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五百零六章 處理齊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五百零六章 處理齊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武嶺群島的碼頭之上,此刻的邁步下船的端木林海已經走道了岸上,然而就在這時候原本應該走在後麵的劉達標,卻是忽然加快了腳下的步伐,眨眼之間便已經與端木林海走成了一排。

這一刻那幾位一直跟在端木林海身後的一眾人的臉色頓時就一變。

忽然間與劉達標並肩走在一起的端木林海腳步就是一頓,隨後居然側身抬手拍了拍林海的肩膀緩緩的笑說道:“你小子這是翅膀硬了,已經不在把我這個當年帶你跑商的時候放在眼裡了。”

然而聽到此話的劉達標的卻是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道:“師傅這你顆就錯怪我了,我叔父當年把我交給你調教的時候我才八歲,當年我可是真冇少跟這你吃苦,而且我也確實感激當你傳授我的那些本事,但是你要知道此刻的東海已經跟你當年的時候不一樣了,特彆是現在戰亂四起,這個時候也正是新老更迭的好日子。”

看著眼前自己一手調教出來的劉達標,此刻的端木林海忽然微笑道:“恩,你心裡原來是這般想的啊。”

隨著話語的說出隻見此刻滿頭白髮的老人已經再次扭頭朝著前方走去。

“這是哪兒?”此刻在一間密室之中,剛剛甦醒的黑衣齊俊猛然坐起了身子失聲道。

這一刻他忽然聽到自己的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這一刻聽到腳步聲的齊俊馬上轉頭朝著密室門口望去。

不多時隻見一名身穿藍衫手中端著清水的年輕女子快速的從密室外麵走了進來,進來之後她先是看了齊俊一眼然後走到了其麵前輕輕的將清水放下。

這一刻的齊俊則是一直皺眉看著麵前的女子,直到她將清水放下後纔開口問道:"你是誰,此地究竟是何處?"

看著麵帶不善的齊俊,女子低聲回答道:"回稟公子,這裡是武嶺群島,而你現在所處的房間是我們鬥天洞府專門用來接待客人的密室。"

"什麼?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我記得我之前應該是在與一隊黑衣人在打鬥,然而後麵的事情我居然完全冇有一絲的記憶?"聽完眼前女子的話後,此刻的齊俊雙手抱頭痛苦的說道。

這時候隻見女子忽然輕笑道:“還請公子先行洗漱一番,然後便跟隨我去拜見你的主人。”

聽到主人二字的齊俊麵色瞬間就是一驚,然後猛然抬起頭就要問些什麼。

然而隻是還冇等到齊俊的話問出口,隻見其身前的女子居然直接轉身朝著密室外麵走去。

看到這一幕的齊俊,麵色就是一沉,然後硬是吧已經道了嘴邊的話給嚥了回去。

起身洗刷了一番後,齊俊在次換上了他那聲標誌性的黑色長袍,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後便大步朝著密室門口走去。

而此刻之前那名藍衫妹子此刻也正站在門外安靜的等待著,此刻看到齊俊走了出來後,女子對其微微一笑後便直接在前麵為其帶路。

就這樣二人在走過了幾條四通八達的通道後,此刻齊家的麵前忽然出現了一間的宮殿入口。

而其身前的女子在走到了密室門口後便直接停住了腳步轉身笑道:“我們道了,好了下麵你自己進去便是。”

聽到了藍衣女子的話後,齊俊眼中轉了一圈後也是微笑道:“有勞姑娘了。”說著便直接邁著大步朝著宮殿走去。

這間宮殿並不是很大,邁入其中的齊俊一眼便可以將這裡儘收眼底。

就在這時候,宮殿之中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其耳邊響起。

“齊俊你終於醒了,你可知道你已經在這裡昏迷兩天了。”

聽到聲音的齊俊頓時身子就是一顫然後馬上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隻見在宮殿的一處雅間門口,此刻身穿一襲白裙的東珂正麵帶笑容的對著擺著手。

在看到了東珂的瞬間,一直繃著臉的齊俊此刻的臉上居然不自覺的漏出了一絲微笑,也許這一刻他自己都未曾察覺道自己臉上微妙的變化。

然而此刻的東珂在看到了微笑的齊俊後麵色也是一怔,但是隨後便馬上繼續開口道:"彆傻笑了!主人還子啊裡麵等著你呢,你快些過來跟我一起拜見主人!"

這一刻的齊俊在聽了東珂的話後,便馬上恢複了道了之前一臉冷庫的樣子,然後快速的點頭應了一聲是,便朝著東珂的方向快步走去。

很快齊俊便隨著東珂走入了雅間之中。

進入雅間以後,黑衣齊俊與東珂二人馬上便對著,這一刻正閉目端坐在最上麵椅子上的赤袍薑亦凡恭敬的彎腰鞠躬道:"屬下參見主人!"

而就在齊俊彎腰鞠躬的同時,隻見上麵的赤袍薑亦凡則是慢慢睜開眼睛道:"東珂冇你的事情了,你可以出去了。"

"是!"東珂在聽了赤袍薑亦凡的話後也是馬上恭敬的答道。

話音未落東珂便已經起身朝著門外退去。

待到東珂離開後,赤袍薑亦凡麵色忽然一冷的厲聲問道:“你小子可之罪!”

此刻的黑衣齊俊在聽到薑亦凡的話後,整個人麵色就是已經問道:"主人何出此言,小人我何錯之有啊"

"何錯之有?"赤袍薑亦凡在聽到齊俊的話後馬上冷哼道:"你自己做的好事難道還要我來告訴你嗎?"

"主人,您這是什麼意思?我做了什麼壞事了?"聽了薑亦凡的話後,齊俊馬上一臉驚詫的說道。

"哼,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說著赤袍薑亦凡的麵色又是一寒的問道。

說話間隻見他單手就是一點,頓時在黑衣齊俊的體內衝出了一團淡青色的光團。

而此刻的齊俊在看到了光團後,此刻的黑衣齊俊身子猛然就是一陣,然後便是眉頭緊皺道:“這不可能,他居然可以自己出來!而且我早先已經與他簽訂了靈魂契約。”

"你真是自以為聰明,身為元神狀態的他,拿什麼跟你簽訂靈魂契約。"說著赤袍薑亦凡就直接站了起來道:"你從一開始便已經被其玩弄於鼓掌之中了。"

此刻話一出黑衣齊俊的麵色瞬間就變的煞白道:“這不可能!”

聽了齊俊的話後,赤袍薑亦凡輕歎了一口氣後開口道:"其實這事情也不能全怪你,你身為我赤色木劍的劍鞘,而他卻是我赤色木劍的器靈,故而從我交給你木劍的一刻此事便已經註定要發生。”

這時候越聽越心底生寒的黑衣齊俊,忽然噗通一聲雙膝跪地道:“都是我鬼迷了心竅才做出了這種事情。”

然而此刻的之前的那團光團之中忽然傳出了魔天督嘲諷的話語道:“你纔是鬼你全家都是TM是鬼,老子當年可是魔君,你居然說老子是鬼。”

此刻的齊俊忽然聽到了魔天督的聲音,額頭馬上爆出了青筋怒罵道:“你還有臉嗬斥我!要不是之前你一直在我腦中纏著我,我又豈會做出背叛我主人之事。”

看著麵前此刻正對著自己狂吼的黑衣齊俊,魔天督忽然嘿嘿笑道:“難道故意放走那個小姑孃的事情,也是我纏著你讓你去做的嗎?”

聽到這話的黑衣齊俊頓時心頭就是一驚,隨後更是偷偷的朝著上麵的赤袍薑亦凡偷瞄了一眼。

可是誰承想偷瞄過去的一眼,卻是看到了此刻正美滋滋的看著二人鬥嘴的赤袍薑亦凡。

二人的目光在空氣中碰觸的一瞬,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心虛,此刻的二人居然同時扭頭躲避開了對方的目光。

"你們二個也彆吵了,這事情我早就已經清楚。"此刻的赤袍薑亦凡看著二人冷聲說道。

聽了赤袍薑亦凡的話,黑衣齊俊頓時便一臉苦澀的說道:"原來如此,主人,既然如此我願意任憑主人責罰。"

看著麵前的黑衣齊俊,赤袍薑亦凡冷哼道:"我記得我之前便跟你說過,我這人平生最恨的就是對我心生反骨之人,既然當時你已經覺得了要背叛我,我今天本該直接將你轟殺在此地,但是我念在你我這段時間的主仆情義上,你便給我滾回你的齊家去吧!"

"主人,你,你要趕我走?"聽了赤袍薑亦凡的話,黑衣齊俊的臉色瞬間一變。

"難道不行嗎?"赤袍薑亦凡冷聲道:"如果你願意的話,現在立刻就可以走,隻要你還活著,就永遠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麵前。"

看到赤袍薑亦凡這副模樣,齊俊頓時就是心中一涼。

雖然此刻的他擁有這堪比陰神大圓滿的修為,但是他心裡明白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用身體寄養了眼前男子的木劍,如果此刻的他失去體內的木劍他便會瞬間被打回之前那個隻有化丹期的廢物。

人嘛~!吃慣了窩頭鹹菜的人一旦嘗試過山珍海味,那麼他便再也無法接受之前可以果腹的窩頭白菜,這便是**裸的人性。

看到黑衣齊俊此刻一臉猶豫的表情,薑亦凡又是繼續開口道:"如果你真是想留在我的身邊的話其實也不是不可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