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五十二章 古墓消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五十二章 古墓消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古墓大陣外,幾名長老都皺眉看著口水橫飛的李蠻在誇誇奇譚的說著自己如何帶著弟子們如何探索試煉,如何活動靈材。

一刻鐘中後,李蠻忽然話風一轉道:“在試煉的最後,有一傳送陣,上麵表明瞭最後的試煉隻可一人進入。我讓師弟師妹們在外麵修正,俺自己踏入了傳送陣後便被傳到了一處群山迷陣中,但是我發現我的這迷陣好似已經被人破掉了,等我衝出迷陣的時候,便看到了其他六派的師兄妹們,我六人回合一處後,隻見迷陣上空出現了一座神秘大殿,大殿內更是傳出聲音。

在聽到群山迷陣與古老的神秘大殿時,六位帶隊張來心頭都是一驚。

宋奎接忙問道:“大殿內傳出了什麼聲音?”

李蠻忙答道:“大殿告訴我等,在剛纔的迷宮中大家得到的鑰匙是開啟最後大殿的鑰匙,明天的傍晚拿著鑰匙的人便可以進入大殿。我等六人隻拿到了四枚鑰匙,就在大家互相猜忌之時,我們在不遠處發現了三尾白狐的身影,手中赫然拿著倆枚鑰匙。”

在說到那隻三尾白狐的時候不遠處的張瀟眼中射出了絲絲寒芒。

李蠻發覺道什麼繼續敘事道:“我等六人當時就祭出各種靈器,攻殺向了狐狸,而這狐狸也是狡猾,二話不說一味的就是逃遁。最後在一處洞口終於截下了著隻騷狐狸。”

講述到這裡的李蠻眼神不自覺的撇了一眼韓詩詩。

後者見證秀美一皺就要發飆,可是被宋奎出言打斷道:“自家小子血氣方鋼冒犯之處見諒。”

隨後瞪了他道:“快往下說。”

李蠻縮了縮脖子繼續道:“誰知那狡猾白狐講一枚鑰匙射入了身後山洞之中,然後轉身變逃,誰成想它居然還有幫凶,那枚鑰匙被隱瞞在洞的一個小子拿了去,逃入洞中,我們便兵分倆路追趕了起來,可惜著狐狸逃入一處殺陣,我便與趙澗跟陳無涯二人回到石洞洞口,在討論鑰匙分配隻事上發生了爭執,正道三人不願與我等平分大殿鑰匙,但是就在雙方對峙的時候屍道的道友不知為何忽然暴斃,而吳野那小子居然在這時偷襲我,另外的玄門倆人加入了圍殺。而徐晶道友身懷鑰匙也自顧自的逃了。”

說到此處宋奎的麵色難看了起來,然後飄了一眼玄門三人,有斜了韓詩詩一眼。

四人就像冇看到他的目光一樣很是坦然自若。

而屍道的屍三在聽到自己的弟子暴斃後,好像並冇什麼反應依舊板著臉,像是期待這下麵發生了什麼樣子。

李蠻繼續道:“變故就在這時發生了,原本圍殺我的三個人,身子忽然變的虛無了起來被不知道什麼的神秘力量吸上了高空,然後就消失不見了。而且逃遠的徐晶也不見了蹤影。然後我一個人被困在了群山大陣中,直到忽然出現的白光吧我傳送了出來,在就看到您了小舅。

眾人聽完了李蠻的講述後都是若有所思,而這時屍三則是對了其他人說道;既然我派的弟子已經死在了裡麵,那我就先走了。”

也不等眾人說話隻見屍三飛回門派眾人出祭出一片黑雲裹著眾人消失在了天邊。

剩下六人麵麵相對,對於這屍三的舉動也很是不解。但是人既然已經走了那就冇有必要在做多想,現在要研究的是被傳走的幾人是生是死。

眾長老們與李蠻返回了人群處,李蠻自然回到了自己門派的方陣中。

剩下的六位則遙望著還在慢慢淡化下去的古墓。

又是一個時辰過後大陣再次震動,這回射出的不在是金光而是兩團彩光,一團彩光之上雲霄消失在了天際,另外一團彩光則向這眾人的地方飛來,彩光在各位長老的麵前化去了光華,隻見一位身穿女士衣衫的高挑女子在彩光中踏步走出。

韓詩詩見到此女麵色笑容更是燦爛了許多上前道:“晶兒快過來,你可擔心死我了,這下我就放心多了。”

徐晶見到眾人也是一楞,隨即對著韓詩詩挽手行禮道:“弟子見過師叔,與眾位前輩。”

冇等韓詩詩在問什麼劉天陽就開口問道:“你等幾人被傳送到了何地,其他幾人現在如何?”

徐晶看了一眼其旁的韓詩詩後說道:“不知發生了什麼變故,原本第二天纔開啟的大殿居然提前被人啟動了,我等幾人應該都被傳送到了大殿內部。”

之後徐晶簡單的描述了一下大殿內的情況,之後就是中樞被開啟,然後發現最之前被他們追殺那個不知名的散修少年居然是第一個找到中樞之人,之後就是白狐的死而複生還拿出了兩塊鑰匙,最後就是二百一十層台階試煉,而她更是在費儘心力爬到二百層踏入了幻境。

聽到這裡的劉天陽,整個身子就是一震,四周的空氣忽然變的火熱無比。

旁邊的王峰見狀連忙一拍他的肩頭,一股青色劍氣驅散了這炙熱的火氣道:“要冷靜劉兄。”

劉天陽被這一下弄了清醒了幾分但是麵色很是鐵青,往後站了一步繼續聽了下去。

而其他幾人則是聽到幻境後都是心底暗叫到不好,他們對這個大墓主人修為的的判斷有誤,這那是什麼散修之墓,看著手法與魄力這也許會是哪位遠古大能坐化之地啊!

幻境的內容徐晶隻字未提而是話鋒一轉道:“剛與我一同出來的應該就是那隻白狐,還請諸位前輩儘快除之。”

眾人隻能望天輕歎,那團彩光直衝雲霄消失,現在還哪裡來得及追趕啊!

而韓詩詩此時說道:“晶兒你回到門派方陣中把!這裡冇你什麼事情了!”

聽到這話徐晶對著眾人屈膝行了一禮後便回道了天陰教方陣中。

而此時的六人麵色都不是很好,並不多話都在遙望著那個好似馬上就要淡化成虛無的古墓大陣。

夕陽的餘暉被大地徹底的吞冇後,山間變的那麼寂靜。

古墓大陣也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憑空的消失了,原本巍峨的群山忽然變成了一塊滿是屍骨的沼澤之地。在夜幕中更是有絲絲鬼火飄過,陰森而恐怖。

眾多修士對然不懼怕鬼怪之物,但是對於這等景象還是麵露駭然之色,紛紛退開了數十丈。

而幾位長老則飛到了沼澤上方,這這片區域進行這細緻的探查。其中尤為賣力的就是張瀟與王峰二人。他二人的弟子到此刻還未出現,他二人心裡自然的最急的。

忽然在沼澤的上空突然出現了一張光門,在光門中慢悠悠的走出倆個人。這二人正是趙澗與陳無涯。

二人身上神光閃爍,走出光門後,光門自行的粉碎成千般光華消失在虛空中。但是二人身上氣勢依舊未消。

不遠處的幾位長老看到這一幕,心裡各自都有著不同的心思。

片刻後二人睜開眼睛看到不遠處的眾多長老都一個個盯著自己,二人也感覺到一陣不舒服,隨即飛往眾人。

張瀟看著趙澗與陳無涯笑道:“看來你二人是在最後的試煉裡得到莫大的機緣啊!”

王峰也上來來回大量著自家的小子,嘴裡嗬嗬的笑個不停、

這時許久未開口的老叫花子問道:“二位小子來說一說吧!”

趙澗與陳無涯對著眾人行了一禮後說道:“我等隻是運氣好些罷了,通過了幻境試煉,最後在一間石室內我二人各自獲得了一種秘術。還有一池子靈氣化成的泉眼,我倆在泉眼裡洗禮了肉身後,就給傳送到這裡。”

韓詩詩與劉天陽與宋奎心裡不然閃過一絲酸意,同時去曆練的弟子,人家的得秘術又洗練身體,而自己家的不是死了就是勉強逃出。

張瀟與王峰看在眼裡也不去理會,機緣這東西本來就是爭來的,既然這回讓自己家的弟子爭到自然是十分開心的。

這是老叫花子問到:“你二人可否知曉的爬在最上麵的散修是誰?”

二人一愣趙澗回答道:“前輩是問最先找到中樞的那個散修?”

老叫花子恩了一聲

趙澗恭敬的回答道:“那人晚輩好是像認得,他叫薑亦凡是一名養氣八層的散修,數月前曾與我宗劉宇青長老有過一麵之緣,然後就再無音訊。”

張瀟心裡道:“居然與老七有過一麵之緣,看來回去的去好好問問。”

而老叫花子聽完了也冇再多問什麼,反而對著其他幾人道:“看來我等教派都錯估的著古墓之主的修為啊,如今這次的古墓之事關係重大,我想諸位道友也都急著回宗門彙報吧!之前談的條件看來現在也是無法兌現了,那就各派都帶著自己散了吧,我老頭子也走了,各位有緣再見。”

說罷不等眾人反應已經化作青光飛向上空,眨眼間就消失不見了。

其他人見狀也紛紛召集自己的門人撤離了這片沼澤。

夜靜悄悄,鬼火飄在沼澤中,陰氣森森。

在眾人全部退走許久之後,一隻近乎透明般的手從沼澤裡忽然探了出來,隨即一位美麗的女子爬出了沼澤,如果呂老在的話一定會認出這人居然是柳眉,而現在的她全身都充滿了濃鬱陰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