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五百三十六章 雲家的算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五百三十六章 雲家的算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來到洞穴的門口之後,雲子墨便直接走了進去。

赤袍薑亦凡見狀,也是急忙跟在了他的身後,隨後就看到在他們的麵前是一條寬闊的通道,在通道的前方則是一塊平整的地麵。

在地麵上還有著一層淡淡的白霧繚繞。

在雲子墨的帶領下,二人很快便走到了通道的儘頭,然後就看到在儘頭有著一個石室。

走進石室之後,雲子墨便對著赤袍薑亦凡介紹道:“這裡便是你居住的洞府了,還有什麼需要的你在與我說到時候我便會差人去安排。“

赤袍薑亦凡對著雲子墨抱拳道:“關於離開雲天海域的事情還請墨老多費心,晚輩在此先謝過墨老!“

“嗯,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儘力去辦的!既然這樣那你就好好休息,我還有事就不陪你了。“說完他便轉身離開了。

看著他逐漸離去的背影,薑亦凡也是輕歎一聲。

他的目光看向了周圍,隻見在石室的中央有著一張桌子和一些木椅,在木椅旁邊則是有一張玉石的床榻,整體裝飾還是頗為簡樸的。

隨後隻見他直接盤坐到了玉床之上,而後閉目開始調養起了身子。

這一次雖然他成功的取回了左臂與部分神魂,但是也受了極重的傷!

在巨獸腹中險些被蒼藍命珠給震死,而後還被雲家那兩個小崽子藉著大陣之威再次重創。

雖然之後雲子墨催動大陣幫其強行恢複了一波,但是現在的傷勢已經無法自己控製了,他必須儘快恢複才行!

想到此處盤坐在了玉床上的赤袍薑亦凡身形忽然就是一陣蠕動之後,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從他的身體上散發出來。

隨後其的手上和身上的肌膚開始慢慢變得赤紅了起來,而後隻見一根根漆黑的青筋在赤紅的皮膚上赫然的爆了出來,如果這一刻又修士在一旁的話,這種異象足以讓其餘的修士震驚了。

但是這並未停止他的運動,而是繼續吸收著空氣中的元氣。

一刻鐘的時間很快便過去了,此時的赤袍薑亦凡身上的赤紅開始慢慢的退去,但是其身上卻是依舊在吸納著空氣中的元氣。

幸虧雲子墨為他挑選的這處洞府裡的元氣十分濃鬱,不然經過他這一番折騰估計普通的洞府怕是回直接被其吸廢了不成!

不僅如此,赤袍薑亦凡還發現在此洞的後院不遠處居然有一快肥沃的藥田,這藥田在東海之上可都是罕見至極的東西,這一刻他的心下升起了一股貪婪之念。

調養完了之後,此刻的赤袍薑亦凡張嘴吐出了一口漆黑的濁氣後,便用神識朝著洞府外的藥田掃了過去。

隨著神思在藥田中來回的掃蕩一番後,他竟然發現了不少珍奇的藥材!

“這些藥材的年份都不低,都是數百年份以上的藥材啊!這雲天府真的是不簡單啊,怪不得他們要在這這次的東海大亂中置身事外,這雲家是想韜光養晦啊!“

此刻的赤袍薑亦凡看著眼前這一片藥田之後,雙眸都亮了起來,心裡暗自慶幸看來自己的運氣又回來了!

就在這一刻,心下還在暗喜的赤袍薑亦凡的臉色忽然就是一凝。

隻見在這處藥田的不遠處,一處大陣之中,一株全身散發著七彩之光的小樹赫然的生長在去其中。

在赤袍薑亦凡看到了這株小樹的瞬間,他的心臟忽然開始劇烈跳動了起來,而後心下大驚道:“居然是一株歸元木。”

看著眼前足有丈許高的歸元木,此刻的赤袍薑亦凡的眼神就是一眯,然後輕笑道:“看外貌這顆歸元木最起碼也的有數千年份,若是此物在外麵的話絕對能夠換下一座小島!”

想到這裡,他的內心不禁激動了起來。

不過在稍微的冷靜了一番之後,他便是將心中的火熱給壓抑了下去。

畢竟他剛剛纔來

到雲天海域冇有多久,而且他的實力也冇有達到巔峰,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貿然闖入彆人的大陣之中的話恐怕是不太合適。

但是如果能夠把這一棵歸元木給搶奪過來的話,即使付出一點代價也值了。

這一刻赤袍薑亦凡的嚴重閃過了一絲狡邪後暗罵道:“這雲子墨將特意將直接丟在此處靠近這藥田洞府內,他這是故意的讓自己看到這片藥田,他這老小子看似人畜無害心下卻是一直在暗中的算計著。”

想到此處的赤袍薑亦凡臉上忽然漏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隨後隻見赤袍薑亦凡的右手伸出,掌心之中頓時湧動起了一團黑芒,緊接著就見那團黑芒化作了一團黑煙鑽進了他的眉心之中。

不消一會兒,赤袍薑亦凡的眼神之中便露出了一縷陰森的殺意,同時口中呢喃自語道:“哼,想利用我嗎?那咱們就拭目以待吧!”

另一邊,此刻的雲子墨也已經摺返回道了剛纔的小樓之中。

“安頓好了?那小子的忽然出現你怎麼看?”雲老爺子在看到雲子墨回來之後,立馬開口詢問道。

聽聞此話,雲子墨搖搖頭道:“回稟大長老,已經安頓妥當了,此子的話我感覺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而去我感覺他應該真的是無意間流落道我們雲家的。”

雲老爺子點了點頭,然後皺眉說道:“不管他是怎麼來的,我們都不能掉以輕心!看樣子他的身上肯定有大秘密!”

對於赤袍薑亦凡的來曆,在送走了他以後便已經確認清楚了。

但是根據現有的情報來看,著為未來的東海太子早在之前便已經消失在了齊家海域之上。

看到麵色陰沉的大長老後,雲子墨開口道:“關於他為什麼在北鬥的具體的資訊還冇有查到,不過我已經吩咐外麵的雲家內線去查了,但是根據北鬥近期的傳聞來看,他應該是帶著目的入駐的北鬥!”

大長老聽聞後,便也就冇有再追究這個問題,隨後他便開口說道:“這小子辣手的很你一定要小心行事,對了關於雲子野的事我讓人去警告他的!”

聞言,雲子墨也是點了點頭,然後徑直扭頭朝著樓外走去。

翌日清晨,當天空濛蒙亮的時候,赤袍薑亦凡終於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昨夜一夜的瘋狂吸收過後,他之前所受到的傷此刻已經恢複的七七八八!

“這雲家的大陣還真是厲害!若非我拿回了部分血精,恐怕我還真的需要閉關一段時間才能調養過來。不過此刻這都已經不重要了,我現在道是十分好奇雲家會如何處理我的事情的!“此刻赤袍薑亦凡眼中露出了一抹狠辣之色後,便直接的翻身躍下了玉床而後朝著洞府外麵走去。

這時候在雲家大城內的一處的宮殿的大廳之中,大長老正恭敬的對著一位華服中年男子恭敬的說道:“雲家老祖事情便是如此,您看此事應該如何處理?”

這一刻的華服中年男子沉吟了片刻後開口到:“元德大長老,此事關係道我們雲家與新東盟的關係,此事不容馬虎,而且如果按照此子所言飛虛的話,那麼我們雲家便一定要尋到那隻可以隨意進入我族大陣的深海巨獸!”

聽到此話的雲元德大長老麵色沉吟的道:“我已經安排人去查了,但是目前為止仍然未能查到什麼蛛絲馬跡。想來也許那海獸已經遊離了我們雲家的海域。”

就在這時候大廳的門外,雲子墨忽然走了進來道:“拜見老者與大長老!”

看到走進來的雲子墨後,雲元德笑道:“怎麼樣那小子這一夜可有什麼異動?”

雲子墨恭敬的回答道:“回稟雲家老祖與大長老,此子倒是冇有什麼異動,一整夜都在洞府之中盤膝打坐恢複傷勢。“

“看來著小子很沉得住氣嘛!大片的藥田就在其眼前他都不為所動。“聽完了雲子墨話都雲元德輕

笑道。

此刻雲子墨繼續道:“一會我便去薑亦凡的洞府,故而先來請示一下,如果他問起離開一事我該如何答覆?”

聽到這句話,雲元德沉吟了一下便開口道:“依我來看你此刻不用急著去答覆他,如果他執意要走的話,你便可以帶他傳送到外海去讓他親自嘗試一番便是!“

聽到雲元德此言,雲子墨頓時疑惑的道:“我明白大長老的意思了!您是想將其暫時困在我們雲家嗎?“

這時候坐在上座一直未開口的雲家雲家老祖忽然開口道:“現在隻能暫時這樣,等將事情都調查明白後,我會與大長老商量出一個妥善的處理方法的!”

聽到雲家老祖的話後,雲子墨立馬對其躬身道:“屬下知道了!那麼屬下現在就去安排此事。“

“嗯。你且去吧,我在這裡等你!“雲元德點了點頭後,開口道。

雲子墨聽後便點了點頭,隨後轉身走了出去。

在雲子墨走出大殿以後,雲元德的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了一抹笑容。

這個時候,雲元德則是看著雲家老祖,開口詢問到:“老祖您的意思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