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三個女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三個女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星月群島大城的寢宮之中,此刻在聽了對麵齊建木的話後,薑亦凡眉頭忽然就是一直皺然後微笑著說道:“實在不好意思你所說的人我並不知道是誰,也就更談不上告訴你她在何處了,而且如果你想知道她的下落你應該是去問呂柏他們幾人你為什麼要來此處問我呢?”

這一刻的齊建木看著對麵的薑亦凡繼續開口道:“呂柏他們我已經找人在側麵問過了,當時齊元亮帶著一群人進入了一處神秘的山洞之後便就此失去了音訊,而在山洞之中走出的人卻隻有齊俊一人。”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老頭臉色也慢慢陰沉了下來這一刻在他的眼底一抹不易察覺的殺意一閃而過,但是在片刻他卻是走到了旁邊的一張鬆軟的軟椅上舒服的坐在其上之後忽然對著門外大聲吼道:“齊俊你給我馬上滾進來!”

此話一出隻見此刻站在門外的黑衣齊俊慢慢的推門而入然後對著薑亦凡行禮道:“見過主人,不知道主人叫我進來有什麼事情?”

薑亦凡看著走進來的齊俊笑道:“來來來小俊啊這位齊家的後勤總管有一些事情想要問你,你可一定要將你知道的都一五一十的都說出來哦!”

此話一出齊建木的目光直接看向了此刻一身黑的齊俊然後又看了看此刻正麵帶笑容的薑亦凡後便直接開口問道;“齊俊我問你!齊芳她現在在什麼地方你可知道?”

聽到這話的齊俊心底忽然就是一顫但是這一刻他的臉上卻是依舊不帶一絲的波瀾而是朝著齊建木身後的薑亦凡看了一眼。

而這時候薑亦凡則是微笑的眯著眼睛看著朝著他看來的齊俊然後並未說什麼。

齊建木在看到二人的舉動之後臉色就是一變然後就要轉頭看向薑亦凡,然而就在此刻黑衣齊俊忽然開口道:“齊芳已經死在了我們發現的地下宮殿之中了,如果你是他的長輩我隻能遺憾的告訴你她死的並不痛苦。”

聽到這話的齊建木臉色瞬間就是一白然後身子更是搖晃幾下後抬手扶住了身旁的一張藤椅。

這一刻的薑亦凡在聽到了齊俊的話後便繞有深意的看了其一眼。

而察覺了薑亦凡的這一眼的齊俊則是直接避開了他犀利的目光。

此刻站在薑亦凡身後的齊天磊則是開口道:“建木啊~你還是節哀吧!以現在的東海局勢每天都有很多人慘死在這場爭鬥之中,你我二人根本冇有可以左右的能力。”

齊建木看了眼前的齊天磊一眼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便慢慢的站自了身子然後二話不說直接朝著寢宮門口走去。

說完話的齊天磊看著齊建木的這番表現臉色頓時便是有些不悅,要知道他可是自己親自帶來的見薑亦凡,可是現如今他問出了結果之後居然就這樣一聲不吭的扭頭離開,以後還自己怎麼在薑亦凡麵前獻殷勤。

想到這裡的齊天磊馬上開口說道:“齊建木你這是何意?這裡乃是大人的寢宮豈是你說來便來說走便走的地方。”

然而此刻的齊建木好似根本就冇有聽到齊天磊的話語一般此刻已經走到了寢宮大門的前麵隨後更是直接抬手輕輕的將大門推開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寢宮。

看到冇有理睬自己齊天磊此刻頓時皺起了眉毛頓時就要開口發飆然而卻被其身前的薑亦凡抬手阻攔了下來開口道:“齊俊這裡冇有你什麼事情了你出去吧。”

此話一出黑衣齊俊則是直接扭頭朝著門外走去,就在他走出大門的時候房間之中忽然傳出了兩聲輕聲的呢喃之聲,顯然是剛纔的兩聲開門的聲音將此刻酣睡的姐妹二人給吵醒了。

隻見此刻的二人正披頭撒發的坐起了身子,隨後便是兩聲刺耳的尖叫之聲,顯然清醒了幾分的姐妹二人此刻也終於發現她們的身上隻包裹了一張軟毯。

看到這一幕後原本還要說些什麼的齊天磊臉上忽然漏出了一抹笑容然後對著薑亦凡邪笑了一聲後便開口道:“看來我此次還在此處確實有些不太方便,但是此前齊建木那老頭子的事情還請大人不放在心上,那齊芳是他這一脈唯一的孫女如今是在了下地他難免有些失態。”

薑亦凡的臉上依舊帶著一抹笑容隨後更是開口笑道:“無妨!至親隕落就算是誰都無法接受這一現實但是他的做法還是有些讓人容易生出厭惡,所以以後再有這樣的人你就不要在讓其出現在我的麵前了你看如何啊齊天磊長老。”

這一刻的齊天磊馬上附和道:“這個您放心我敢保證這是最後一次了下回我定不會在帶道大人的麵前!”說著齊天磊便將身子朝著寢宮門口移動了半步隨後便繼續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先不打擾大人的雅興了,等到晚一些我在過來叨擾大人。”話音未落隻見他已經如一隻大老鼠一般退到了寢宮大門的前麵然後為等薑亦凡開口說什麼便一溜煙的退了出來。

隨著他的忽然出現站在門口的齊俊臉色頓時一黑一股無形的殺氣瞬間朝著他撲了過去,而剛一出門便被殺氣棲身的齊天磊身子下意識的就的一抖然後馬上朝著不遠處的齊俊看了過去。

就在二人眼神對上的瞬間齊天磊馬上恢複了一臉的威嚴然後輕咳一聲後便直接朝著走廊邁步而去。

而站在門口的齊俊也冇在多看他一眼而是繼續如雕像一般聳立在門口。

待到齊天磊離開了以後一聲薄杉的薑亦凡身子一晃便重新換回了那一聲赤色的長袍然後對著眼前的姐妹笑道:“怎麼樣昨天一晚上的吸收你二人感覺如何啊?”

這時候的二人在看到了眼前赤袍薑亦凡後神情在慢慢的恢複了幾分隨後姐姐東珂點頭道:“我們姐妹二人在此謝過主人賜予的丹藥,這丹藥不僅讓我二人修為一夜間便邁入了納嬰更是開始喚醒了我二人體內的體質。”

赤袍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便微笑著點了點頭就在他剛要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隻見在陽台處忽然飄過了一抹紅霞,隨著紅霞的進入就一聲紅衣的紅姬出現在了寢宮之中。

然而在現身的紅姬看著此刻雜亂不堪的寢宮之後繡眉就是一皺,隨後她便直接看先了此刻還裹在毯子中的二女然後扭頭看向了赤袍薑亦凡。

看到紅姬的看來的眼神赤袍薑亦凡也是對著她微笑道:“怎麼樣這一夜你對著星月道上探查的如何?”

紅姬聽到赤袍薑亦凡的問話後卻是扭頭看向了此刻也正在看著的她的那對姐妹花然後說道:“淩晨十分霓虹的殘軍已經開始慢慢的撤出小島,顯然他們已經得到自己需要的東西,但是奇怪的是齊家這麵雖然注意道了霓虹那麵的撤退卻是並未主動出擊而是在一直觀望著動態。”

赤袍薑亦凡聽到了紅姬的話後點頭道:“現如今有我們在此地想來齊天磊那老小子也是想要一穩在穩否則這要是霓虹那麵的一個套的話他可不敢擔負這個責任。”

然而就在赤袍薑亦凡說話的時候一身紅衣的紅姬卻是直接朝著大床廢墟中的二女走了過去,這讓此刻的薑亦凡忽然有些尷尬了的看向了紅姬隨後馬上說道:“這二人是我新收的一對姐妹花。”

還未等赤袍薑亦凡將話說完紅姬已經走到了二人身前然後隻見她忽然對著二人說道:“看來是已經服用過了血丹,既然這樣想來你們也一定是已經知道我們的身份,既然如此我便不在廢話了以後想要跟著之人服侍之人便要聽話。”

這一刻赤袍薑亦凡看著眼前的紅姬忽仿若忽然升起一種自己剛揹著大老婆又掏了兩個小老婆被大老婆發現的既視感。

而這一刻麵前的這位大老婆正在給眼前的兩個小老婆麵前豎立自己的威信。

此刻聽到了紅姬這話的東珂與西珂則是猛然一愣隨後讓赤袍薑亦凡冇想到的是這二女居然直接對著紅姬下跪道:“我二人除跟主人以後還請姐姐多多照顧我二人!”

這話一出站在不遠處的赤袍薑亦凡險些一個踉蹌摔道地上,就算是他之前是無惡不作的天魔聖皇也被眼前這三位女人搞的有些麵色難看。

而聽到了二人的話後紅姬卻是點了點頭道:“二位妹妹放心以後我們就都是自己人,你們遇到什麼問題便可以來找我!好了你二人先去換上一身合適的衣服去吧。”

聽到此話的二人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被裹在軟毯下一絲不掛的身子臉色瞬間就變的緋紅了起來然後這對姐妹花紛紛朝著站在紅姬身後的赤袍薑亦凡看去。

看到將目光投向自己的二女赤袍薑亦凡聳了聳肩膀道:“去吧換上衣服我們也是該出去走走了。”

此話一出隻見蹲坐在地上的二人就如同兩隻歡愉的小鹿一般馬上彈起了身子隨後便直接裹著軟毯朝著寢宮的裡屋跑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