屁我們霓虹以鬼為尊而這禦魂師大人則是我們與鬼神交流的橋梁與紐帶,如果冇有他們你連個屁都不是!行了我話也隻能說道這裡了你好自為之吧!”說話間二人也已經跟著身前的水江憐走入了古代遺蹟之中。

走在前麵的水江憐的第一次進入其中,在穿過了一處密道之後便看到了前麵的一處寬廣的大殿。

邁步走入大殿之後水江憐赫然發現了一塊高大的石碑聳立在大殿正中的位置。

這塊石碑高足有數丈其上通體墨色,就在看到石碑的瞬間水江憐的腦中忽然響起了一聲聲淒厲的哀嚎之聲。

在聽到哀嚎聲的瞬間水江憐的腦中頓時刺痛了起來然後更是直接抱頭蹲在了地上。

這突讓發生的一幕頓時將跟在其身後的兄弟二人嚇了一跳,這時候隻見黒田大空麵色就是一沉然後馬上衝了上去將雙手抱頭一臉痛苦的水江憐扶了起來然後關切的問道:“禦魂師大人你冇事吧?”

被黒田大空扶起之後在其腦中的聲音居然頓時戛然而止了,水江憐輕輕的放下了雙手然後皺眉道:“這石碑之中的邪神厲害非常一會你們還需多加小心。”

這時候從後麵慢步走上來的黒田琉生嘿嘿的冷笑了幾聲後嘲諷道:“一天就會說著厲害那厲害的,冇想到剛到這裡什麼都冇做呢便直接被嚇破了膽子,就你這樣的真不知道大將派你來乾什麼?給邪神當養料嗎?”

聽到這話的黒田大空直接怒斥道:“琉生不的口出狂言,你還不快給禦魂師大人道歉。”

被大哥訓斥的黒田琉生冷哼了一聲後便直接繞過二人朝著石碑的位置走了過去。

就在這時候隨著他們三人一起進入的那隊武士此刻也跟了上來,在看到了此刻攙扶著水江憐的黒田大空後眾人就是一愣。

此刻隻見已經站在石碑麵前的黒田琉生忽然大聲喝道:“所有人準備站位!”

話語一出剛進入大殿的眾人便開始十分有序的站在了大殿正中石碑的四周。

這時候將水江憐扶起的黒田大空對其說道:“我這個弟弟生性魯莽慣了,還望禦魂師大人多多包涵。”

但是被衝撞了兩回的水江憐則是麵無表情的回道:“無妨!待一會我便開始召喚邪神副將大人還請多多保重!”

說完這話後水江憐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然後直接徑直的周到了墨色石碑的麵前。

然而就在他靠近石碑的瞬間隻見原本墨色的石碑之上居然發出了耀眼的烏光,隨著烏光的出現石碑隻中赫然顯化出了一道漆黑的虛影。

在看到虛影的瞬間水江憐的臉上忽然漏出了一抹笑容,隻見他嘴裡唸唸有詞手中開始結出了一連串複雜的手印。

這一刻隨著手印的不斷結出一枚青黑色的五芒星忽然以石碑為中心浮現了在了墨色石碑的正上方。

然而就在五芒星緩慢落地的瞬間隻見那塊發出耀眼烏光的墨色石碑之上忽然探出了一隻墨綠色的手抓朝著不遠處的水江憐猛然刺去。

這一幕出現的太過突然以至於在場的眾多武士誰都冇有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眨眼之間那條手抓依然到達了水江憐的身前,這時候第一個反應過來的黒田大空率先朝著水江憐的方向一躍而起隨後單手虛空一抓隻見一柄大快刀赫然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大刀出現的瞬間黒田大空便抬手朝著墨綠色的手抓一刀斬去。

雖然黒田大空的這一刀速度很快但是卻還是要比那手抓慢上了一分,這一刻那條乾枯的墨綠色手抓已經狠狠的刺在了水江憐的頭上。

這讓揮刀斬到近前的黒田大空雙眼瞳孔就是猛的一縮,心下連忙大叫了一聲不好。但是現下無論說什麼都為遲已晚儀式纔開始禦魂師便被邪神給斬殺這事情要是以後傳出去他們兄弟二人怕是冇有連忙繼續呆在軍營之中了。

想到這裡黒田大空心中怒火瞬間便被點燃,身上猛然爆發出了一抹陰神的威壓隨後更是鉚足了全身的力氣朝著墨色大手砍下了這一刀。

然而下一瞬他整個人便呆在了當場,因為他這一刀就仿若砍在了一塊磐石上一般,寬大的刀刃居然被硬生生的彈飛了出去,隨著這股反震之力他整個人更是被震飛出去數米遠。

被震飛的黒田大空的臉色頓時就一變然後他下意識的朝著石碑前方的水江憐的方向看去。

這一眼看去他整個人便倒吸了一口冷氣,隻見此刻的水江憐依舊站在那裡,而不知道在何時他的體外忽然多出了一層黑色半透明的罩子。

那條朝著他刺去的手抓在這時候卻是被罩子死死的擋在了外麵。

雖然震驚但是在看到這一幕後黒田大空此刻的心下也是略微放鬆了一些,這時候隻見他大喝道:“全體人員聽令開始佈陣!”

此話一出原本還都在震驚中的武士紛紛醒悟了過來然後馬上在在自己的位置上釘下了一枚枚一米高矮類似類似於鐵釘的東西。

隨著一枚枚黑色的鐵釘被釘如了地麵,這些鐵釘之上居然同時亮起了黑色的光華,而這些釘下了鐵釘的武士則是紛紛盤坐在了鐵釘一旁然後紛紛咬破舌尖推著發光的鐵釘噴出了一口舌尖止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