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準備離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七十七章 準備離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被紅色霧氣瀰漫的密室之中,看到了這一幕的呂柏也不在去管這個小子而是繼續站在密室中央看著此刻正在賣力吸收這紅色霧氣的幾人,在這一刻他的心裡忽然傳出了一陣酸楚,因為看到這些人就好像看到了在不久之前剛吃下了赤紅色丹藥的自己跟他的那群兄弟。

吃下丹藥雖然可以讓自己在短時間提升修為,但是也將成為彆人一輩子的奴仆,雖然他與幾個兄弟是當時薑亦凡逼著吃下的丹藥,但是他們並不怨恨薑亦凡,因為在這戰火紛飛弱肉強食的東海之上,以當時的幾人修為戰死隻是早晚的事情。

然而現如今在跟隨了薑亦凡以後的這一路上所發生的事情,也證明瞭他們當時都選擇吃下丹藥的決定是正確的,而且跟著薑亦凡這一路走來他也漸漸的發現跟著這樣一位主人其實也是不錯的選擇。

就在呂柏心下感慨的時候,密室之中此刻在此傳出了一聲悶哼,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隻見這時候第二個吃下赤紅丹藥的灰袍男子在這一刻正在不斷的奮力低吼著。

雖然此刻的灰袍男子還在不斷的一聲聲的低吼,但是在其身體外麵的紅色煙霧卻是冇有一絲在進入他的體內。

終於在奮力嘶吼了一刻鐘後這位之前對著呂柏放下狠話的灰袍男子的修為定格在了納嬰後期巔峰。

當麵色陰沉的灰袍男子慢慢睜開雙眼之後,便看到了站在不遠處此刻正麵無表情看著他的呂柏,一抹殺機悄然的在眼底劃過。

而然就在這時候仿若察覺道了殺機的呂柏身子一晃便來到了灰袍男子的身前隨後更是抬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後冷聲開口道:“仇嘉良現在你已經吸收完了赤色丹藥,怎麼樣現在的你感覺可以挑戰我了嗎?”

這一刻被呂柏死死的掐住了脖子的仇嘉良看到了陰沉的呂柏以後忽然咧嘴笑道:“老子不相信你敢殺了我,你也隻不過是薑亦凡身旁的一條狗而已,我們是你主人好不容易招攬的人,你如果殺了我道是要看看你如何跟你家主人交代。”

聽到這話的呂柏原本陰沉的臉上忽然漏出了一滲人的笑容,而後掐住仇嘉良脖子的手上力道也隨之一點點加強了起來。

而後隻見呂柏慢慢的將頭探道了仇嘉良的耳邊輕聲的說道:“你一個陰神都冇達到的廢物,你感覺我們主人會將你的死活放在心裡嗎?我現在想碾死你就如同碾死一隻老鼠一般的簡單,不信的話你可以試驗一下。”

這一刻呂柏的手抓已經掐入道了仇嘉良的血肉之中,原本還有些囂張的仇嘉良在這一刻也漸漸的慌張了起來,因為他自己也明白一個納嬰修士對著現在的薑亦凡來說真的是如同雞肋一般的存在,也許現在他的勢力冇有壯大還能用到他們這些人,如果有朝一日他強勢崛起了,你們他們這群納嬰修士便徹底失去了利用價值。

感覺著此刻深陷如自己血肉之中的大手最終仇嘉良的內心還是無奈的妥協,因為剛剛提升了修為的他可不想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在這裡。

於是在這一刻隻見仇嘉良艱難的開口道:“呂柏算你厲害,這一次我輸了,我願意聽命與你。”

聽到這話的呂柏原本陰沉的臉上忽然漏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隨後隻見他抬手將仇嘉良隨意摔道了地上人後開口道:“你現在既然已經完成了吸收那麼現在你可以選擇去旁邊的密室休息調養也可以跟丁三一樣道一旁是等待其他人陸續吸收完畢,但是我要提醒你千萬不要試圖去乾擾其他人的吸收不然我會毫不猶豫的將你斬殺在這裡。”

說完這話後呂柏便直接轉身走回道了密室的中央位置。

而這一刻的摔在地上後便下意識的伸手輕輕的揉了揉此刻有些腫脹的脖子的仇嘉良,終於抬眼朝著密室內此刻在吸收這紅霧的眾人看去。

隻見此刻密室的不同及位置之上其餘幾人都在賣力的煉化著體外的紅霧,而在門口旁邊的一個角落中一臉鬼鬼祟祟的丁三正在抬眼朝著他的方向觀望著。

看到這一幕的仇嘉良慢慢的站起身子然後便徑直的朝著丁三的位置走去。

而此時的丁三在看到了走過來的仇嘉良後也連忙起身對著仇嘉良笑道:“恭喜仇嘉良啊冇想到你居然直接達到了納嬰後期!”

聽到這話的仇嘉良眉頭瞬間就是一皺然後皺眉看向了丁三說道:“你這是在特意挖苦我嗎?就連你這個廢物都連升兩階達到了納嬰中期大圓滿,而去卻隻晉級了一階達到後期,你這是在恭喜我什麼呢?”

聽到這話的丁三原本還帶著諂媚的臉上頓時就是一黑然後小眼珠就是滴溜溜一轉道:“也不能這麼說,這丹藥雖然厲害但是明顯也是分人的,有些人的體質適合那他便可以吸收更多的紅霧,然而有些人卻是不行,恰巧我們二人就是不行的那個人,故而這丹藥也不能證明你我就比他們差很多不是嗎?而且既然我們已經投靠了這位煉丹大師那麼隻要我們能取悅他的話以後類似這種丹藥我們以後還會有服用的機會,道那時候纔是真正分個高下的時候。”

聽著丁三的勸慰仇嘉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然後抬眼撇了一眼站立在幾人中一臉淡然的呂柏,隨後隻見他慢慢盤膝坐下然後直接閉目調養了起來。

而在他一旁的丁三在看到了冇有搭理自己的仇嘉良後也隻能心下暗罵了幾句後也盤膝坐了下來。

寂靜的深夜,星月群島大城之中此刻如同死一般的寂靜。

而在城中的宮殿的一間閣樓之中此刻一臉凝重的齊天磊正在對著身旁的正德道長低沉的說道:“那老頭子已經走了嗎?”

正德道長輕歎了一聲後說道:“他已經走了,關於他孫女的事情我們也隻能向他表示遺憾與惋惜,因為這是一場戰爭無論誰都可能戰死,其中包括你跟我。”

齊天磊在聽到了正德道長的話後慢慢的朝著閣樓的窗邊走去然後輕歎道:“希望這老頭子可以明白吧!對了東麵的霓虹人怎麼樣了。”

正德道長沉思了片刻後說道:“他們那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之前還坐著拚死抵抗的架勢,而現在卻在悄然的撤出了小島,想來按照這個速度的話兩天之內他們便會全部退出星月群島。”

齊天磊點了點頭然後開口道:“好了,既然是這樣這樣的話我們也道是省去了不少事,但是為了防止這群霓虹人有詐你還需要派人密切的觀察著。如果確定了他們全部撤出了你便通知下去私兵準備兩天後開拔出發去往下一座群島。”

正德道長在聽到了齊天磊話後抱拳道:“冇有問題,如果冇有彆的事情那我這就下去安排一下。”

齊天磊冇有轉身隻是輕聲道:“行了你去吧!”

聽到這話後正德便直接轉身朝著閣樓外麵走去,然而就在他抬手要去拉開閣樓大門的時候,齊天磊忽然開口道:“對了!跟著大丹師薑亦凡回來的呂柏幾人的事情你安排的如何了。”

聽到這話的正德道長身子就是一頓隨後隻見他慢慢的轉身開口道:“按照原本他們幾人應該是歸隊的,但是因為他們現在的身份比較特殊故而一直都冇有安排,還有就是那呂柏的修為此刻已經達到了陰神境界,這個境界明顯已經超越了我們齊傢俬兵的上線故而我也一隻冇有一個合適的位置去安排此人。”

在聽完了正德的話後齊天磊的身子就是一轉然後麵帶笑容的開口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幾個人你便先讓其作為薑亦凡的護衛進行分配吧。”

此刻的正德道長眼神就是一眯隨後臉色漏出了笑容道:“既然長老如此說了那便按照長老的吩咐處理便是。”說著也不等齊天磊繼續說什麼便直接扭頭開門走出了閣樓。

就在正德離開之後齊天磊慢慢的坐道了一張軟椅之上然後仰頭看著閣樓的天棚小聲的呢喃道:“正德啊正德你還是心腸太軟啊!不然你也不會在私兵教頭的位置一呆就是數百年,要不是你在齊家地位低微的時候便輔助齊家並且立下了大功,現在以你的表現怕是早就被派往後方養老去了。”

然而在齊天磊呢喃完了以後忽然坐起了身子然後輕輕的拍了拍手,這時候隻見在暗處一位一身黑衣的蒙麵男子走了出來然後對著齊天磊單膝下跪道:“大長老有何吩咐!”

此刻的齊天磊麵帶嚴肅的說道:“你去告訴手下之人,這兩團要儘快的在這星月群島上將可以收刮的東西統統收刮一遍,我們大約兩天以後便離開,到時候你們收刮完成了以後可以先行拿著我的手令先行離開。”

聽到了這話的黑衣人低頭稱是後便在此隱入了黑暗之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