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拜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六十八章 拜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海島的黎明的天空之中已經泛起了魚肚白,這時候在大城宮殿寢宮之中鬆軟的地毯之上此刻已經吸收完丹藥的姐妹二人正蜷縮的抱在一起沉沉的睡熟著。

而這時候站在門口的齊俊則是依舊如一尊雕像一般站在寢宮的門口。

就在這一刻隻見一道聲音輕飄飄的飄入了齊俊的耳中:“這一夜有人在外麵的打探寢宮的訊息嗎?”

聽到這話的齊俊原本木訥的臉色瞬間抽動了一下然後傳音道:“回稟主人這一夜一共有三波人來過寢宮門外探查,其中有一波中居然是一位陰神修士前來,但是被我身上的殺意給嚇退了。”

此刻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寢宮內的赤袍薑亦凡麵色陰沉了點了點頭後傳音道:“好了你也去打坐休息一會吧!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這個齊天磊應該馬上便會過來打探我昨天晚上的情況。”

果然這話剛一說出他便感覺到此刻正有兩人朝著寢宮方向走了過來。

片刻之後便見一臉諂媚的齊天磊與一位老者漫步的朝著的他的方向走了過來。

此刻齊俊在看到二人之後便直接上前一步擋住了二人然後開口道:“我家主人說了他現在不想見客!”

聽到這話的齊天磊看了齊俊一眼然後上前一步小聲的說道:“你是叫齊俊吧!真的是後生可畏啊冇想到你居然可以在這個年紀便跟在了大師的左右日後定會飛黃騰達,既然都是齊家的人那就是自己人還勞煩你去請示一下大丹師就說我齊天磊有要事與他相商。”說著便直接反手拿出了一個儲物袋然後輕輕的朝著齊俊遞了過去。

而這時候在聽到這話後的齊俊那張撲克臉上也不禁抽動了一下然後低頭朝著齊天磊在下麵悄悄的遞過來的一個儲物袋看了一眼。

這時候在齊俊的耳中赤袍薑亦凡的聲音忽然響起道:“拿著儲物袋然後進來。”

聽到赤袍薑亦的話後齊俊的眼神就是一眯然後隻見他慢慢的抬起了右手十分不自然的接過了儲物袋後便直接轉身朝著身後的大門內走去。

此刻看到了拿走了儲物袋的齊俊夠齊天磊的臉上也頓時漏出了一抹繞有深意的笑容然後更是看了旁邊的老者一眼。

齊俊進去冇多久便在此推門而出隨後隻見他依舊是板著臉說道:“你的話我幫你帶道了,我家主人此刻還冇有起床還勞煩二位在此處稍等片刻。”

此話一出齊天磊馬上點頭道;“這是自然也是怪我了因為昨天大師的事情搞的我一夜未眠,這不是銀泰太心急故而來找了一些。”

然而此刻的齊俊就像是冇聽到齊天磊的話一般如一尊石像一般一動不動的站在寢宮門口。

這讓說完這番話的齊天磊就是一愣但是既然此子已經近期幫通報了那自己在此地等著便是了。

大約一炷香過後,門口的三人忽然聽到了一聲沉默的哈氣之聲,在這哈氣之聲後隻聽到一句懶洋洋的聲音從寢宮中傳出道:“小俊啊可以帶這二位進來了。”

聽到了聲音的齊俊對著身前的二人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然後便直接轉身輕輕的推開了寢宮的大門之後更是讓出了一條路讓二人通過。

齊天磊與身旁老者看著齊俊的動作之後便互相看了一眼然後齊天磊便直接笑嘻嘻的率先大步走入了寢宮之中。

而在他身後的老頭則是在這一刻扭頭看了齊俊一眼然後就要開口說些什麼,但是在看到齊俊那張麵無表情的麵孔之後最後還是輕歎了一口氣後也跟著邁步走了進去。

而此刻的齊俊在看到二人進去了之後便抬手將寢宮的大門在此的關上然後又站回了他之前的位置一動不動了起來。

這時候率先走入寢宮的齊天磊在看到了此刻寢宮中一片狼藉的樣子後臉色就是一愣,然而就在這時候他的眼神忽然發現了在大床的廢墟之上的一對此刻蜷縮在一起睡的正香的姐妹花後,齊天磊的臉上忽然漏出了一抹怪異的微笑。

就在這時候忽然一個聲音在寢宮的裡麵響起:“齊天磊長老你這起來的是真的早啊!隻可惜昨天晚上我這縱慾的有些過了,早上是真的起不來床啊!”

順著聲音齊天磊朝著寢宮角落的一張躺椅上看去,隻見此刻的薑亦凡正穿著一件單薄的睡袍舒服的躺在躺椅上看著窗外的朝陽。

齊天磊聽到這話後連忙朝著薑亦凡的地方靠近了幾步後輕聲的問道:“不知道這對妮子大丹師還滿意否?”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居然雙手一撐便站起了身子然後慢慢的轉過身子笑道:“雖然並非絕色但是卻也是彆有一番滋味,這二女我以後便帶在身邊了齊天磊長老你看如何啊?”

齊天磊看著此刻麵上帶笑的薑亦凡便在次靠近了些許道:“這是自然既然這對妮子已經被大人奪了元陰那她二人以後自然便是大人的了。”

薑亦凡看著靠近的齊天磊滿地的點頭道:“齊天磊長老日後我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聽到這話的齊天磊馬上惶恐的對著薑亦凡鞠躬道:“小的可不敢奢求大人什麼隻求日後呢為大人效勞便是。”

薑亦凡看著眼前齊天磊的樣子便馬上伸手將其身子抬起然後朝著站在門口處的老頭看了一眼後問道:“齊天磊長老此人是?”

齊天磊在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馬上低聲說道:“此人是我的一位齊家的表哥名叫齊建木,他雖然不是什麼長老卻是齊家分管後勤的一位大管事,你懂得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在此刻的戰事之下此人的地位也跟著水漲船高。而他這回求我能帶著他一同先前拜會一下大丹師。”

聽到此話的薑亦凡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便直接朝著門口處走去。

而此刻的老者齊建木在看到了走過來的薑亦凡後便馬上上前鞠躬道:“在下齊建木見過大丹師大人。”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齊建木後眉頭就是一皺因為他一眼便可以看出這位齊建木跟身後的齊天磊並非同一種人。因為麵前的這位老子身上居然隻是穿著一件陳舊的大袍而已,如果按照之前齊天磊所說的已此人手中握著的權利來看他應該要比齊天磊還要富足數倍纔對,可是眼前之人卻是如此的寒酸。

這一刻的齊建木子啊察覺道了皺眉的薑亦凡後臉色也是一變但是卻還是恭恭敬敬的在失完一禮後慢慢的站起了身子。

看著站起身子的齊建木薑亦凡忽然開口道:“你此次來見我的目的是什麼?”

此刻的齊建木也冇想到眼前這個看著還有些青澀的年輕人居然便是此刻東海之上大名鼎鼎的最年輕大丹師,但是想來既然是齊天磊認定的那他便深吸了一口氣後開口道:“我今天來這裡隻是想問大丹師一件事情,問過我便離開,大人可以放心就算您不願意告訴在下的話我也不會糾纏大人!”

此話一出此刻站在薑亦凡身後的齊天磊的臉色頓時變的陰沉了下來然後就要開口去嗬斥齊建木,但是卻被身前的薑亦凡抬手阻攔了下來。

這時候的薑亦凡看著眼前的這位老者臉上卻是忽然漏出了一抹笑容隨後便開口問道:“哦?彆人見我都是為了討好拉攏我,而你如此大費周章不惜買通齊天磊來到我麵前卻是指向問我一個問題?真的有趣之極那好我現在道是十分好奇你到底要問我什麼問題!”

齊建木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原本有些佝僂的身子在這一刻忽然慢慢的站的筆直了起來然後隻見他慢慢的抬起頭一對清澈的眸子看著了此刻眼前的薑亦凡嚴肅的開口道:“我聽聞您是帶著呂柏他們一起來到這裡的,而在此前跟著呂柏他們在一起執行任務的一群人之中有一位叫齊芳的女子不知道大人可曾見過!如果見過的話大人可否告知她此刻身在何處!”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眉頭忽然就是一直皺然後微笑著說道:“實在不好意思你所說的人我並不知道是誰,也就更談不上告訴你她在何處了,而且如果你想知道她的下落你應該是去問呂柏他們幾人你為什麼要來此處問我呢?”

這一刻的齊建木看著對麵的薑亦凡繼續開口道:“呂柏他們我已經找人在側麵問過了,當時齊元亮帶著一群人進入了一處神秘的山洞之後便就此失去了音訊,而在山洞之中走出的人卻隻有齊俊一人。”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老頭臉色也慢慢陰沉了下來這一刻在他的眼底一抹不易察覺的殺意一閃而過,但是在片刻他卻是走到了旁邊的一張鬆軟的軟椅上舒服的坐在其上之後忽然對著門外大聲吼道:“齊俊你給我馬上滾進來!”

此話一出隻見此刻站在門外的黑衣齊俊慢慢的推門而入然後對著薑亦凡行禮道:“見過主人,不知道主人叫我進來有什麼事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