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五十九章 踏入石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五十九章 踏入石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刻的遠古遺蹟大殿之中,看到對方二人已經鬆口的赤袍薑亦凡連忙點頭笑道:“那是自然還請二位放心,對了為了表達謝意我的仆從也會儘量為二位尋找一些惡鬼作為吃食孝敬二位的。”說道這裡的赤袍薑亦凡馬上扭頭朝著此刻有些發呆的水江憐看去。

被忽然轉變的情景搞的有些有些迷糊的水江憐被赤袍薑亦凡這一瞪之下馬上點頭道:“屬下定當按照主人吩咐辦事!”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抬手直接給了水江憐一個暴力然後罵道:“你小子在這TMD想什麼呢!在給老子不集中精神信不信老子直接費了你。”

被赤袍薑亦凡罵醒的水江憐連忙跪在赤袍薑亦凡身前不在出聲。

這讓對麵的二人神情就是一愣但是人家主仆的事情他們也不好多問,然而就在這時候赤袍薑亦凡忽然話題一轉說道:“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那麼二位現在口否帶我石碑內部去看看呢?”

聽到這話的卜永年點頭道:“也不瞞你其實在這墨色石碑中確實有還有一個石碑,但是那個石碑上卻是冇有留下一丁點的文字。”

此話一出站在對麵的赤袍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丹是隻是轉瞬隻見便微笑道:“原來是這樣即便如此我還是十分想看看這塊無字石碑。”

看到此刻的赤袍薑亦凡心儀一絕卜永年便點頭道:“既然是這樣那就讓我帶著你去看看著石碑吧!怎麼說裡麵也是我們的老巢不希望過多的外人進入,一會就你一人跟我進去便是。”說著隻見卜永年撤頭看了水江憐一眼。

而此刻的水江憐則是眉頭一皺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赤袍薑亦凡上前一步說道:“確實如此嗎我獨自一人隨你進去便是。”說完這話後他馬上對著水江憐傳音道:“一會我跟他們進去而你去看看大殿之中冇有死透的人是什麼情況。”

聽到傳音的水江憐眼神就是愣然後便朝著躺在遠處血泊中的黒田大空瞟了一眼。

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對著卜永年與東郭夜夢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後開口道:“時間也不早了還請二位在前麵帶路!”

卜永年看到了赤袍薑亦凡的動作之後也不墨跡隻見他身子就是一晃然後轉瞬間就變回了之前乾屍的模樣隨後更是直接邁步朝著墨色石碑走去。

這一刻的墨色石碑四周的黑霧已經散去,走到近前的卜永年抬手對著石碑就是一拍,就在那張枯槁的手掌碰觸道石碑的瞬間,其上的墨色紋理瞬間開始波動了起來。

隨著不斷的波動石碑卜永年的手抓居然直接探入了石碑內部,看到這一幕的赤袍薑亦凡雙眼就是一縮因為早在之前水江憐打開這石碑的時候他便在其中感覺到了一絲魔氣,當時他在大殿上方離的還有些遠感覺的並不是十分強烈,而此刻他站在石碑的前麵這股他熟悉的魔氣讓他的此刻的身子都有些顫抖了起來。

而這時候卜永年忽然對著赤袍薑亦凡開口道:“你現在便可以進去了,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進去了之後千萬不要到處亂闖,你隻需要在原地等著我去尋找道你然後我帶著你去觀看那無字石碑你聽明白了嗎?”

默默的點了點頭的赤袍薑亦凡直接邁步衝入了波動的墨色石碑之中。

就在他整個身子都融入石碑的瞬間,隻見在石碑上一股無形的波動忽然輕震了一下,隨著這突如其來的震顫此刻正在穩定這墨色石碑的卜永年的身子也跟著就是一抖然後一張乾枯的臉色馬上浮現出了一抹凝重隨後更是馬上張嘴對著石碑噴出了一口黑煙。

在這黑煙包裹住了墨色石碑的瞬間這時候已經進入了墨色石碑的赤袍薑亦凡的眼前忽然一花,他在這一刻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然而在閉上的瞬間他便嚇的馬上在次睜開眼睛,然而這時候出現在其眼前的一幕讓他整個人居然呆在了當場。

此刻在赤袍薑亦凡麵前的是一片赤紅色的大地,這片大地之上看上去是那麼的貧瘠放養望去既然罕有植物生長。

就在這時一股濃鬱至極的魔氣瞬間便朝著他的身體撲來,在感覺到了這股魔氣之後赤袍薑亦凡居然十分享受的張嘴大口的吸收了起來。

片刻之後赤袍薑亦凡才十分滿足的笑道:“多久冇有這種感覺了!真的是太懷唸了!”

說完這話後赤袍薑亦凡忽然猛然抬頭看向了灰濛濛的天空,隻見在這灰濛濛的天空之中此刻居然高懸了三輪烈陽,而在這三輪烈陽還不是一個顏色,但是每一輪太陽卻都在散發著炙熱的熱浪無情的烘烤著這片赤紅色的大地。。

看到這一幕的赤袍薑亦凡下意識的嚥了咽口水然後輕笑了一聲後便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滾燙的大地之上然後呢喃道:“這幻境確實做的著實十分的逼真,讓老子差點生出了在此回到了魔域的錯覺,可惜了啊可惜這幻境缺少一個陣心不然怕是連此刻的我都會被騙過吧。”

說完這話後他居然直接躺在了地上然後更是十分悠哉的看著天上的烈陽。

而此刻在遠古遺蹟大殿內的卜永年終於長出了一口氣然後對陣身後的東郭夜夢恭敬的抱拳道:“還請君主移步先行進入石碑之中。”

這時候的東郭夜夢那張煞白的臉上已經恢複一片古井無波在聽到了卜永年的話後她便直接身子一晃便進入了墨色的石碑。

在看到郡主進入了之後卜永年便下意識的看了此時正朝著躺在地上的黒田大空走去的水江憐。

察覺到了有人看著自己的水江憐便下意識的也扭頭看去,二人的眼光在空中觸碰一下後卜永年隻是輕哼了一聲然後便直接一步邁入了墨色石碑之中。

在聽到對方的輕哼之後水江憐的眼底在此刻閃過了一抹惡毒的殺意但是隨後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在卜永年與東郭夜夢進入之後這塊巨大的墨色石碑在此恢複道了一片平靜,上麵的烏光也慢慢暗淡了下去。

這時候在一處灰暗的山崖上一道墨色的旋渦忽然出現在一顆參天的槐樹下方慢慢的凝聚而出,隨著旋渦的出現帶起了陣陣的陰風吹動在旁邊的槐樹之上發出了嘩啦啦的響聲。

隨著陰風越加劇烈這時候隻見一抹綠色輕飄飄的衝出了旋渦然後落到了槐樹之下,這人正是剛蘇夏不久的東郭夜夢,此刻隻見她先是環顧了一下四周,隨後她的眼睛便看到在槐樹一旁的一口水晶棺槨。

此刻在這透明的棺槨之中居然躺著一位麵容及其美麗的年輕女子,如果仔細端詳的話你便會發現棺槨中的女子與此刻的東郭夜夢十分的相似,在看清了女子容貌之後東郭夜夢的身子就是一抖然後居然直接朝著槐樹側麵的一個水晶棺槨的地方飄身而去。

就在這時候隻見一抹黑煙這時候也衝出了旋渦,當他落地之後抬眼便看到看此刻正呆呆的坐在水晶棺槨旁邊的東郭夜夢然後心下輕歎了一聲後便直接邁步走了過去。

此時正坐在水晶宮旁邊的東郭夜夢撫摸著冰冷的棺槨的手在卜永年出現後忽然頓在了哪裡,看到這一幕的卜永年馬上單膝跪地開口道:“郡主莫怪主公,當時主公也已經冇有了其他的辦法故而纔出此下策,而這口水晶玄棺便是主公當年費勁心血在為郡主尋到可以保持郡主的身體不腐爛並且還可以幫郡主修煉的頂級聖器。”

聽到這話後東郭夜夢那張煞白的臉上漏出了一絲悲憫的表情,片刻之後她纔開口道:“好了我想自己在這裡呆一會你先去陪著那個叫薑亦凡的小子去看看你說的石碑吧!”

聽到這話的卜永年看著此刻的東郭夜夢就想在說些什麼但是卻被她抬手止住了隨後更是對其揮了揮手臂示意他去吧。

看了看東郭夜夢輕歎了一口的卜永年終於還是直接扭頭化成了一團黑霧衝入了旋渦之中。

而此刻無聊的躺在赤色大地之上的赤袍薑亦凡這時候嘴裡正叼著一根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找到的草杆嘴裡更是哼著難聽至極的小曲。

這時候在其身旁忽然飄出了一道陰風。

感覺到了這陣陰風的赤袍薑亦凡身子猛然一彈便站起了身子然後麵帶微笑的朝著陰風出現的地方看去。

眨眼隻見隻見一道墨色的旋渦赫然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隨著旋渦的出現隻見一道黑霧便從裡麵衝了出來。

看到黑霧的瞬間赤袍薑亦凡馬上張嘴吐掉了那根草杆然後笑道:“我說卜老哥你這一會也未免太長了吧!我在這都快悶死了。”

此話一出那團黑霧馬上幻化成了乾癟的卜永年然後沙啞的說道:“方向這裡的時間跟外麵不太一樣,你在這裡呆上一年外麵也才過一天而已。”

說完這話後卜永年直接抓住了赤袍薑亦凡的手腕然後說道:“跟我走千萬彆反抗不然我們會迷失在這幻境之中。”

話音未落此刻的二人已經消失在了這片赤紅的大地之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