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各方勢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九十五章 各方勢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戰船之上赤袍薑亦凡的房間之中,此刻的左和光也隻能輕歎了一口氣然後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一切便由大人決斷便是。”

此刻的赤袍薑亦凡麵帶笑容的看著眼前的左和光然後,反手拿出了一顆黑色的丹藥便朝著他丟了過去。

看到飛來的黑色丹藥左和光的神色就是一變,然後在抬手接住丹藥後便朝著赤袍薑亦凡望去。

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淡然的開口道:“此次的行動危險至極,這丹藥就算是我給你的一份誠意,一會你回到旁邊的服用即可。”

看了看手中丹藥的左和光,直接對著赤袍薑亦凡抱拳道:“既然的人如此,那我定會全力以赴的助大人完成任務。”

聽到此話的赤袍薑亦凡對其擺了擺手道:“去吧,這丹藥估計需要兩-三日才能消化其藥力,那時候我們應該也將到達下一座小島。”

看著以後了送客之意的赤袍薑亦凡,左和光也十分識趣的其鞠了一躬,然後便轉身退出了房間。

就在左和光離開以後,赤袍薑亦凡的雙目卻是猛然眯了起來,同時嘴角也掛起了一抹狡邪的微笑道:“此人看似一聲正氣凜然可是終究還是心下依舊存留著一絲的貪婪啊,隻不過這樣也好,隻有這樣的人纔是可以利用之人。”

午後的餘暉之中,這艘孤零零的戰船朝著北方緩緩的駛去。

此刻北鬥宗主島七星群島之中,在一座古樸的大殿之中正對麵而立著六道人影,隨著大殿之中傳來了一陣嘈雜之音後,隻見一位身穿青色長袍的老者憤然的帶著兩人推門走出宮殿。

就在其離開後不久一位穿著一身黑色甲冑的老者從一旁的一個屏風之中緩步的走了出來,在看到來人後在場的三人紛紛朝著老者鞠躬道:“拜見項川老祖。”

看到對著自己行禮的三人這位項川老祖隻是微微的點了點頭道:“你們剛纔與天南派談判的話我都聽到了,看來我們兩家共掌控北鬥之事是很難在搭成一致了。既然如此你們三人又對下一步的打算嗎?”

聽到這話的三人麵色就是一變,而後其中一位黑袍老者上前一步道:“老祖現在眼下我們兩家的實力勢均力敵,如果在這時候硬碰硬的話怕是會被霓虹那群人趁虛而入啊,而且此刻我們剛收付的烈陽門餘黨也並冇有完全控製,我擔心如果真的要與天南派開戰的話我怕。。。”

聽到這話的項川轉身走到了大殿的窗邊,抬眼朝著下麵的城池看去然後微微一笑道:“諸位,你們也是跟了我項某人數百年之人了,當年我們還隻是一個小宗門而現如今我們已經成長成為了一個可以稱霸一方的宗門,在這之中我們已經經曆了無數回如今天這幫的局麵,之前我們可以一步一步的過來,為什麼現在我們卻不行了?”

隨著薑亦凡的話音落下,場麵頓時陷入到了寂靜當中,所有人都沉默著冇有開口,而這時的薑亦凡便又繼續開口道:“怎麼不說話了?好我來告訴你們,那是因為你們害怕了!你們害怕失去你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權利、地位、財富、女人跟你們的命。”

說到這裡的項川語氣驟然一變,然後對著眾人道:“我問你們,閒雜談判既然已經道了這一地步,那麼就算我們不動手天南派會放過你們嗎?如果他們先動了手那麼我們便會陷入被動,難道你們甘心失去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嗎?”

聽到薑亦凡的質疑,眾人紛紛的低下了頭顱。

看到這些人的舉動薑亦凡滿意的笑了笑然後道:“那麼我現在問你們,你們這場與天南派的決戰你們是打還是不打?”

聽到薑亦凡的問話,三人先是一愣,隨後三人的眼中紛紛漏出了嗜血的精光。

看到這三人眼中的在此浮現瞭如同當年一般的征戰四方的眼神,項川的眼底劃過了一絲陰狠之色,然後開口道:“我相信,你們都是聰明人,應該懂得該如何選擇,如若你們選錯了的話,我想不僅是你們自己,甚至於整個無極宗的未來恐怕也會因為你們的決定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聽到這番話後,眾人互視了一眼,隨後三人便紛紛的站出來齊聲道:“請老祖放心,我等絕對不會辜負老祖的厚望,一定會竭儘全力為無極宗爭取更大的勝算。”

聽到這幾人的回答,薑亦凡也是露出了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然後伸手拍了拍這三人的肩膀道:“這纔是我當年看中的三大護法!”說到這裡的薑亦凡便又接著道:“既然我們已經決定了,那麼現在你們便去準備吧!”

說罷,項川便直接將手一揮,然後三人便紛紛的散去了。

待這三人離開了大殿之後,這時項川突然冷哼一聲道:“嗬嗬!下麵便是要處理一下與霓虹那麵的問題,不過已經不重要了,等到滅掉天南派後,霓虹這群廢物也的死在我的手中的。”

說到這裡,項川的眼睛裡閃爍著森冷的寒芒,緊接著他對著暗處口道:“通知所有項柏,加快與霓虹合作的進度,七天之內,我必須就要開始行動。”說罷,隻見其身形瞬息消失在了原地。

而此刻在七星群島的一座地下密室之中,隻見三位身穿青衫的身影此刻正推門進入其中。

此刻密室之中的正盤坐著二人,其中一位滿頭白髮的青年男子,當看到進來的三人後他眉頭微皺,然後開口道:“怎麼樣我們提出的條件他們無極宗作何迴應。”

這時候隻見三人中的一位老者上前一步抱拳道:“回稟滄心老祖他們對我們的要求十分的抗拒最後導致我們根本無法繼續談下去。”

聽到這話後坐在滄心對麵的一位美婦的眉頭就是一皺後怒道:“我們天南派已經給他們足夠的誠意,既然他們不識抬舉的話,那我們也冇有什麼估計的了,現在既然他們打算在此刻破壞掉北鬥海域勢力之間的平衡,那我們便隨了他的心願吧。”

說完這話後隻見這名美婦赫然站起了身子然後對著下麵三人開口道:“通知下去吧,現在已經可以開始行動了。”

下麵站著的三人在聽到女子的話後便紛紛對其鞠了一躬,隨後便轉身離開了密室。

就在三人離開之後,滄心看著此刻麵色陰沉的美婦歎氣道:“寧霜不要如此的激動,事情道了今天這個局麵其實也是我們在之前便已經在預料之中了,從我們答應了項川與其一起算計北鬥仙子開始,我們便已經踏上了這條不歸路。”

聽到這話的寧霜深深的吸了一口後轉身看向了滄心然後麵色凝重的說道:“既然如此我希望師哥不要像上次一樣婦人之仁,因為這次與項川之間的戰爭也許將會是我們天南派的最後一戰,如果敗了我們整個天南派的數千年的基業也就直接葬送在我們二人手中。”

這一刻的滄心也慢慢站起了身子,然後走到了寧霜的身前。

看著麵前這位滿頭銀髮的老者寧霜下意識的迴避了與其對視的目光。

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見滄心反手拿出了一枚古銅色的令牌遞給了寧霜道:“既然師妹如此說了那這枚天南令你便拿去吧,這也是我們天南派最後的底蘊,希望此物可以代表我此次的決心。”

看著手中的令牌,寧霜並冇有抬手去拿,而是開口道:“既然師哥有如此決心那這枚令牌還是由師哥保管便是。”隨即更是抬手推將令牌推了回去。

“唉………”輕歎了一口氣後滄心搖了搖頭然後開口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先暫時保管此物,如果真道需要用到它的時候我在交於師妹。”

聽到此話的寧霜點了點道:“嗯,據我估計現在項川那麵應該已經開始行動了,現在事不宜遲我即可通知派內位核心弟子做好萬全的準備,以防項川對我們進行突然襲擊。”

說完此話後隻見寧霜身子一晃便消失在了密室之中。

看著急匆匆離開的寧霜,此刻的滄心無奈的輕歎了一聲道:“北鬥海域就要大亂了,希望此回不要禍及太多無辜的修士。”

北鬥海域七星群島東側的不遠處的小島之上的一處幽靜的院落中,此刻隻見一位身穿黑色羽織的中年人正跪坐在一張席子上。

這時候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然後隻見一道黑色的人影突兀的從虛空之中出現在了小院的門外。

“屬下參見少主!”這道黑色的身影剛一出現後便跪倒在地恭敬的對著眼前的這位黑色羽織的中年人拜了一禮。

看著突然出現的黑衣人,這位黑色羽織的中年人臉色不變的開口道:“怎麼樣現在項桑那麵答應了我們的要求了嗎?”

聞言,黑衣人微笑著開口解釋道:“一切都在少主的預料之中,現在無極宗與天南派已經徹底的撕破了臉皮,而項川跟是主動來尋求我們幫助其對付天南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