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七十四章 你不能殺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七十四章 你不能殺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刻在這氣氛緊張的密室之中,在聽到了盧胖子的這番話後,呂柏嘿嘿笑了幾聲後開口道:“盧胖子如果我冇理解錯的話你這是已經表麵了要與我們對立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比大可以直接說出來嘛~主人都說了並不會為難你們的!”

聽到這話的盧胖子的胖臉馬上就是一抖然後開始辯解道:“呂柏你說這話就冇意思了,我隻是闡述了一下事實情況而已,你可不要給我扣大帽子,我可受不起這個。”

說完這話後盧胖子更是直接將他那肥胖的身子朝著幾人後麵躲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這五人之中在之前就與那書生意見有著分歧的三人在這一刻居然紛紛站了出來。

而後三人當中為首的一名中年孩子對著赤袍薑亦凡單膝下跪倒:“我三人願意成為丹師大人手中的那柄長劍為大丹師斬掉道路上的荊棘!”

在聽到了三人的話後躲在人群後麵的盧胖子與站在邊緣的頑童在這一刻馬上開始驚慌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他們二人身旁的三人在這一刻也開始漸漸的與這二人拉卡了一些距離。

此刻被孤零零的站在一堆人頭中間的二人額頭之上已經開始滲出了絲絲汗水。

這一刻的胖子與頑童都紛紛抬眼瞟這對方,當看到了對方的眼神之後他們便慌張的將目光閃躲道了彆處。

端著酒杯的薑亦凡看著二人此刻的模樣嘿嘿冷笑道:“怎麼樣啊二位現在其他人都已經表麵了態度,眼下都等著二人聽二位的答覆呢!你們大可放心我薑某人說話算話,你們隻需要說出心中便成,無論你們如何選擇我都不會為難你的。”

說話間隻見赤袍薑亦凡大手輕輕的一揮,在其麵前桌子上的三杯美酒赫然飛起朝著此刻已經走到了他麵前已經表明瞭態度的三人飄去。

看到了飄過來的美酒三人馬上抬手接在了手中,隨後更是對著上麵的赤袍薑亦凡拱了拱手然後便直接仰頭一飲而儘。

美酒下肚三人原本難看的麵色在這一刻也開始漸漸的恢複了過來,然後便紛紛扭頭看向了此刻還在思考的盧胖子與頑童。

這一瞬密室內的氣氛忽然變的凝重了起來,一絲絲無形的壓力在這一刻就好似萬斤巨磨一般壓的胖子與頑童有些喘不上氣。

終於在這份高壓的煎熬之中胖子率先挺不住了,隻見他忽然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隨後更是開始嘔吐了起來。

而此刻站在他身旁的頑童在看到了在不停嘔吐的胖子後臉上忽然漏出了一抹狠辣隨即隻見他忽然對著身旁正在嘔吐的胖子打出了一掌。

這讓此刻毫無防備還在嘔吐的胖子臉色就是一凝,然後下意識的就要閃身躲避開這一掌。

可惜一切都已經太遲了,二人隻見本來就距離很近在加上頑童在偷襲之前完全冇一絲的預兆。

眨眼之間頑童的手掌已經重重的拍打在了盧胖子那肥大的後背之上,隨著手掌的拍下的瞬間在其掌中忽然探出了一隻赤紅色的蜈蚣。

這隻赤色的蜈蚣在探出頭的瞬間便張開看大口朝著盧胖子的後背狠狠的咬了一口。

這一口咬下前一秒還在不斷嘔吐的盧胖子下一刻麵色忽然就是一變,隨即他整個人居然開始變的赤紅了起來。

而這一刻在拍下了一掌以後頑童忽然嘿嘿的怪笑了一下然後居然直接扭頭便朝著站在門口的呂柏出射去。

這一切看似短暫時則隻是數吸之間,身體開始發生異變的盧胖子此刻居然艱難的扭頭對著頑童惡狠狠的罵道:“你倆TMD居然之前就對我下了毒,枉我之前還對你們二人如此的信任,老子做鬼都不會放過。。。”

可惜還未等盧胖子將話說完他那肥胖的身子忽然砰的聲炸裂了開來,這一刻的密室之中到處都飛濺著腥臭的血跡。

就在盧胖子炸開之後在他站立的地方忽然飄起了一團墨綠色的煙霧。

隨著墨綠色煙霧的出現在其四周的那即可頭顱在頃刻間便被這團煙霧給腐蝕成了五攤血水。

而此刻密室內的眾人在看到了這番景象之後,則是都恐其血液帶毒紛紛用出自己的兵器將濺射而來的汙血擋在了體外。

就是這一番舉動便給了頑童充足的逃出去的時間。

這一刻隻見他對著麵前的呂柏虛晃一下子之後便抬手朝其射出了一白一黑兩道烏芒。

這兩道烏芒射出之後這頑童更是直接身子猛然一縮隨即便要從呂柏的胯下翻滾過去。

而這一刻的呂柏身後的赤紅正在其身前抵擋著射來的汙血,當察覺道了射來的烏芒之後眉頭就是一皺,隨後便要隔空對著烏芒抓去。

就在這時候忽然一道紅霞出現在了呂柏的身前然後便見一道豔紅色的劍芒閃過。

隨著劍光的落下那一黑一白兩道烏芒瞬間便跌落被斬成了數斷然後更是直接跌落道了地上。

這一刻呂柏纔看去這烏芒是何物,隻見地上兩條頭生肉瘤的一黑一白兩條小蛇此刻還在不斷的扭曲著,雖然已經被劍芒斬斷但是這些東西顯然還並未死去。

看到這一幕的呂柏眉頭就是一皺隨後便覺得褲襠下麵一涼。

隨後下一秒頑童已經來到了密室的門前,他一臉壞笑的扭頭看了一眼此刻密室之內混亂的局麵然後更是直接冷哼了一聲,隨後他就要扭頭走出密室。

然而就在這一刻他帶著壞笑的麵容忽然就是一頓,隨後居然慢慢的變的惶恐了起來,因為他忽然察覺道自己那隻已經抬起的左腳在這一刻內他居然無法控製他塌下去。

就在這時候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忽然在其耳邊響起道:“今天是我召集的大家前來,我也說過隻要你們表明瞭態度無論如何我都會放你們離開,可惜啊你卻偏偏不聽我的話,不僅要擅自離場,而且還當著我的麵殺掉了我請來客人,”

就在其說話間頑童忽然覺得脖子就是一緊然後他瘦小的身子居然被一股巨大的怪力抓起並且將其朝著密室內丟了過去。

隨後密室內便傳出了轟隆的一聲巨響,下一息眾人便驚愕的發現之前已經馬上要逃出密室的頑童此刻已被被重重的摔倒了此前赤袍薑亦凡座位後麵的牆壁之上。

就在眾人還在發著呆的時刻,一團紅霞悄然的籠罩在了墨綠色煙霧之上,隻是頃刻隻見紅霞便將這團墨綠色煙霧慢慢彙聚道了一起。

隨後便見到一隻如胭脂白玉的手朝著被紅霞包裹的煙霧抓去。

這一抓之下那團紅霧居然慢慢的將綠色煙霧凝聚成了一顆拇指大小的黑色丹藥。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心下都是一驚,而然就在這時候赤袍薑亦凡的聲音忽然在此響起道:“諸位都不要慌張,剛纔隻是發生了一些小插曲而已。”活著他便抬步朝著此刻被鑲嵌道了牆內的頑童走去。

而此刻的頑童也終於恢複了意識,在看到朝著自己走來的赤袍薑亦凡忽然哈哈大笑道:“你彆以為你掌控了一些廢物私兵便可以掌控齊家,你這是癡人說夢,我不妨告訴你齊家真正的底蘊是那些家族內的親兵,而這群廢物私兵隻是一群炮灰而已。”

此話一出其他幾人的臉色就都是一冷,雖然他們也都知道此人說的都是事實,但是此刻被就這樣當麵揭開他們的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

但是這一刻已經走到了頑童麵前的赤袍薑亦凡則是笑嘻嘻的對其說道:“那有如何?既然他們決定跟了我薑亦凡那他們以後便不在是你口中所說的炮灰,因為他們是要跟著我一起顛覆整個東海的!”

這番話從赤袍薑亦凡口中說出以後頑童原本那張掛滿了不屑的臉上忽然就是一凝,因為他冇想到這個東海的太子爺居然敢說出這樣的話。

而就在這一刻原本麵色難看的眾人在聽到了赤袍薑亦凡的這句話後心下在此刻居然都迸發出了一團希望的火種,如果眼前這薑亦凡剛纔說的話是真實的話,即便讓他們繼續去當炮灰他們也會博上一博,因為這將是他們崛起的一次絕佳的機會,如果可以抓住未來自己的家族可能會成為下一個齊家。

就在一眾人都在心下暗中盤算的時候,此刻的赤袍薑亦凡已經抬手掐住了被釘在牆中頑童的脖子眯著眼睛問道:“你到底是誰?”

聽到這話的頑身子忽然就是一抖,在這一刻一股死亡的危機瞬間便將其籠罩在了其中。

拚命的掙紮的幾下之後頑童艱難的開口道:“我乃是齊家的嫡係子弟,我的魂燈此刻正供奉在齊家的秘寶之中,如果我死了你們今天的秘術便會第一時間被齊家知道,嘿嘿到時候你們就等著接受來自齊家的怒火吧,對了還有你們幾個垃圾你們的親人此刻都在另外的一座小島之上,道時候不僅你們會被煉成陰魂你們的親人也會成為養料去供族中之人去吞噬修煉,但時候你們就是永世不得超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