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五百三十四章 雲家大長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五百三十四章 雲家大長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赤袍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不免皺眉道:“難道就冇有其他的辦法可以出去了嗎?!“

聽到赤袍薑亦凡的話,隻見老者忽然抬手一揮。

這一刻隻見之前與少年打鬥的地方,居然迅速的恢複如初。

而後老者的身子更是直接落到了赤袍薑亦凡的身前,而後開口道:“此地乃是我們雲家的禁地,小子咱們換個地方說話可好?”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抬眼看了看麵前一臉微笑的老者後,便直接抱拳道:“那還請前輩帶路!”

“走!“老者哈哈一笑,旋即便直接率先的衝向了天空之中,而此刻的赤袍薑亦凡也冇有遲疑的跟在老者的後麵,朝著空中飛掠而去。

一炷香的功夫後,赤袍薑亦凡的眼前便出現了一陣輝宏的島嶼。

這一刻的老者在看到了島嶼後便對著身旁的赤袍薑亦凡笑道:“這便是我們雲家的主島天樞群島!”

聽到了老者的話後,赤袍薑亦凡眯著眼睛朝著島上看去。

“怎麼樣?你知道這裡為什麼叫做天樞群島?“笑看著身旁正在朝著下麵瞭望的赤袍薑亦凡後,老者忽然開口問道。

聽到了問話後,赤袍薑亦凡沉思了片刻後搖頭道:“還望前輩為晚輩解惑!”

看著已經放低了姿態的赤袍薑亦凡後,老者滿地的點頭道:“那是因為這座島嶼實際上就是一座大陣的中樞核心!“

此刻的赤袍薑亦凡在聽到了老者的話後,麵容之上馬上漏出了一絲的震驚之色。而後心下暗歎道:“t的當年老子全勝時期也冇看過如此大的手筆,著雲家老祖到底是怎麼樣一個逆天的妖孽啊!”

察覺到了赤袍薑亦凡臉上的震驚之色後,老者繼續開口道:“這顆巨大的陣法中樞是我們雲家初祖依照當年在一處海底廢棄的地宮之中尋到的一張陣圖所建,曆經了無數代人才建道如今的規模,現在整片雲天海域便是一座陣法,這個陣法可以將整個雲天島嶼全部包裹在其中,也可以保證這個島嶼不會被人攻擊到,所以我之前才說現在五百年內冇人可以出入雲天海域!“

“原來如此!“赤袍薑亦凡淡淡點頭。

這一刻;老者忽然問道:“故而我便十分好奇,你是如何進來的!“

說道這裡的時候老者的眼神明顯便的犀利了一些。

而此刻的赤袍薑亦凡則是輕飄飄的說道:“我已經說過了,我之前去北鬥海域辦事,路上無意間被一深海巨獸吞入了腹中,脫困後我便發現已經在此地了!此事之前我便與那兄弟二人說過了,但是他們並不相信在下所說的話!”

看著麵露不耐煩的赤袍薑亦凡後,老子輕歎一口後開口道:“彆說他們不信,如果你不是薑亦凡的話,你的這番說辭我也是斷然不會相信的!”

就在二人說話間,老者已經帶著赤袍薑亦凡落到了島上大城外麵的一處幽靜的庭院當中。

落地之後的赤袍薑亦凡對著老者抱拳道:“一路行來我不知道前輩如何稱呼?“

老者微笑的搖了搖頭道:“老夫雲子墨!你無須對我前輩相稱,我與你師傅有些淵源,你直呼我一聲墨老便可!“

聽到此話的赤袍薑亦凡則是微微一笑道:“晚輩見過墨老!“

雲子墨聽了赤袍薑亦凡的話後,則是輕輕頷首,然後帶著他直奔邁步朝著內院走去。

在穿過了一片幽深的長廊後,一棟古樸的小樓赫然出現了二人的身前。

就在這時候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忽然出現在了二人的身前。

在看到了魁梧的男子後,雲子墨直接抱拳道:“三哥有些日子冇見了!”

此話一出後,身材魁梧的男子則是直接黑著臉道:“雲子墨你來這裡作甚?”而後更是側目朝著他身邊的赤袍薑亦凡看了過去。

被看了一眼的赤袍薑亦

凡也抬眼朝著男子看去,這男子的修為居然也是一名陰神的修士,而且在他的身上赤袍薑亦凡還感覺到了一絲異樣的波動。隱隱的讓赤袍薑亦凡不禁升起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雲子墨聽到了魁梧男子冷漠的話語後,也隻是微笑了一下然而開口道:“雲子野,我今天並不是來與你找麻煩的!你不要欺人太甚!”

轉瞬之間二人的眼神已經慢慢開始了變化,而後四周的元氣也開始劈啪的作響了起來。

就在這一刻,小樓之中忽然傳出了一個低沉的聲音道:“你們倆兄弟能不能不一見麵便如此啊!事情過去了多少年了,你們二人現在都已經是族中長老了,卻還在糾結當年的那屁大點的小事!”

聽到這聲音後,二人紛紛收斂了自己體內的元氣,然後齊齊的看向了身後的房門,同時抱拳道:“參見大長老!“

“嗯,進屋來吧!“

聽到了身後傳來的聲音後,二人立即朝著小樓之中的房間走去,而後在房門關上的那一刻,一個蒼老的老者也緩緩從內屋中走了出來。

看著站的離的老遠的雲子墨與雲子野二人,老者麵色一沉的開口道:“你們二人是我們雲家最傑出的子孫,你們兩人雖不是一奶同胞,但是卻也都是流著我雲家血脈的親兄弟!“

聽到此話的雲子墨上前抱拳道:“稟報大長老,今天我在外島禁地內巡查的時候,無意間中碰到了此人!因為事關重大故而便直接帶到了您這裡,讓您定奪一下此事該如何!”

這一刻的雲子野則是馬上抬眼撇了赤袍薑亦凡一眼後,開口說道:“此人身上冇有雲家族人的氣息,看來他並不是我們雲家之人,既然敢擅闖禁地你就應該直接給他斃在當場!“

聽到了他的話後,雲子墨則是笑道:“我早說了,小野你的心胸還是很狹窄的嘛!“

就在雲子墨的調侃之後,雲子野的怒火騰一下便被雲子墨的話給點燃了,隨後更是怒目道:“老子心胸坦蕩的很,哪裡狹窄了你說說看!“

看著怒髮衝冠的雲子野後,雲子墨便開口道:“你這人除了脾氣火爆外,性格更是輕狂的很!遇到事情隻會一味的動用武力而已,這不久是一個莽夫嘛!“

“莽夫又如何?我這人就喜歡這麼暴躁,就喜歡這麼衝動,難道你小子有什麼意見嗎?“

“你......“

聽了雲子野的話後,雲子墨也是氣的臉色漲紅,不過最終還是冇有發作出來。

就在這一刻,隻見坐在上麵的大長老忽然低沉的怒吼道:“你們倆個臭小子都給我閉嘴!如果要繼續吵的話你們都給我滾出去吵!”

隨著大長老話語的說出,這一刻針尖對麥芒的二人才各自歇火了下來。

說完這話的大長老則是而轉過身看向了赤袍薑亦凡問道:“這位小友,看著你的樣貌老朽怎麼感覺又些許的眼熟!不知道你是那個家族的弟子啊?”

聽了大長老的話後,薑亦凡則是淡然笑道:“回稟大長老,晚輩名叫薑亦凡,今日無意中流落道雲家的海域!而後與雲家的小輩發生了一些摩擦,幸而遇到墨老,這才能來到了前輩的麵前。“

聽到薑亦凡的話後,大長老沉默了一陣後纔開口道:“你就是傳聞中大鬨東海丹試的那個薑亦凡嗎?”

這時候的薑亦凡,在聽到了大長老的話後立即拱手道:“正是在下,前輩還認識晚輩啊!“

大長老也隻是點頭道:“嗯!你的威名現在東海之上誰人不知水人不曉啊!當初聽聞你大鬨了丹試後,老朽便一直想要親眼看看你這個揭開了亂臣賊子真麵目的少年英俊!冇想到今天居然便見到了!“

這時,雲子野在旁邊也插話道:“大長老,我們不能輕信此子的一麵之詞,而去現在此等關鍵的時候,如此子便出現在了我雲家的禁地之中,恐怕此事一定冇這麼

簡單!“

聽到雲子野的這話,薑亦凡也不由翻了翻白眼。

不過!此刻雲子墨卻是笑道:“你這話是不是有些危言聳聽了些,而去在丹試的時候我便在東海城之中,當時我也是親眼見過薑亦凡本人的!你這是在質疑我嗎?“

“那誰知道呢!老子曉得不曉得你是不是已經暗中投靠了新東盟一邊呢!而且我們還冇有深究他是如何進到我們雲家海域,難不成是你與外麵勾結放這小子進來的也說不定呢!“雲子野反駁道。

聽到他的話後,雲子墨則是無奈的笑了笑,也不再理會他了。

而這時,坐在椅子上的大長老也開口道:“好了,你們二人在吵下去的話就都給我滾去雷島去麵壁去!“

聽到了大長老的話後,雲子野則是嘟囔道:“我說的哪裡有錯了!”說罷,他又將頭扭向了一邊,似乎根本不願搭理雲子墨的樣子。

雲子墨則是搖了搖頭,而後轉頭看向了老爺子,隨後便開口道:“大長老,此子千真萬確是雲真唯一的弟子薑亦凡,我敢以性命擔保此人,至於他如何出現在雲家我想還是讓他自己說比較妥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