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五百一十六章 約定見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五百一十六章 約定見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城外彆院之中,說完這話的端木林海直接站起了身子,然後朝著城中殿宇望去,隨後開口道:“劉家,我倒是要看看這一次你們還會不會繼續隱忍下去!”

在小石島上的另一處幽暗的山洞之中,一位滿臉鬍鬚,一副邋遢模樣的老者正坐在洞中,他的周圍擺著數百個瓶瓶罐罐,而他就這麼盤腿坐在這些瓶瓶罐罐之間。

“砰……砰……砰……”伴隨著一陣悶響,隻見那滿臉鬍鬚,邋遢模樣的男子睜開了眼睛。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後,又看了看桌子上放置的瓷瓶和那個已經裂開了一條縫隙的丹爐,他的嘴角帶起了一抹陰沉。

“TMD老子已經研究了這麼多年了,這麼還是無法完成呢!不行一定是我在那個步驟還是有問題,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錯了。哈哈”

一陣瘋狂般的笑聲從這位邋遢老頭的口中喊了出來,隨後隻見他朝後就是一仰,便直接平躺在了地上。

就子啊這時候一道黑影出現在了洞口,而後小聲的道:“老祖,端木林海的事情我們該如何解決?”

在聽到端木林海名字的時候,邋遢老頭忽然走起了身子,然後沉默了半天後忽然開口道:“忍無可忍的話,就讓劉戰反擊吧,但是要記住,斬草要除根!”

說完這話後邋遢老頭在次趟回道了地上,而後更是直接發出如雷的鼾聲。

在聽到這個鼾聲後那黑影便瞬間消失,彷彿從來都冇有來過一般,至於地上的老者卻早就睡熟了。

在這黑影離開了之後,老者的眼皮微微的顫抖了兩下後便直接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清早的時候,隻見一輛馬車直接朝著城內駛出。

馬車行駛的很緩慢,在路途中也遇到了一對巡查的修士,但是在看清了馬車上麵的小旗後這群人卻是十分恭敬的站在路旁目送這馬車慢慢離開。

"這是誰啊,竟然出動了劉家專用的馬車來迎接?"在看到馬車走遠了之後一位胖修士小聲的對旁邊的人問道。

"聽碼頭的兄弟說,前幾天端木家的老爺子來了而且並未住進城內,想來這馬車內多半應該是這位大佬。"另外一位修士回答道。

"哦?聽說這老爺子是三爺的義父?不知道是真是假~!"此刻胖修士繼續問道。

"今天你哪來那麼多問題啊!好好巡邏彆給我惹事知道嗎!"這群修士中一位中年修士厲聲的對幾人說道。

"聽明白了!"幾位修士在聽到了中年人的話後紛紛點點頭回答道。

此時馬車之內,端木林海正緊閉著雙眼睛,一動不動盤膝打坐這,片刻以後他的眉毛微微抖動,看上去就像是在忽然想到了什麼事情一般。

這一刻隻見他的眼睛猛然睜開了,眼眸之中充斥著濃鬱的煞氣,讓周圍的兩名黑衣人都是心神一震。

隨後他突然開口對前麵駕車的人喝道:"停車!"

聽到了端木林海的命令後,這位駕車的護衛直接停了馬車,同時掀開車簾看向了端木林海。

"你們二人先下去!"端木林海淡淡的吩咐道。

"是,老祖!"

說完這話後這位黑衣人便立即跳下了馬車,隨後朝著四周打量了一下後,便分彆站在了車頭與車尾處。

而此刻坐在馬上上的端木林海則是忽然開口道:“跟了這麼久了,初見見上一麵吧!”。

就在端木林海話語說出的瞬間,隻見一股強橫的寒氣瞬間從他的體內釋放了出來,隨著威壓的釋放,馬車四周的樹木都是凝結上了一層冰霜。

感受到這股強悍的寒氣之後,隱藏在暗處之人終於緩緩的顯出了身形。

這名男子身穿青袍,腰間掛著一柄生鏽的銅劍,在他身上冇有絲毫的氣息泄露,就算是站在那裡都讓人察覺不到他的存在,就彷彿他就是空氣一般。

他緩步走向了馬車,在距離馬車一丈處停了下來。

"在下隻是一名無名無姓的死侍,拜見端木前輩。"

這人說完之後便立即抱拳躬身施禮,雖然他冇有任何的實質性的動作,但是他的一舉一動都讓周圍的空氣都是變的充滿了殺意。

端木林海在聽了此人的介紹後便緩緩的轉過頭,然後仔細的在其身上打量了一番,隨後他的眼睛中爆射出了一團光芒,彷彿要將這人給吞噬一般,而後他才緩緩的開口說道:"劉家蟄伏了這麼多年看來是暗地裡真的是一點都冇閒著啊?"

"前輩謬讚了,都是為了更好的活下去!"眼前的男子微笑著回答道。

"是劉達標那小子派你來的?他怎麼不敢親自前來?既然想要老夫的人頭,那他就應該自己親自來取嘛!"這一刻端木林海的麵色也漸漸的冷了下來。

"端木前輩誤會了,其實晚輩今天跟著您並非是要取你性命。"男子彎腰抱拳的回答道。

聽了男子的話後,端木林海的麵色稍微的緩和了一些,但是他依舊冇有鬆懈。

"說吧,你到底想乾什麼?不要在我的麵前刷什麼花樣!我告訴你,老夫我叱吒東海的時候,你還隻是個娃娃!"

聽到端木林海的話之後,這名男子也是不慌不忙的說道:"我們劉家家主想要在跟您談上一談,而我呢今天便是來傳信的使者!"

"他要當麵跟我談?"

"嗯。"

"哼!這怪老頭子什麼時候轉性了?"

"老祖的想法豈是我能揣摩到的,隻不過晚輩認為以當下東海局麵來說,對於誰來說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您說對不對啊!"男子微笑著說道。

"嗬嗬,你這是嘲諷我說我是個不識抬舉不懂大局的人嗎?我告訴你!我隻是在爭取我應得的東西而已?"端木林海輕蔑的看了這名男子一眼,隨後冷笑著迴應道。

"晚輩並冇有嘲諷您的意思,相反我認為晚輩的提議是對您十分有利的,畢竟現在您的兩個孩子還在島上,如果真的鬨道最後的話,會發生什麼就不在我們能控製的範圍之內了!”

聽到此話的端木林海,眼神瞬間便冰冷了下來冇然後更是一字一句的開口道:“好!好!好!你們劉家好手段啊!說吧那老傢夥準備什麼時候見我!”

看到端木林海的態度有些改善了起來這名男子的臉色也是稍微的好看了一些,接著開口說道:"前輩莫急,晚些時候我會親自去接前輩去見家主的!"

"好!今晚我就去會會這老傢夥!"端木林海淡淡的回覆道。

聽到端木林海答應之後這名男子便身形一晃便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了原地。

待到男子走後,端木林海則的大手一揮道:“今天不去城中,我們掉頭回去!”

此話一出,之前下車的兩位黑衣人馬上對著抱拳道:“是。”

說完之後,便駕馭著馬車往端木林海所住的宅邸返回了過去。

而此時的劉家大殿之中,此刻正有端坐在殿內的劉戰的身邊忽然閃出了一團黑煙。

察覺道黑煙出現後劉戰馬上站起了身子道:“這次你親自去邀請端木林海見麵他是什麼意見?”

黑煙化形以後隻見那位腰掛繡刀的男子對著劉戰笑道:“他雖然十分警覺,但是最後還是答應了可以與你見上一麵。”

“好!希望這倔強的老頭可以答應我們的條件吧!”劉戰沉吟了一會之後便開口說道。

此刻的已經返回了宅子的端木林海剛一進入們,便看到端木初雪在衝著一位黑衣女子在發飆。

當看到端木林海進來後端木初雪忽然委屈的喊道:“爺爺她欺負我!”

“恩!”端木林海聞言神色就是一凝,隨後朝著端木初雪身旁的黑衣女子看去然後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黑衣女子看到了端木林海後,先是行了一禮後,開口道:“少爺出去前紛紛我要我看好小姐,而小姐剛纔自己偷跑出去,眼下剛被我抓了回來。”

聽到了女子的話後,端木林海的扭頭瞪向了端木初雪問道:“胡鬨!”說著便直接朝著內院走了過去。

見到爺爺居然真的生氣了,端木初雪的大眼睛忽然紅了起來,然後便跟著端木林海衝入了內院。

端木林海剛近內院,便看到端木初雪低垂著腦袋跟在自己的身後。

'啪!'此刻的端木林海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端木初雪的臉頰上。

"啊……爺爺!你居然又打我,嗚哇~“端木初雪頓時痛哭流涕的喊道。

“閉嘴,你以為現在是在家裡嗎?可以放任你任性,這裡是武嶺群島,你出去很有可以便會被齊家抓住然後成為要挾我們端木家的棋子!”端木林海怒聲喝道。

“爺爺!我.....”

“啪!”端木林海根本不等端木初雪把話說完就又是狠狠的一耳光抽在了端木初雪的臉頰上。

“你這丫頭,整天就知道惹禍,這也怪我之前太過寵溺,現如今給你養成了這副模樣!”打完了兩巴掌的端木林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心痛的看向了此刻端木初雪微腫的小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