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化身成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六十一章 化身成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神秘的山穀之中,此刻艱難的爬起身子的卜永年慢慢的抬起了雙手,這一刻他的身子就是一抖因為此刻他的雙手已經乾枯的不成樣子,看到雙手之後他馬上下意識的檢視了一下全身,之後他赫然的發現此刻的自己已經便成了一具乾屍,但是之上片刻他便釋懷了因為他還清晰的記得自己應該已經死在了石碑的下麵。

就在這時候他似乎忽然想起了什麼這一刻他慌亂的在四周尋找了起來,當他回身的瞬間他那張緊張的臉上才放鬆了下來。

隻見他托著殘破的身子走到了水晶玄棺的旁邊然後輕輕的抬手輕輕的在其上輕撫了一下然後居然將其抬起抗在肩膀隻上。

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在其耳邊響起:“走過來!走過來!”

這聲音異常的飄忽使得剛開始的卜永年還以為自己聽差了,可是隨著聲音的不斷傳出這聲音最後居然出現在了其腦海之中。

跟著聲音的不斷指引卜永年托著殘破的身子朝著聲音的來源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片刻之後一條不太平整的小路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這時候之前的聲音在此傳來:“踏上去!踏上去!”

這一刻卜永年的身子好像不受控製一般直接居然自己朝著小路走去,然而當他抬起乾枯的腿踏上小路的瞬間他整個人就好似被雷擊中了一般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而此刻被他抗在肩膀上麵的水晶玄棺則是被一股無形之力重重的彈飛了出去。

聽到轟隆的一聲之後有些回過了神的卜永年就要扭頭想要去衝向被彈飛的棺槨可是就在這一瞬他的腦海之中居然閃過了無數的片段與畫麵,有些畫麵甚至就連他都已經不曾記得。

然而就在下一刻卜永年的身子就是猛的一頓,因為在那一刻他的腦海之中忽然出現了一座萬米的深淵,而此刻站在深淵之上的一位老婦手中正抱著一個繈褓之中的嬰兒。

這嬰兒看著麵黃肌瘦一看便是長期缺乏母乳所致,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見那位老婦居然將懷中的嬰兒高高的舉起然後在猶豫了一下之後便直接抬手將其重重的摔下了深淵之中。

隨著繈褓被丟出在這一刻包裹在其中的嬰兒居然忽然放聲的大哭了起來,在聽到了哭聲之後這位老婦居然直接扭頭朝著遠處跑去。

也許是上天憐憫這悲慘的嬰兒忽然一陣邪風在這深淵之中忽然颳起,隨著邪風的出現山崖峭壁之上的乾枯的樹枝都被其直接颳了起來,而在這滿天的樹枝之中赫然摻雜著此刻被老婦丟下的繈褓。

隨後這股忽然出現的邪風便裹帶著乾枯的樹枝與包裹著嬰兒的繈褓衝上了雲霄。

就在陰風吹走之後天空之中忽然響起了數聲震耳的雷鳴之聲,隨著雷鳴越來越響隨後天空之上便已經佈滿了黑壓壓的烏雲,片刻之後豆大的雨滴潑灑在了這片乾涸的大地之上。

看到這一幕的卜永年眼中忽然落下了一行黑色的淚水,因為這一刻他可惜清晰的感覺到他便是那個繈褓中是嬰兒。

隨著這眼淚黑色的淚水低落道地上的瞬間卜永年的腦海之中在次浮現出了一段畫麵。

那是一個屍橫遍野的殺場,此刻一位披頭散髮的中年男子與身後的十幾名身上掛滿了傷痕的士兵被一種蠻族圍在其中。

雖然這位中年男子也已經身受重傷但是他的臉上卻依舊待著一股不屈的肅殺之氣。

而此刻對麵的一個獨眼蠻族男子則是對其笑道:“東郭磊冇想到你也有今天,你不是號稱大夏的戰神嘛?怎麼了你的神勇都跑道那裡去了?”

對稱呼為東郭磊的男子張嘴朝著對麵的獨眼蠻族男子吐了一口濃痰然後不屑的笑道:“呼延天宇這才幾天啊你便忘記了你被我砍瞎了眼睛的感覺了嗎?既然如此這回我便直接取了你的頭顱可好!”

此話一出呼延天宇馬上下意識的抬手捂住了那隻瞎掉的眼睛然後怒吼道:“東郭磊你都已經道了這個地步你還在這跟我逞口舌之勇還有什麼用,其實我也方在這告訴你,你不用在用言語拖延時間了因為你們大夏的援兵是永遠都不會在出現了,今天這個死局其實就是你們大夏的太師特意為你設下的死局。”

聽到這話的東郭磊一對虎目之中忽然射出了一抹攝人的凶光,這股凶光嚇的對麵的呼延天宇身子猛然後退了幾步然後隨後嘴裡低聲罵了幾句後便直接開口道:“我TM跟你費什麼話,給我殺了這群人率先斬掉東郭磊頭顱的有重賞。”

此話一出隻見其身後的數百蠻族士兵一個個都興奮了起來然後便如開鑿的洪水一般直接湧向了被圍在其中的十幾個人。

看到衝殺而來的蠻族東郭磊直接仰天一聲爆嗬然後前身修為爆發二開,隨後反手拿出了一杆金色的長槍率先衝進了人潮之中。

這一戰並冇有持續多久,隨著一個個大夏的軍士倒下,最後戰場之上便隻剩下了山坡之上滿身是血的東郭磊一人。

雖然大夏戰死了十幾人但是蠻族這麼的數百人在經過這一戰後也居然死傷了數百人,這讓此刻的呼延天宇麵色越加低沉。

但是在看到了此刻已經站立不穩的東郭磊後他的臉上忽然漏出了一抹笑容,然後將手中的那柄寬大的彎刀背道了肩膀朝著東郭磊走去。

看著走來的呼延天宇此刻的東郭磊慘了幾聲然後便直接躺在了地上閉上了雙眼,在這一刻他知道自己的大限將至。

然後就在麵帶笑容的呼延天宇走到了山坡之上就要舉刀砍下東郭磊頭顱的時候,天空之中忽然吹起了一股邪風。

這股邪風帶著漫天的雷雲直接從天而降隨後更是直接朝著下麵的數百人捲去。

此刻蠻族的一群人被這陣邪風吹的已經開始東倒西歪,而站在山坡上的呼延天宇更是被吹了一個跟鬥雖然更是直接被掀翻直接從山坡之上滾落了下來。

就在這時候躺在地上的東郭磊的耳邊忽然響起了幾聲震天的悶雷之聲,隨後他忽然覺得大地就是一陣震顫然後當他猛然睜開雙眼的時候眼前的一幕徹底將其震驚的有些說不出話來。

因為隻見此刻以他的小山坡為中心方圓百丈之內在這一瞬全部化成了焦土,之前還在圍殺他的蠻族士兵與戰死在大地之上的兩族士兵的屍體已經全部消失不見。

就在他發呆的時候忽然一聲微弱的嬰兒啼哭之聲在其身後響起。

聽到聲音的東郭磊馬上搖晃的站起身子朝著身後望去,隻見在一堆破爛的乾枯樹枝之中赫然放著一個素色的繈褓,而之前聽到的那聲微弱的啼哭之聲便是從這裡裡麵發出的。

踉蹌的走到那堆破爛的乾枯樹枝前麵後東郭磊小心的將繈褓抱起然後慢慢的先開了蓋住了頭部的小被。

隻見此刻裡麵正躺著一個麵色蠟黃乾枯瘦小的男嬰,而在這男嬰的肚兜之上赫然繡著一個卜字。

就在東郭磊看著男嬰發呆的一刻,繈褓中的孩子好似感覺到了東郭磊的存在一般居然眨巴了幾下小嘴然後睜開了雙眼朝著眼前的東郭磊看去。

這一刻二人的目光隔空觸碰的一刻東郭磊的眼神就是一縮因為這一刻他心底居然生出了一抹莫名的感覺。

隨著畫麵在此迷糊此刻的卜永年赫然發現這一刻的自己不知道何時已經來到了山穀之中,而在他的麵前的一處小型廣場之上此刻正聳立著一塊純白的石碑。

在看到了石碑之後卜永年抬手擦去了黑色的眼淚然後朝著石碑的方向走去。

慢步走到白色的石碑前麵之後卜永年抬眼朝著其上看去,然而這一刻的他卻是眉頭一皺,因為這潔白的石碑之上居然是一片空白。

心下有些失望的卜永年直接坐在了白色石碑的前麵,可是就在他坐下之後卻突然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被他坐道了下麵。

隨後他便直接起身朝著身後看去,隻見這一刻在他坐著的地方不知道何時多出了一本泛黃的古書。

看到古書之後卜永年下意識的撓了撓頭然後狐疑的將其拿起,然後輕輕的翻開了古書的第一頁。

隨著他的翻開隻見在書內忽然射出了四團紅色的精芒,這四道精芒在射出之後便開始在乳白色的石碑四周肆意的飛了起來。

抬頭看了看這四道紅芒之後卜永年便低頭朝著書上看去,隻見在書的第一頁上赫然寫著《魑冥劍圖》四個大字。

而就在此刻他的腦海中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你小子與老夫有緣,故而你可以在此修煉。”

聽到這話個卜永年馬上開戰問道;“那郡主呢?你可以救醒她嗎?隻要你救醒她我甘願為你做任何事情!”

半晌後卜永年的腦子聲音在此響起:“那棺槨中的女娃娃,跟老夫冇有因果糾纏故而老夫也是無能為力,但是既然他與你有斬不斷的因果那你便將他放到外麵的老槐樹下去吸收陰冥之氣吧,如果她有造化的話自己便會甦醒。”

聽到這話的卜永年馬上直接跪在乳白色的無字石碑的前麵開始瘋狂的磕起了頭來。

然而就在他磕完了三個頭後他的身子忽然出現在了山穀的外麵,看到這一幕的卜永年才慢慢的站起了身子然後拿起了在他身邊的那本《魑冥劍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