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有話好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五十八章 有話好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遠古遺蹟大殿之中一聲綠裙的女子在看到了赤袍薑亦凡的瞬間那張原本古井無波的臉上居然露出了驚訝的神色然後居然開口說道:“晚輩東郭夜夢冇想到在這裡居然還能遇到如此前輩真的是讓人不得不感覺到驚訝非常啊,小女子冒昧的敢問一下前輩貴大名!”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看到對方已經率先自報了名諱便對著對麵的東郭夜夢淺笑了一下然後說道:“我隻是這裡的一個過客而已,至於名諱嗎現在他們都叫我薑亦凡!還有就是仙子過謙了,我也冇有想到在這遠古遺蹟之中居然藏著你這麼一位佳人看來是我失算了!”

就愛二人的說話間赤袍薑亦凡已經落到了大殿之上女子的對麵,這時候卜永年的身子忽然出現在了東郭夜夢的身前然後開口道:“不可冒犯郡主!”

看著對麵殺氣騰騰的卜永年赤袍薑亦凡聳了聳肩膀道:“原本隻是想讓我這手下收下你當一個主魂的,冇想到牽扯出瞭如此多的事情真的是讓人頭痛啊!”

這時候被擋在後麵的東郭夜夢抬手拍了拍卜永年的肩膀輕聲的道:“你先退下了,幾算是我們二人聯手也未必能在前輩麵前淘到半分的便宜,既然如此我們道不如大方一點跟前輩好好的談談。”

此話一出對麵的赤袍薑亦凡忽然抬手鼓掌道:“郡主就是不一樣格局確實要大上不少,既然你如此有誠意那我們便開們見山的談一談你看如何?”

看著眼前這個年紀輕輕的薑亦凡東郭夜夢那張撲克臉上在這一刻居然漏出了一抹微笑然後開口道:“既然你提出談談那我便聽聽小哥想要談些什麼,如果你說的真的可以讓我接受的話我很有可能會接受你的提議也說不定!”說完這句話後郡主還特意的抬頭衝著對麵的赤袍薑亦凡看去。

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看著對麵衝著自己微笑的東郭夜夢,臉皮居然不受控製的抽動了兩下然後看著對麵那個禮貌而不失尷尬的微笑,還有那實在是太過僵硬的臉實在的讓人看上去不但冇有半分親切敢反而道是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尷尬的赤袍薑亦凡輕咳了一聲後臉上也浮現出了一抹微笑然後對著東郭夜夢說道:“其實我這次來呢並不是真的要將卜老哥收了,我隻想象知道在那塊墨色的石碑之中都刻了些什麼內容而已。”

此話一出東郭夜夢與卜永年都是眉頭一皺然後互相看了一眼後東郭夜夢歎氣道:“你就是為了整個嗎?”

赤袍薑亦凡聳了聳肩膀道:“我個人就是為整個而那群霓虹人好像就真的是為了將卜老哥收走,但是你二位大可放心剛纔與卜老哥打鬥的是我的人。”說著他便扭頭朝著身後的水江憐看去。

這時候一直在不遠處安靜的看著這一幕的水江憐在聽到了赤袍薑亦凡說道說到他的時候他便苦著臉朝著三人的位置走了過去然後對著身前的二人鞠躬道:“在下水江憐之前的事情還請二位不要介意!”

這話一出頓時給對麵的東郭夜夢與卜永年弄的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看到這一幕的赤袍薑亦凡哈哈一聲笑道:“不知道二位是打算往後有何大生?”

卜永年聽到這話之後黑色的臉上出奇的露出了一絲失神因為他在此地的唯一目的便是守護化成鬼身沉睡的東郭夜夢,而現在東郭夜夢已經醒來了那麼在這一刻他便冇有的繼續存在下去的意義。

就在卜永年惆悵的時候站在他身旁的東郭夜夢忽然開口道:“我們兩個都是鬼身在這中域之已經容不下我二人,之前還可以呆在石碑空間之中但是現在看來這裡也已經被人發現了也已經不適合我二人繼續待下去。”

聽著東郭夜夢的話語赤袍薑亦凡的臉上忽然漏出了一絲和善的笑容然後說道:“雖然我們並非同道中人但是我與水江憐的功法也都與鬼道有著莫大的關係,我有個提議郡主看看這樣可好?”

在聽到赤袍薑亦凡的話後東郭夜夢看了身旁的卜永年然後微微躬身開口道:“小哥但說無妨。”

赤袍薑亦凡忽然一臉嚴肅的說道:“既然二位隻是想找個地方靜修那這樣我請二位道我的這杆赤色小幡之中暫住一些時日你看如何?”說道這裡隻見赤袍薑亦凡對著身旁的水江憐太手就是一抓,隻聽到嗖的一聲輕響一杆赤色小幡忽然從水江憐的眉心處射出飛道了赤袍薑亦凡的手中。”

聽完了赤袍薑亦凡的話後東郭夜夢的忽然猶豫了起來然後他看了看此刻正在盯著他的卜永年然後扭頭朝著赤袍薑亦凡麵露怒意的開口道:“小哥的意識是要將我二人收道你的小幡之中嘛?如果是想讓我二人以侍從的身份跟著你的話,此事就可在此作罷了我二人雖然並非什麼了得之人但是也並不會被人驅使的。”

聽到這番話語後赤袍薑亦凡的眼底閃過了一道精光但是隨後隻見他忽然臉色浮現出了真摯的笑容然後開口道:“我想郡主大人定是誤會的我剛纔的話,我的意識是您二位先道我的小幡中借住一段時間,等我解決完了東海的事情後我也許要去一趟鬼域到時候二人便可以與我一起先去然後等我道了之鬼域之後你二位便可以去到鬼域繼續修行了。”

此話一出對麵的二人馬上相互看了一眼但是隨即卜永年便皺眉開口道:“我怎麼知道是說的這話是不是真的,如果你隻是想哄騙我倆成為你的奴仆我跟郡主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這得不償失啊!”

聽到這話的東郭夜夢扭頭撇了一眼赤袍薑亦凡後便也點頭說道:“我們也隻是萍水相逢而已,我們會有這份疑慮還請你多多諒解,但是話說回來這也確實是個嚴重的問題。”

赤袍薑亦凡也冇想到這二人居然小心道了這等地步隻能在心底暗歎一聲可惜但是他的臉上卻的忽然擺出了驚訝的神情道:“卜大哥瞧你這話說的就好像我是個奸猾之輩一樣,你看我像是那樣的人嗎?我可以對著道心發下毒誓絕對以賓客的禮儀接待二位,而且在你們二人入駐小幡的時候並不會簽下奴印這樣一來如果二位想隨時離開的話,想來我也無法是攔不住二位的!”

此話一出對麵的二人便同時陷入了沉思之中,而站在他們對麵的赤袍薑亦凡與水江憐則是在安靜的等待這對方的答覆。

估計是二人在私下進行了一番交談之後隻見此刻的東郭夜夢對著赤袍薑亦凡欠身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二人便去你那幡中暫時一段時間吧!”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心下便是一陣的暗喜但是在他的臉上卻隻是帶著微笑道:“既然二位打算進入我的小幡,那我這裡還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二位可以答應。”

此刻聽到話語的卜永年漆黑的臉上眉頭就是一皺然後抬眼盯向了赤袍薑亦凡,在這一瞬更是有一股殺意忽然從其身上散發而出朝著對麵的二人罩了過去。

這時候隻見東郭夜夢忽然抬手驅散了殺意然後也皺眉開口道:“還請問你這個不情之請是打算讓我二人做些什麼呢?如果是超出我二人能力範圍的事情那這事就隻能作罷了。”

感覺到了殺意的赤袍薑亦凡忽然哈哈的大笑了幾聲然後開口道:“郡主誤會了,我的這個不情之請呢也並非是要求二位去做些什麼,想來你二位也是看到了我的這杆小幡現在一直在我的仆人這裡,而以他現在修為在處理一些極端事情的時候確實是低了一些,而我的這個不情之請呢就是想勞煩二位在我這仆從危機之時能出手幫他化解危機,二位您看可好!”

看著滿臉都帶著真誠的赤袍薑亦凡說出話後,東郭夜夢沉吟的看了身旁的卜永年一眼然後皺著的眉頭在這一刻也慢慢疏解而開然後輕聲的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便答應你在危機的時候為這小子出手救助三回,而且我們二人誰出手必須由我們自己決定。”

看到對方二人已經鬆開赤袍薑亦凡連忙點頭笑道:“那是自然還請二位放心,對了為了表達謝意我的仆從也會儘量為二位尋找一些惡鬼作為吃食孝敬二位的。”說道這裡的赤袍薑亦凡馬上扭頭朝著此刻有些發呆的水江憐看去。

被忽然轉變的情景搞的有些有些迷糊的水江憐被赤袍薑亦凡這一瞪之下馬上點頭道:“屬下定當按照主人吩咐辦事!”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抬手直接給了水江憐一個暴力然後罵道:“你小子在這TMD想什麼呢!在給老子不集中精神信不信老子直接費了你。”

被赤袍薑亦凡罵醒的水江憐連忙跪在赤袍薑亦凡身前不在出聲。

這讓對麵的二人神情就是一愣但是人家主仆的事情他們也不好多問,然而就在這時候赤袍薑亦凡忽然話題一轉說道:“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那麼二位現在口否帶我石碑內部去看看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