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五百一十九章 黑色的鐵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五百一十九章 黑色的鐵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什麼的山穀之外,看著消失在迷霧中的邋遢男子,此刻的端木林海在猶豫了片刻後也跟著走了過去。

就在二人剛剛走上青石小路的時候,原本的小山也在次化形而出,此處瞬間便恢複道了最初的樣子。

走了大約一炷香後,端木林海的眼前赫然的出現了一副猶如仙境的小山穀。

山穀之內一幅鳥語花香,而在這山穀的正中央位置,赫然坐落這一棟簡樸的小院。

片刻間二人已經走到了小院的門口。

這一刻的邋遢男子忽然轉身對著端木林海抱拳道:“前輩,我們道了,還請前輩自己進去。”

端木林海看著眼前簡陋的院門,此刻的他微微的閉上了雙眼,許久之後這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然後低聲道:“有勞了!。”

話音未落,便見他直接抬手推來了院門。

隻見此刻在小院之內,穿著寬大灰袍的劉戰正坐在一張地台之上仰頭看著頭上的星空。

當聽到了開門聲後,他更是麵露微笑的朝著門口看去!

當見到從門外走進來的端木林海之後,劉戰更是哈哈大笑起來:“老小子我們上次見麵應該是千年以前了吧!雲原本以為此生在難見到,冇想到你居然來到了我的小島之上!”

端木林海聞言也是微笑道:“你個狗腿子,見麵便開始挖苦我,有達標那個不孝子在,何愁我們不能相見呢!”

說罷,竟然直接邁步走上了地台一屁股坐在了劉戰的對麵。

看到二人坐下,站在門口邋遢男子便直接抬手將小院的門輕輕的帶上。隨後更是一個翻身趟在了門外的一塊大石之上假寐了起來。

隨著院門被關閉,整個小院之上忽然閃過了一道金光。

看到出現的金光端木林海的眼神就是一眯,但是轉瞬間便拿起身旁的酒壺道:“”客套話就彆說了,現在既然防禦隔音陣法已開,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

看著舉著酒壺的端木林海,劉戰則是擺手道:“老友相逢我們先許久,在談事!”

說著便抬手對著端木林海的酒壺撞去。

隨著一聲撞擊聲後,劉戰直接仰頭狂灌了兩口烈酒。

而此刻麵色有些陰沉的端木林海則隻是意思性的泯了一口。

看著不上道的端木林海,劉戰也隻能颯然的搖了搖頭道:“既然你冇心情與我敘舊,那我便開門見山的問你,你這次來武嶺到底是為了何事?”

聽到這話的端木林海冷哼道:“問我所謂何事?難道你那好侄兒乾的事情你一點都不知道嗎?”

“怎的?那小子做了什麼天大的事情,居然給你氣成這樣,等我回去一定好好管教一下這小子!”此刻的劉戰則是故做,根本就不明白端木林海嘴裡所指的究竟是什麼意思。

而見到劉戰這幅模樣端木林海卻是氣極反笑了起來:“好啊,好啊!果真是劉家的種,裝傻充楞的本事真的是一絕啊!”

看到有些怒氣上頭的端木林海,劉戰話鋒就是一轉道:“好了,既然我們已經坐在這裡聊了,那便證明之前的那些事情都不是什麼大事情。”

聽到此話的端木林海怒瞪著劉戰道:“狗腿子……無論你如何裝傻都冇用,事情就擺在這,既然你讓我來了!我想你的心下應該已經有瞭解決辦法!”

聽到端木林海終於提及了正題,劉戰臉上的表情也慢慢嚴肅了起來道:“其實這件事情,很好解決嘛!”

“哦?你居然如此風輕雲淡,那我可真的是要好好聽聽!”端木林海饒有興致的看著劉戰。

“現在已經不是我們當年叱吒風雲的時代了,你我現在都老了,是時候給年輕人讓位置了!”說話間,劉戰的眼睛突然寒芒暴漲,同時渾身的元氣更是瘋狂湧動了起來。

端木林海感受到了股強悍氣息後,身上也爆發出了一抹淡藍色的寒氣。

頓時兩股氣勁便在這小院中碰撞道了一起。

隨著二人的不斷用力,小院之中的一些陳設在這一瞬忽然齊齊的爆開。

“狗腿子,看來這些年你冇少偷偷的修煉啊!”端木林海盯著眼前的劉戰開口道。

“彼此彼此!咱可的吧說先好,我這小院內的東西你可的陪我!”劉戰的話音剛落下。

端木林海忽然哈哈大笑了道:“哈哈哈!狗腿子,你莫不是喝醉了!”

話音未落隻聽得院內傳出了轟隆的一聲巨響,巨響之後此刻的小院之中完好無損的怕是就剩下二人腳下的地台了。

二人在一次交手,並且勝負分明。

雖然隻是氣息的碰撞,但是端木林海卻知道,即使是在全盛時期的他恐怕也不過如此,而此刻的劉戰居然能夠和他鬥的旗鼓相當,顯然他已經踏入陰神末期。

想到這裡,端木林海急忙收斂心神對著眼前的劉戰喝道:“狗腿子,如果這次來你隻是與我比鬥一番的話,那那就恕在下不奉陪了!”說著他便轉身朝著院門走去。

“且慢!剛纔隻是一時興起而已,今夜見麵我們還是要聊正事的!”看到轉身就要離開的端木林海,劉戰馬上開口說道。

“現在這局麵還有什麼好說的,先讓劉達標把伸出去的手縮回來,然後我們在聊其他!”端木林海麵色陰沉的說道。

聽到此話的劉戰不由得眉毛一挑,但是隨即便賠笑道:“這都好說,隻是一些身外之物而已!劉家雖然像要拓寬商路但是也不會在意這一點蠅頭小利!”

看著此刻打著哈哈的劉戰,端木林海沉吟道:“你這是同意了?”

此刻的劉戰點頭道:“放心我劉戰說出去的話,就一定算數!”

說道這裡劉戰忽然話鋒一變道:“好了,此事解決了,那麼我們繼續聊聊其他的事情如何?”

看著此刻又變換了表情的劉戰,端木林海心中暗罵一聲老狐狸,但是依舊開口詢問道:“說罷你這有什麼條件!”

聽到端木林海的話後,劉戰的目光一凝道:“嗬嗬!其實此事呢當年我家二弟也曾經跟你提過,隻是後來我家逢變故,劉達標也被你接走,此事就作罷了,而現如今達標也已經回到了劉家,今天正好藉此機會我在跟老哥你提上一提!”

看著眼前一臉微笑的劉戰,端木林海直接開口道:“此事不用在提,當年冇成他們的緣分也就算是儘了!”

聽著端木林海如此肯定的拒絕,劉戰卻是笑著說道:“你我皆是明白人,現在我們倆家想要和平的解決此事的話,這將是最好的辦法!不然如果真的動起手來,恐怕會落得兩敗俱傷的結果,那樣的話道是讓暗中旁觀的人摘了桃子。”

看著劉戰此刻那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端木林海的目光之中滿含殺機。

“嗬嗬,看來你這狗腿子找就算好了這步,難怪之前你一隻隱忍不出,原來你是在這等著我呢!TMD狗腿子劉戰你這是想給我連根一起吞下肚啊!你這算盤打的真是叮噹亂響啊!”

端木林海語氣冰冷的喝道,說話間,體內的極寒的元氣已經緩緩流淌在了手掌之上。

劉戰聞言卻是毫不避諱道:“都這把年紀了,你看看你還動不動就暴躁!其實這件事對於我們倆家來說是雙贏的局麵,而且達標那小兔子,也是你看著長大的!他雖然頑劣了一些丹是本性還是不壞的!”

端木林海冷哼一聲道:“本性不壞?你們老劉家的種有那個是本性好的!”

“老哥這句話說的可就有些過分了,當年你家老大不也是迎娶了我劉家的女子過門,雖然後來他們夫婦二人隕了,不然今天我們倆家又豈會搞到如此地步!”

聽到說起他們家老大,端木林海強壓的火騰一下便著了,然後指著對麵的劉戰怒喝道:“你還有臉跟我提端木蕭嵐,要不是你們劉家想要海底避艮草,我家老大豈會陪著劉瑤一起去到海底古蹟,如果不去他又豈會年紀輕輕便隕掉了!”

劉戰看著這眼前全身都升騰這藍色寒氣的端木林海,心下暗叫一聲不好,但是他麵子上卻依然微笑道:“當年的事情,真的隻是個意外,我們劉家不也損了好幾名嫡係子弟!”

“哼!本就是你們劉家的事情,死上幾個劉家的人難道不是正常嗎?”話音剛落,端木林海便直接轉身就要離去。

看著遠去的端木林海,劉戰馬上從懷裡掏出了一塊巴掌大小的黑色鐵片道:“這是我們劉家的聘禮,不知道能不能表達我們劉家的誠意!”

就在鐵片被拿出來的瞬間,小院內的空氣頃刻間居然霧化了起來,不僅如此外麵那層金色的防禦陣法之上,居然都出現了一層淡淡的冰霜。

這一刻的端木林海原本抬起的腳,在此慢慢的落下,然後眉頭緊皺的扭頭朝著黑色鐵片看去。

隻見在這看似老舊的鐵片,其中居然蘊化了一股連他都感覺道心驚的極寒之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