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短暫交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八十七章 短暫交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無極宗中型戰船之上,被斬一刀卻毫髮無傷的左和光並冇有跟山羊鬍老者廢話而是直接身子一晃便來到了山羊鬍老者身前,感覺到了有人近身的一刻山羊鬍老者才從震驚中驚醒,然後下意識的就要揮手在朝著左和光的頭上砍下一刀。

但是就在他緊握著長刀的抬起來的一瞬,忽然覺得眼前就是一黑,下一瞬左和光的拳頭已經出現他的麵前。

隨著嘭的一聲巨響之後山羊鬍老者的身子如同一隻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朝著船尾激射而去。

在打完這一拳後左和光的雙腳更是猛的一踏,身子直接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就在左和光離開以後船上被嚇的瑟瑟發抖的其他人纔敢從角落中走了出來,當他們看到了險些被打斷的主桅杆後臉上的表情那叫一個精彩。

然而就在這時候不知道誰高喊道:“船長醒醒!船長醒醒!”

這時候站在甲板上的眾人才紛紛朝著被擊穿的船樓上看去。

隻見此刻的山羊鬍老者正滿臉是血的躺在一處大洞之中,此刻他手中的那柄長刀更是已經斷成了數段散落在他的四周。

而此刻處理完了第二艘戰船以後的左和光的身形就是一晃便朝著最後方勾俊才所在的艦船衝了過去。

這時候看到了氣勢洶洶衝擊而來的左和光後勾俊才的臉色頓時便的難看了起來,這一刻隻見他馬上對著身邊的眾人開口道:“大家一起上,我就不信了我們這麼多人都打不過那小子一個。”

話音未落隻見在這夜空之中的滑落的白光已經落到了艦船的甲板之上。

看到落下的白光此刻甲板上的眾人就是一愣,隨後隻見勾俊才忽然高喊了一聲道:“你們這群廢物都等著吃屎呢?還不快給我一起上啊!”

伴隨他話語的說出隻見在這一刻便有十數道寒芒齊齊的朝著左和光的身上招呼了過去。

而這一刻的被寒芒圍住的左和光麵色之上居然冇有絲毫的慌亂,隻見這一刻的他反手就是一反頓時一座古樸的小鐘瞬間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上方。

隨著小鐘的出現隻見其上居然在此刻灑落下了絲絲銀色的光華。

就在光華出現的瞬間四周的寒芒已經劈砍在了灑落的光華之上,頓時甲板之上馬上傳出了一陣叮叮噹噹的金屬敲擊的聲音。

然而在嘈雜的聲音過後,身外被銀光籠罩的左和光居然依舊毫髮無傷的站在哪裡。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神色頓時就是一愣然後齊齊的朝著站在船頭的勾俊纔看去。

而這一刻的勾俊才臉色也是難看至極,他下意識的抬手指向了左和光,但是在看到其伶俐的目光之後,勾俊才居然將此刻剛要脫口而出的臟話硬生生的嚥了下去。

這時候的左和光在看到了不遠處指著隻見的勾俊才殺氣就是一起,然後隻見他帶著頭頂的小鐘直接朝著勾俊才走了過去。

眼看著這尊殺神朝著自己走來早先還十分囂張的勾俊才居然被嚇的跌坐在了船頭。

這時候左和光的身子已經出現在了勾俊才的身前,看著抖如篩糠的勾俊才,左和光深吸了一口氣後二話不說便直接抬起拳頭朝著其頭上砸了下去。

這位看似文弱的少年,卻是一名通過武修達到納嬰境界的修士,放眼東海能達到這份成就之人估計也不過一手之數。

但是左和光偏偏就是這樣一個執拗的存在。

眨眼之間左和光裹帶著點點銀光的一拳已經轟道了此刻勾俊才的麵前,此時麵帶哭腔的勾俊才甚至都已經能感受道了那股足以毀天滅地的氣息在這一瞬正在無情的拍打著自己的臉頰,這一瞬他的心裡忽然升起了一絲的悔意,他為什麼非要追擊這樣一隻怪物,原本是想狠狠的痛打落水狗的,可誰承想自己卻是先變成了被打費的那隻狗。

隻聽的轟隆一聲巨響從船頭之上響起,此刻甲板上的眾人紛紛朝著船頭濃煙處看了過去。

隨著夜晚海風的吹過濃煙在頃刻之間便被吹散,隻見在船頭的位置此刻的左和光正慢慢的將打入了船頭的拳頭慢慢的收了回來,隨後更是抬眼朝著上麵的圍欄看去。

這一刻在圍欄之上赫然站在一位高瘦的中年男子,中年男身上穿著一件繡著金莽的黑色長袍,一對細長的眸子正死死的盯著下麵的左和光。

而這時候在中年男子的手中正提著如同一隻死狗一般的勾俊才。

在看到此人後左和光的臉色瞬間便陰沉了下來,然後開口道:“冇想到為了我一個小角色無極宗居然連護羅赤法都派來了,真的是讓晚輩受寵若驚啊。”

聽到這話的羅赤乾瘦的臉上頓時漏出了一抹駭人的微笑然後沙啞的開口道:“你可不是什麼小角色,身為那老婆子的記名弟子,你在這片北鬥宗的海麵之上可是一個赫赫有名的人物啊。”

說話間隻見羅赤的身子就是一晃換出現在了甲板之上,隨後隻見他抬手便將勾俊才丟道了一旁然後對著身後的眾人開口道:“將這廢物給抬走,原本以為你們至少能抵擋主這小子一時半刻的,可現在看來你們是連他一個照麵都冇抗下啊。”

聽到這話的眾人馬上過來七手八腳的將還在發抖的勾俊才抬了下去。

眨眼之間甲板之上便隻剩下了四目相對的二人。

左和光看著對麵的羅赤後便馬上做出一個武修習慣性的其手動作,隨後更是直接腳下猛的一跺朝著對麵是羅赤衝了過去。

看到頂著小鐘朝著自己衝來的左和光,羅赤的臉上居然輕蔑的冷笑了一聲然後隻見他輕輕抬起一隻手朝著衝來的左和光抓去。

隨著羅赤手臂的抬起隻見在其身上一條條黑色的絲線朝著衝擊而來的左和光激射了過去。

這一刻在看到了絲線以後左和光的身子猛然就是一頓,然後更揮手朝著射來的黑線抓去。

羅赤看到左和光居然像要抓住自己的放出的黑線後,忽然嘿嘿的笑道:“小子你真的是不知道死活啊!”

就在話語說出的瞬間,隻見這些黑線居然猛然一凝居然變成了一條黑色的長鞭直接朝著左和光的手臂抽打而且。

下一瞬隻聽到咚的一聲鐘鳴以後,左和光的身子如斷線的風箏一般朝著船頭撞去。

眨眼隻見戰船的船頭便被帶著銀芒的左和光撞出了一個缺口。

而這時候在半空穩住了身形後的左和光則是張嘴直接吐出了一口鮮血然後抬眼朝著羅赤看去。

看唄被打飛的左和光這時候的羅赤單手一甩隻見那道黑色的長鞭在次回到了他的手中,然後羅赤笑道:“雖然你是武修那又如何,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你依舊隻是一個後生而已。”

聽到此話的左和光張嘴朝著海麵吐了一口痰後笑道:“一個納嬰大圓滿的修士與我一個納嬰初期的晚輩說這種話,你就不覺的害臊嗎?枉你活了這麼大年歲看來這麼多年你的能耐全都長道臉皮上了。”

此話一出站在船上的羅赤麵色就是一沉然後陰森的笑道:“你個小兔崽子,現如今了你還在這個跟我耍嘴皮子呈口舌之快,好進來老子就好好的陪你玩玩。”

說話間隻見原本還站在甲板上的羅赤身子就是一虛,下一瞬他便已經出現在了左和光的身側。

看到羅赤已經道了身前左和光的身子猛然朝著旁邊就是一側,但是就在他身子移動的瞬間,麵帶冷笑的羅赤已經朝著他頭上的小鐘抓了過去。

下一瞬夜色之中平靜的海麵上忽然響起了一聲聲悠揚的鐘鳴之聲,這聲音仿若能穿透夜幕一般朝著四麵八方擴散而去。

鐘鳴了十幾聲後便忽然戛然而止了,而此刻的左和光的身子更是在此朝著遠處激射而去,飛出數丈後他雖然是踉蹌的穩住了身形但是嘴角卻在此留下了鮮血。

看著此刻頭上搖搖欲墜的小鐘左和光的臉色變的越加難看了起來。顯然在剛纔的交鋒之中左和光已經落下風。

而此刻的羅赤輕輕的甩了甩自己乾枯的大手然後心下暗道:“原本以為這小子與自己差了三個境界自己應該在數招內便將其擊殺,但是真正過手了以後他才明白,這左和光的陸地金剛的名頭真的不是白叫的,這小手一身的氣血與防禦真的強的有些誇張了,如果是一般的納嬰初期修士找在船上的那一擊便會慘死當場了,看來自己還需要想些辦法才行。”

想到此處的羅赤忽然笑嘻嘻的道:“不錯這寶貝確實不錯,雖然攻擊力一般但是防禦卻堪比普通玄器,好好好!這東西今天我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了。”說話間羅赤的身影在此朝著對麵的左和光攻去。

看著在此攻殺而來的羅赤,左和光的眉頭就是這一皺心下暗道:“顯然以自己目前的修為怕是很難戰勝這羅赤,如果繼續僵持下去的話那麼自己必定會被羅赤斬殺在此地,看來眼下必須想個辦法脫身才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