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五章 新世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五章 新世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群山峻嶺之間草木茂盛,溪水潺潺。

天地間一條紅色光華閃過,一片田野內憑空出現了個半米深是巨坑。

煙塵繚繞中隱約可以看到有一個人影躺在坑底。

血紅的大地上龐彪與端木紫琪的屍體被成群的蜘蛛啃食著,此刻僅剩下自己一人他在不停的揮舞著短刀砍殺著無儘的蜘蛛。

木床上氣喘籲籲的薑亦凡猛的睜開雙眼,汗水與淚水已經打濕自己的臉龐。

印入眼簾的是一間木頭搭成的木屋,雖然簡陋但是非常的乾淨,他想下床發現身子虛弱的使不出一絲的力氣。

咯吱一聲清脆的開門聲響起。

一個漂亮的小女孩走到了他的床前正用一對水靈靈的大眼睛打量著自己。

任憑他臉皮在厚也經不起這麼大的小女孩如此打量,薑亦凡清咳了一聲。

小女孩見狀連忙往屋外跑去,不多時一位麵帶慈祥的老人跟在小女孩身後走進了屋內。

老人開口道:“小夥子你已經昏睡了三天了,我幫你換上了乾淨的衣服,你既然醒了就安心的在這養養身子。”

薑亦凡輕挪了下身子道:“謝謝老人家救了我。不知道老人家可是同時救下其他一男一女?”

老人皺眉道:“發現你時隻有你一人。”

薑亦凡聽了老人的話後急忙翻找身上的電話,發現冇有了忙問道:“老人家看到我電話了嘛?”

老人一臉疑問的看這薑亦凡答道:“電話是何物?”

床上的薑亦凡聽了老人的話整個人也是一懵。

老人見狀也不在多話,帶著孫女離開了木屋。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

薑亦凡恢複了一個多星期便已經可以勉強下床走路,而在這段時間他一直思考這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

生日宴會的月食,火星上的葬神殿,還有神秘的祭壇與耀眼的紅光。

按照理論來說龐彪與端木紫琪應該同他一起被送達到這裡,可是這半個月來他已經尋遍了附近都未找到二人的蹤跡。

偏僻的原始小村裡,淳樸的村民以農耕為主,人人都是素麵朝天,衣服簡陋。

從小生活在大山裡的薑亦凡很快的就適應了這裡。

救下自己的祖孫姓王,老人是這村的村長,大家都叫他王老。

孫女叫王笑笑是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非常招人喜歡。

但是有關王笑笑父母的事情全村的人都冇有提起起過半句。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隨著身子的恢複薑亦凡也開始幫著王老家乾點簡單的農活。

笑笑人如其名天天圍著他跑來跑去笑個不停。

在乾活時他看著那個帶在自己手上的玉鐲,心裡就有種異樣的感覺。

但是在大殿內尋到的玉鐲的時候並未多想就帶到了手上,如今可好手鐲就像長在了他手上一樣,完全無法取下來。

他曾經嘗試暴力的將其打碎,可惜用儘了說有辦法都無法損壞手鐲分毫,最後薑亦凡咬牙往上滴數滴自己的鮮血。可是手鐲依舊毫無反應。

時間流逝,轉眼他已經在著小村呆了快倆個多月了。

夕陽的餘暉灑滿了這個寧靜的小村。

伴隨著夕陽歸來的王老等人各自閒談的走進了小院。

笑笑推開窗子叫道:“爺爺、二狗哥、劉叔你們回來了啊。”

院內正收拾穀子的薑亦凡見到了眾人,出於禮貌的點了點頭。

眾人把農具放到院中便各回了各家。

王老招呼薑亦凡放下了手中的活,帶他來到了內屋。

屋能隻有三人,王老開門見山的笑道:“已經倆個月了,你想問什麼儘管問吧。”

薑亦凡則堅定的看向了老人質樸的笑臉後,明顯還猶豫著什麼。

王老並冇有催促的意思,拿出了菸袋,自顧自的吸上了土煙。

許久後他目光中忽然出現了決斷的堅定說道:“敢問王老這是哪裡?”

老人抬頭看了薑亦凡一眼,輕輕的磕掉了菸嘴裡的菸灰。

“這裡是哪裡?說實話我也不太清楚。離這裡大約四到五天路程的有個望水城。我們附近的村子就是歸他們管理,每年都有官吏來這裡收糧收稅。”

老人說完又拿出來菸袋重新續好菸葉點燃,愜意的吸了起來,薑亦凡低頭沉思了一會。冇有繼續問下去,

王笑笑忽閃忽閃的眨著大眼睛問道:“大哥哥你是什麼地方的人啊?”

薑亦凡笑了,摸著笑笑的頭道:“哥哥來自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

笑笑手拄著小下巴問:“那大哥哥的老家好玩嗎,能不能帶笑笑去玩玩啊,笑笑從來都冇有離開過這裡。”小女孩嚮往的眼神投向了薑亦凡,

薑亦凡聽到這裡忽然整個人就是一頓,麵色一沉心裡想:“回去?我真的還能回去嗎?”

王老看著薑亦凡臉色的變化,假裝咳嗽了一下說道:“笑笑時候不早了,爺爺餓啦,走跟爺爺去廚房,爺爺給你做點好吃的,”,

王老站起身來,拉著不捨得離開的笑笑走出了屋子,薑亦凡望著祖孫二人離去的背景,默默的坐回了凳子上。

薑亦凡獨自趟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在火星上的事他回想起來依然覺的脊背發涼。

這種平時隻能在電視或者小說纔有的狗血情節居然被自己遇到了,實在是太坑爹了。

想到這他抬手望向了手腕上的玉鐲。

薑亦凡放下心頭思緒,暗自決定明日早起就跟祖孫二人辭行,他要儘快的找到龐彪與端木紫琪二人。

火星一役後,這二人對於他來說已經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

忽然他隻感覺道睏意襲來,這是他來到這裡睡的最踏實的一個覺了,既然已經來到這裡就要下定好好活下的決心,前路未知歸期渺茫,隻有讓自己變的更加堅強纔是最重要的。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屋中,直射在薑亦凡的臉上很是溫暖。

外麵祖孫二人早已經起來準備早飯。

這時門外傳來了笑笑的聲音:“大哥哥,吃飯啦。”

薑亦凡翻身下了床,活動了一下身子便走出屋子。

王老看到薑亦凡出來了對他說:“你打算離開了嗎?”

薑亦凡先是一愣然後嘴角露出了笑容說道:“是啊,說來慚愧我也已經在王老這裡討擾了數月了,我打算今日便離開這裡。”

王老吸了口煙說:“順著北麵小溪往上走,那裡有個村子,過了那個村子在往被行了幾日就能到大城了。”

薑亦凡感激的看向王老,然後深深的鞠了一躬。

這時候笑笑忽然跑了過來抱住薑亦凡的大腿嗚嗚的哭了起來:“大哥哥彆走了,這裡多好啊,你陪笑笑玩吧,笑笑不想你走。”

小女孩依依不捨的拉著薑亦凡的手,王老也隻是一個勁的吸著菸袋。

薑亦凡摸了摸笑笑的頭回頭對王老說到:“王老,時候不早了你們該下工了,咱們就此彆過了。”

接著又低下頭對小女孩說;“笑笑乖,等大哥哥回來。”說完轉身走出村子。

山路蜿蜒曲折,他沿著小溪已經往北行了小半日。

抬頭看著熾熱的太陽,薑亦凡蹲到小溪邊用手喝了兩溪水口水。

甘甜是溪水進入肚中,讓他整個人都感覺到涼爽了許多。

忽然他隻覺得微風中吹來些許血腥的味道。

順著味道尋去冇走多遠就看到不遠處樹洞旁幾名村民躺在血泊之中。

現在這場麵對於在火星上活下來的薑亦凡來說已經不算什麼。

翻看了一下屍體,居然還有個村民尚有一口氣在。

薑亦凡扶起他問道:“老哥,你這是怎麼了。”

氣息微弱的男子嘎巴著嘴用儘最後的力氣含糊的說出了三個字。

“有馬匪。”

便嚥下了最後一口氣,聽到馬匪倆個字的薑亦凡,輕輕的將男子的實體放到了地上。

心中忽然升起了不好的感覺。

隨後便倒吸了一口氣,心想:“看來北麵的村子正在遭受馬匪洗劫。”

想到這裡,他心急如焚,轉身便朝著來時的路飛奔回去。

再次趕回村莊已是快過晌午,此時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白。

但是不遠處的村莊卻火光通天。

薑亦凡心裡咯噔一下,不及多想趕忙跑向村子。

剛到村口他就發現有一隊馬匪正在村中到處放火,更是有幾個馬匪嘍囉見人便殺。

村子的廣場中間更是有個獨眼馬匪大叫道:“小的們,糧食跟女人留下,剩下的全部燒掉。”

聽到獨眼龍馬匪的話後,其他馬匪們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更加瘋狂的燒殺搶奪。

雖然腦海裡幻想過無數次這樣的情景,但是自己真的遇到卻是另外一份感受。

不急多想的他悄悄的繞過村頭馬匪,往村子西麵王老的小院摸去。

現在的小村莊簡直就是人間煉獄,求救聲慘叫聲亂成一團。

小心的躲過了兩隊燒殺搶掠的馬匪後,他終於來到王老家院外。

隔著矮牆看去,隻見院內被翻的一片淩亂,院子當中還殘留了一攤暗紅的血跡。

他見冇人便弓著身子摸進了院中。

透過殘破的房門跟窗戶,他看到被砸的破爛的屋內空無一人。

見此情景他心下暗到不好,頭也不回的往村中廣場摸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