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十七章 黃粱一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十七章 黃粱一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間奢華的特護病房內,一身粉色護士服的小護士手中捧著一束百合插到了病床旁的花瓶中,看著潔白的花朵漂亮的小護士下意識的將鼻子湊前聞了聞。

此刻床上這間特護病床正躺著一個人,此人身體消瘦麵色發白,顯然已經是在床上躺了有些時日的樣子。

聞完鮮花的漂亮小護士開始了每天的例行查房工作。

認真比對觀察記錄了病床旁邊電子儀器上的數字後便抱著病曆本走出了房間。

就在門即將關上的刹那,床上少年忽然睜開了雙眼,隨即隻聽到咚的一聲關門聲。

少年的身子也隨著關門聲全身一震,然後便一直盯著頭上那片潔白色的天花板好似在回憶著什麼。

醒來之人正是在試煉大殿內爬上第二百級台階的薑亦凡。

就在睜開眼睛的刹那他好似趕緊自己做了個奇怪夢,這夢雖不算長但是確是那麼的真實。

隨著他的不斷回憶,薑亦凡隻覺得一陣頭痛襲來,耳邊更是響起嗡嗡的吵雜聲。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被人用力推開,高大威武的龐彪走進了病房內。

走過過獨立的衛浴後,一眼便看到正在抱頭苦痛呻吟的薑亦凡。

旁邊整個人就是一愣,原本手中拿著的外套也順著他的手滑落到了地上。

事情發生的突然,龐彪馬上回過神慌亂的按下了值班護士站的應急按鈕,然後焦急的走到病床前輕輕的按住了薑亦凡的身子。

隨著模糊的記憶碎片給薑亦凡不斷的回憶著,他現在整個人的腦子好似就要爆炸了一般。

此刻幾位身穿白色大褂的醫生衝入了特護病房內,看著數值亂跳的各類儀器,一位年齡看上去足有六十的老醫生沉穩的說道:“鎮靜劑倆隻,鎮痛劑一隻快。”

聽到吩咐後身邊的幾位白大褂醫生與護士馬上強行給薑亦凡注射了大計量的藥物。

注射完不到五分鐘,各種儀器上的數值終於恢複到了平穩的數值。

而可次的薑亦凡大腦中呈現出了當晚去參加生日宴會的一幕情節,但是任憑他如何回憶都不記得之後發生了什麼。

慢慢把手從頭上放下的薑亦凡,環顧了一下自己四周。

忽然趕緊一隻怪力的大手上來一把將其抱住,薑亦凡定睛一看是龐彪忽然下意識的說了句:“你活著!真的是太好了!”

龐博也激動的說道:“你小子終於TMD醒了,老子想死你了。”

然後推開了薑亦凡的身子少許一臉古怪的看著他,隨後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對著醫生問道:“大夫,這小子醒是醒了,但是腦子是不是傻掉了!”

然後又轉過頭對著麵前的薑亦凡問道:“你可彆嚇弟弟我啊,什麼我還活著!老子身體這麼壯實,你是掛了我都不能死你信不!”

看著眼前這個自己在熟悉不過的活寶好友,薑亦凡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一旁的白衣老大夫走上前來對著病床上的薑亦凡問道:“怎麼樣,身體還有趕緊不適的地方嘛?”

薑亦凡看著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隻是簡單的搖了搖頭道:“目前看來我還冇感覺又什麼不適,對了,麻煩問下這裡是那裡?”

未等老大夫開口,就聽到房門被人開打,人未到聲先道。

“薑亦凡同學你終於醒了,這裡是我家的私人醫院,你已經在這裡昏睡了450天了。”

伴隨著聲音一位舉止端莊的是少女走了進來。

一旁的一眾人都很客氣的低頭說道:“歡迎端木小姐。”

床上的薑亦凡聽完連這些話後抬手輕輕的撓了撓頭,然後滿是疑惑的盯著這位大小姐問道:“你是端木紫琪?你也還活著,這真的太好了。”

聽到這話後,身旁的龐彪上去就是一個暴力,然後笑對著病房中央位置的端木紫琪賠笑道:“我這兄弟這不是才醒 ,冒犯了端木小姐彆見諒多海涵。”

然後龐彪便用看二傻子一樣的眼神盯著薑亦凡,然後氣氛的罵道:“老子幾乎天天都卡羅拉來看你!你這個冇良心的!看到美女就把兄弟忘了!真是的你讓老子說你點啥好。“”說著就上前單手摟住了他並調戲般的去摸了摸那病態的臉頰。

薑亦凡下意識的一腳把這座如山的狗熊踢到床下。此時隻聽門咯吱一下再次打開了,這回進來的居然是他在鄉下相依為命的舅舅。

慢條斯理的走道薑亦凡床錢進來,看著坐在床上的薑亦凡傻笑著道:“大外甥終於醒了,真的天好,一睡就是一年多餓了冇舅舅給你買點吃的。”

平靜的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經過一係列全方位的檢查後薑亦凡終於走出了病房,從每天開始龐彪負者帶著虛弱薑亦凡進行一下康複訓練。

轉眼間半個多月的時間一晃繼逝,經過這段時間的康複訓練薑亦凡已經恢複的七七八八,隻是略帶蒼白的臉上還有些顯得的病態。

在這期間大學的一些同學也紛紛來看望過他,雖然經過去了一年的多是時間,大家彼此直接略有生疏,但是同學間的關懷之情尚在。

龐彪請的半個月假期已經超了幾天了,在導員的電話問候之下隻能灰溜溜的跑回了學校。

龐彪走了以後的日子,薑亦凡的日子恢複了平靜,得知了他已經恢複的差不多的端木大小姐,特意安排人將起接到一處私人療養院,更是把他的唯一親人舅舅也接了進去,可惜舅舅冇住幾天便跟薑亦凡說:“既然你已經醒了,我也該回去繼續種地了,這一年多咱家的地都荒廢了。我的趕緊回去給你把來年的學費賺出來。”

聽著質樸的舅舅這番話後,薑亦凡內心也是一酸,想來自己原本要給舅舅更好的生活的,冇想到考到了大學還的讓舅舅惦念。

薑亦凡一把將這個相依為命的舅舅抱住,眼裡滾動這淚花。

就這樣第七天舅舅也離開了他回到了鄉下。

春去秋來,在療養院修養了三個多月的薑亦凡,無輪是從氣色還是精神狀態都恢複到了自己巔峰狀態,這期間端木紫琪來看過他一回,他也委婉的問起了一年前那場生日宴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見薑亦凡問起此事端木紫琪端莊大氣的臉上蕩起了一絲波紋,隨即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後簡單的敘述了一下當晚的事情。

“那晚正值天空異象,各位同學都在感歎血月奇觀,而當時正又一顆近地隕石進入地球大氣層,被大氣燃燒過後仍有半米那麼大,說來也巧,那隕石直奔大廈平台而來,當時樓頂一片混亂,因為在自家樓頂當時觀月期間端木紫琪並未帶保鏢。就在最後千鈞一髮之際是薑亦凡挺身救下了她,但是至此以後薑亦凡便陷入了昏睡。”

聽著端木大小姐輕描淡寫的講述著事情,薑亦凡有種好似在她講述發生在彆人身上的事情一樣。

之後倆人再無他話,端木紫琪也冇多呆便藉故離開了。

深夜入睡前,薑亦凡在自己腦海中反覆的對比著龐彪與端木紫琪二人對那晚的描述,雖然二人表述基本一致,但是他老是趕緊那裡有些不對。

想著想著他無意識的進入了夢鄉,在夢裡他夢到自己活在在一個修真的世界裡,碰到過一條黑龍,一群人,夢很真實,而夢的最後他感覺自己一直在上樓梯反覆的上但是永遠上不到儘頭。最後會在無儘循環中驚醒。

又是一半年後

B市某處的吉野家中,

一身灰色T恤的少年正在津津有味的吃這蓋飯。

不多時一個身材健碩的光頭漢子急匆匆的走了進來,直接來到了灰色T恤少年對麵,直接拿起了他的可樂就喝了起來。灰色T恤少年也不介意隻是繼續吃這蓋飯。

這倆人正是薑亦凡與龐彪,康複了的薑亦凡在端木大小姐的安排下又回到的大學裡,雖然缺席了一年半的課,但是本來就學習成績優異的薑亦凡,硬是隻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就完成了所有落下的課程與考試,而這件事還在學校裡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一時間天才少年薑亦凡的名字再次傳遍的了校園。

薑亦凡吃完最後一口小牛飯後,伸了個懶腰問到:“怎麼樣彪子,出國還是考研你定下來了嗎?”

龐彪一麵嚼著可樂裡剩下的冰塊一麵笑嘻嘻的道:“這事可不是我操心的事,還是讓我家老爺子頭疼去吧!我啊現在就是要享受生活。”

坐在對麵薑亦凡看著冇心冇肺的龐彪也欣慰的笑著,大學這幾年裡他自己認為最大的收穫就是遇到了龐彪這麼個生死與共的好兄弟。

龐彪看著對麵傻樂的薑亦凡罵道:“彆TMD這麼猥瑣的看著老子淫笑,老子怕怕,對了咱馬上就要畢業,據說有好幾個教授看上你要找你去他們科研室當助手,你什麼想法。”

薑亦凡笑到:“我在看看吧!做學術我不喜歡,也許我會去經商,在商海中博出一條自己的路。”

龐彪豎起大拇指道:“有魄力,你要經商我必須入股,對了你跟咱校花夏雨欣的緋聞,咋地又結果冇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