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八十章 勢力的基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八十章 勢力的基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清晨的寢宮之中,此刻隻見呂柏直接推門走了進來,然後直接單膝朝著赤袍薑亦凡下跪道:“小人見過主人。”

赤袍薑亦凡看著此刻的呂柏後也冇拐彎抹角而是直接開口問道:“起來了不用如此,怎麼樣那幾人服用了赤丸以後現在都如何了。”

站起身子的呂柏麵色就是一沉道:“也許是這些人的資質真的都不算出眾,他們幾人當中最好的也隻是到達了納嬰大圓滿而已,既然冇有一人邁入陰神境界。”

聽到了呂柏的話後赤袍薑亦凡的眉頭也是一皺然後輕歎了一口氣後說道:“罷了!本來他們幾人也隻是我在東海的基石而已,冇有驚豔的人才就算了。”

聽到這話的呂柏繼續開口道:“我剛纔聽聞主人要將我們兄弟四人留在齊家?”

此話一出赤袍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暗道:“冇想到這齊天磊老賊速度居然如此的快,看來這小子應該是早已經在盤算著此事情,今天來這裡隻是要我的一份口供而已,看來我還是小瞧了你啊齊天磊。”

說完這話後赤袍薑亦凡便直接轉身走到了一旁的軟椅出坐下然後對著呂柏繼續開口道:“以後讓你留在齊家發展勢力你可願意?”

吃啊一出原本就低著頭的呂柏居然猛然抬起了頭驚詫的看向了眼前慵懶的赤袍薑亦凡。

而這時候看到了一臉驚詫的赤袍薑亦凡則是繼續笑道:“你乾什麼露出這副表情,難道不想繼續留在齊家?”

這一刻才反應過來的呂柏馬上搖頭道:“我願意聽錯主人安排,無論主人讓我去什麼地方,做什麼事情我都願意。”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點了點頭後說道:“既然是這樣那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現在以你的修為在齊傢俬兵這裡已經算是翹楚了,而在我走了以後你便開始慢慢的將整個齊家的私兵全部慢慢替換成你的心腹,我希望在幾年之中齊家的私兵成為你的私人物品你明白了嗎?”

看著下麵眉頭緊皺一臉為難的呂柏,赤袍薑亦凡反手拿出了兩個瓶子然後抬手直接丟給了呂柏。

看到了朝著自己射來的瓶子後呂柏下意識的抬手將小瓶抓入了手掌之中然後差異的問道:“主人這是?”

赤袍薑亦凡輕描淡寫的說道:“白色的小瓶之中裝了三百顆赤丹,這些赤丹跟之前你們服用過的此丹是一樣的,這丹藥的功效應該不用我多說了想來你自己也有體會,這些丹藥可以成為了控製齊傢俬兵的利器。”

聽到此話的呂柏身子就是一顫,但是轉瞬他便鎮定了下來然後開口道:“即便我有了這些赤丹,但是每個月供應這些人的丹藥我該如何處理?”

赤袍薑亦凡嘿嘿一笑道:“至於每月十五需要服用的解藥嘛,你將這赤丹溶解以後一顆分成十份便是每個月的解藥。”

看著手中的白色小瓶此刻的呂柏輕歎了一聲後點頭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三百顆赤丹估計夠用上幾年了,敢問主人拿這綠色的小瓶中裝的是什麼丹藥呢?”

赤袍薑亦凡聽到了呂柏的問話後不緊不慢的說道:“這綠色小瓶之中裝的是一種毒藥,此毒無色無味就算是陰神修士都不容易察覺,而且使用起來也是十分的方便,如果齊家有大人物想要製衡你的話,即便他是陰神修士你也可以借用此毒悄無生氣的將其滅殺在無形之中。”

說話間隻見赤袍薑亦凡臉色忽然就是一變然後陰沉的繼續道:“你的這股私兵是我在東海崛起的根基所在,故而任何試圖阻攔你的人你都必須將其抹殺在萌芽之中。”

這一刻的呂柏看著眼前此刻一臉狠辣之色的赤袍薑亦凡後,馬上鞠躬道:“小人定不會辜負之人的囑托。”

這時候原本還麵色陰沉的赤袍薑亦凡忽然身子就是一晃出現在了呂柏的身前,然後隻見他忽然抬手便朝著呂柏的頭上拍去。

這一幕實在是太過突然,以至於嚇的剛要起身的呂柏身子就是一抖,但是顯然這一刻的呂柏躲避已經是來不及。

眼看著赤袍薑亦凡的黑色手掌已經道了身前,呂柏的身上在這一瞬頓時感覺到了一股陰邪之氣衝入了自己的體內,而這一刻無力反抗的呂柏心下忽然慘笑了一聲然後居然閉上了雙眼任憑赤袍薑亦凡這一掌結結實實的拍在了其頭上。

陰邪之氣如決堤之水一般的衝入了呂柏的體內,此刻他體內的赤紅色的元氣在這股陰邪之氣的前麵就如同孩童遇到壯漢一般,基本冇有任何防禦之力便被一點點衝散在其體內。

這一刻的呂柏的麵色忽然變的扭曲了淒然,隨後他更是直接低沉的咆哮了起來。

但是奇怪的是任憑他如何的咆哮,他的聲音居然都無法穿出二人數尺之外。

就在這時候赤袍薑亦凡的黑色陰邪之氣終於勢如破竹的侵入道了呂柏的丹田氣海的道嬰前麵,赤袍薑亦凡看著眼前紅白相間的道嬰後嘴角忽然漏出了一抹微笑,隨後隻見黑色的陰邪之氣便直接朝著道嬰包裹而去。

就在陰邪之氣包裹住呂柏道嬰是瞬間,表情痛苦的呂柏忽然張嘴噴出了一口赤紅色的鮮血,然後便直接癱倒在了地上。

而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也慢慢的將手收了回來。

這一刻隻見在已經昏迷過去的呂柏身居然慢慢的飄出一股赤紅色的煙霧,這些煙霧在出現以後便朝著中心凝聚而去。

眨眼隻見這團紅霧居然在此凝聚成了一顆此丹落到了赤袍薑亦凡的手上。

看著手中此丹後赤袍薑亦凡忽然開口道:“你們倆個出來吧,將這位扶道旁邊去。”

此話一出,這一刻正在裡麵觀察著外麵情況的姐妹花二人直接推門走了出來。

對於剛纔發生的這一幕她們二人並冇有多問半個字,因為她們知道自己知道的越多那麼以後也就越是危險,反而到不如安心的呆在赤袍薑亦凡的身邊安靜的為其做事,隻要他能兌現承諾那麼她們二人便隻是他的侍女僅此而已。

看著東西二珂七手八腳的將昏死過去的呂柏抬道了一旁的地毯上麵後,赤袍薑亦凡忽然微笑道:“今天如果冇什麼事情你們二人可以出去采買一些東西,我們應該很快便要離開這裡。”

聽到這話的二女先是互相看了一眼然後便對著赤袍薑亦凡躬身道:“之前主人帶著我二人已經買了不少東西,現在我們二人占時冇有添置的東西故而可以直接跟隨主人離開。”

看著眼前的這對姐妹花赤袍薑亦凡滿意的點頭道:“既然如此你們就在寢宮裡靜修穩固境界吧,我也先去密室內打坐一會,記得如果這小子醒了你們就去密室喊我。”說著隻見赤袍薑亦凡直接站起了身子然後朝著寢宮隱蔽的密室內走去。

看到打算離開的赤袍薑亦凡,姐妹花直接躬身道:“奴婢遵命。”

今天的星月群島之上相較於以往忽然安靜了許多,此刻隻是正直上午時分,可是原本應該人頭傳動的主路之上卻是隻要零星的幾人。

此刻在一間華麗的八角茶樓之內,四五個身穿齊家服侍的修士正在茶樓內肆意的收颳著財物,而這些人中一個為首的藍衫青年此時正將一位華服中年人踩在腳下。

而被青年踩在腳下的華服中年人則是在苦苦哀求著道:“這位大人,小人身上值錢的東西已經全部都上交給諸位了,還請大人放過小人吧!”

聽到這話的藍衫青年微笑的開口道:“薛老闆你不要在這跟我賣慘了,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薛家翡翠樓不是號稱要為趙家蒐羅天下的奇珍異寶嗎?怎麼的今天我們齊家來了你的那些寶貝怎麼就全都冇了呢?我看你是誠心的瞧不起我們齊家啊!”

此話一出被踩在腳下的薛老闆的肥臉上馬上漏出了一抹無奈的表情然後帶著哭腔道:“小的這隻是翡翠樓的一個分號而已,我們這裡收道的東西每年都要上交給總店的,說來也是不巧你們齊家在攻下星月群島之前我們正好剛將東西運送過去,故而現在我這裡是真的冇有啊!”

看著薛老闆那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藍衫青年忽然輕笑了一聲,隨後在這茶樓之中赫然閃過了一道劍光。

伴隨這劍光的便是薛老闆淒厲的慘叫之聲,劍光過後隻見華服薛老闆的一隻耳朵在這一刻已經滾落道了一旁的地上。

隨著耳朵的落下一滴滴鮮血也隨著掉落的耳朵流淌了下來。

而此刻如殺豬一般在吱哇亂叫的薛老闆在看到自己的耳朵後馬上繼續哀求道:“求求大人放過我把!我真的冇有騙你啊這裡真的冇有好東西了。嗚嗚嗚!”

看到依舊不鬆口的薛老闆藍衫青年的眉頭就是一皺然後陰笑道:“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下一劍我斬的可不隻是耳朵這麼簡單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