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五百三十七章 靜觀其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五百三十七章 靜觀其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聽到這句話,雲元德沉吟了一下便開口道:“依我來看你此刻不用急著去答覆他,如果他執意要走的話,你便可以帶他傳送到外海去讓他親自嘗試一番便是!“

聽到雲元德此言,雲子墨頓時疑惑的道:“我明白大長老的意思了!您是想將其暫時困在我們雲家嗎?“

這時候坐在上座一直未開口的雲家雲家老祖忽然開口道:“現在隻能暫時這樣,等將事情都調查明白後,我會與大長老商量出一個妥善的處理方法的!”

聽到雲家老祖的話後,雲子墨立馬對其躬身道:“屬下知道了!那麼屬下現在就去安排此事。“

“嗯。你且去吧,我在這裡等你!“雲元德點了點頭後,開口道。

雲子墨聽後便點了點頭,隨後轉身走了出去。

在雲子墨走出大殿以後,雲元德的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了一抹笑容。

這個時候,雲元德則是看著雲家老祖,開口詢問到:“老祖您的意思是?“

此刻的雲家老祖淡然一笑道:“我們也並未誆騙他,現在的雲天海域內確實是不能進出的,等到外麵的事情調查明白了以後。我們自然會給他一個選擇的,既然藥田無法打動他,留給他的變隻有闖關與迎娶這兩條路了。“

雲元德聽到這些話後,眉頭皺起道:“老祖是打算將此子綁到我們雲家的船上?“

“難道你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可以讓其登上我們雲家的小船嗎?“雲家老祖開口反問道,隨後大袖一揮,一股無形的力量直接籠罩在了大廳的四麵八方,將整個大廳籠罩的滴水不漏。

看到這一幕的雲元德連忙躬身道:“一切全聽老祖安排!”

“嗯!“雲家老祖淡淡應聲道,隨後便閉目養神起來。

而此刻的雲子墨離開大殿後便直接衝回了自己的住處。

閃身進入道了一間密室中後,雲子墨便直接抬手在懷中拿出了一顆散發著藍光的珠子。

隨後隻見他抬手便將珠子按到了密室中心的一處凹槽之上。

隻聽到哢的一聲清響後,這顆藍色的珠子居然嚴絲合縫的嵌入了其中。

就在珠子進入的瞬間,密室之中忽然亮起了道道藍芒。

做完這一切的雲子墨才安心的盤坐在了地上,

因為雲子墨知道,雲家主島的護族大陣會監視在島上的每一個人,故而他纔會在密室內佈置一個隱蔽的陣法,如此一來就算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怕被彆人聽到,而且即使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個時候隻要他一個念頭,便會將陣法啟動。從而避免了危險的發生。

隨後隻見他抬手拿出了一張破舊的符篆,然後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密室的地板之上。

就在他將符篆放在地上的瞬間,隻見一道黑光在其上忽然升騰而起。

隨著黑光的升起隻見一道模糊的人影赫然的出現在了雲子墨的眼前,而這人便是那個黑衣蒙麵男子。

此刻這雲子墨在見到後黑衣蒙麵男子,當即拱手行禮道:“拜見,暗影使大人!”

黑衣蒙麵男子點了點頭,然後對著雲子墨道:“忽然找我又何事?”

雲子墨微微沉吟了片刻,然後緩緩道:“回稟暗影使大人,昨天雲家來了一名本不該出現在此地的大人物,屬下已經順利的將接待此人的事情接了下來!”

“哦?你們雲天府不是已經開啟護族大陣了嗎?這時候還能有人進去?莫不是之前便隱藏在你們雲家的吧!”

聞言,黑衣蒙麵男子的臉色微冷的說道。

聽到此話的雲子墨見狀繼續開口道:“此人絕對是在大陣封閉之後進入的。

黑衣蒙麵你男子饒有興致的笑道;“你居然敢如此肯定,我到是真的很好奇這人是誰了!”

此刻的雲子墨眼神微微一眯然後開口道:“此人的忽

然出現,也許真的會影響主人在雲家的佈置的局,這樣的話我們之前談的條件是不是需要更改一下呢?”

此話一出,蒙麵黑衣男子的眼底頓時閃過了一抹殺意,但是隨即輕笑道:“想要抬高條件,那就要看看這人值不值了。”

這一刻的雲子墨則是慢悠悠的開口道:“雲真唯一的弟子,東海最年輕的大丹師,新東盟的太子爺,暗影使大人大人你感覺這幾個稱號夠不夠呢?”

聽到了雲子墨的報出的一連串名頭後,蒙麵黑衣男子居然失聲道:“不可能薑亦凡怎麼會忽然出現在你們雲家?”

隻見雲子墨反手拿出了一塊白色的玉簡然後直接抬手將其掐成了粉末。

隨著玉簡的破碎,隻見在二人的麵前馬上浮現出了赤袍薑亦凡的容貌。

在看到赤袍薑亦凡的瞬間,蒙麵黑衣的眼神頓時就是一縮,然後一字一句的開口道:“雲真這小老兒居然將這小兔崽子送到你們雲家的!他到底想乾什麼!”

聽到了蒙麵黑衣男子的話後雲子墨微笑道:“怎麼樣現在我們能談談條件了嗎?”

隨著粉末的消散,赤袍薑亦凡的身影也漸漸的消散在了密室之中,抬眼看向了雲子墨的黑衣蒙麵男子點了點頭道:“好了,下麵就說說你的要求吧!.

此刻在雲家主島城外的彆院洞府的山巔之上,一身赤袍的薑亦凡此刻正舉目眺望著不遠處的雲家主城。

“雲家的護族大陣,果然厲害啊!“薑亦凡感歎道:“幸虧昨天晚上我並未妄動,要不然老子恐怕還未采到靈藥,便會直接會被雲家大陣定當場,那樣以來在想要離開這雲家恐怕就要難比登天了!”

想到這裡,此刻的赤袍薑亦凡不免輕笑了幾聲,而後更是帶著一副玩味的表情暗道:“這雲家真的是越來越有趣了!”

原本他也隻是以為雲家隻是一個避斬的弱小家族,但是當親身嘗試過雲家的陣法滋味後,赤袍薑亦凡已經完全收起了這份輕視,彆的不說就這護族大陣便足以讓其的實力在東海之上排名前幾。

要知道這樣的勢力還需要避戰的話,那麼比他弱小的多的齊家豈不是就要直接逃出東海了。

想到這裡的赤袍薑亦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輕聲的說道:“既然如此,那麼我還真的不急著離開了,我到是要看看這雲家到底想搞什麼名堂。“

說完,赤袍薑亦凡身子一晃便消失在山巔之上。

這一刻在赤袍薑亦凡的洞府門口,隻見一道白色的遁光忽然從天而降。

隨著遁光的化去,一身白袍的雲子墨則是手中提著兩罈好酒,麵帶微笑的朝著洞府大門走去。

就在其走到了洞府大門外麵的時候,忽然在其身前蕩起了層層陣法的漣漪。

看這眼前的層層赤色的漣漪,這一刻的雲子墨眼神就是一眯,而後隻見他輕輕的抬手就是一揮。

這片赤色的漣漪之上居然赫然的裂開看一條數丈長的裂口。

隨後雲子墨更是直接邁步走入了裂口之中。

就在其走入裂口的水晶,身後的漣漪居然再次的合併道了一起。

原本的居然也恢複如初。

而此刻卻已經邁步走入了洞府之中,先將美酒放到了桌案之上後,雲子墨便直接坐在了大廳一旁的一張木椅之上。

隨後隻見雲子墨,端起一杯熱氣繚繞的茶壺,先是用滾燙的茶葉在茶盞之中浸泡著,然後這才緩緩的倒入了茶碗之中,緊跟著雙手快速的捏了一個印訣,頓時一股青煙便冒了出來。

雲子墨一飲而儘,而後長舒了一口氣後道:“好茶!好茶啊!”

而隨著雲子墨的話音落下,門外卻是傳來了一個溫潤的聲音:“這茶雖然香,但是這水可就差強人意了,我這尋遍了附近也冇能找到一處靈泉,要不然這茶湯可以更加濃鬱一些的!”

伴隨著這道聲音的響起,隻見一身赤袍的薑亦凡麵帶微笑著大步走入了客廳之中。

雲子墨見到歸來的赤袍薑亦凡後,馬上站起身子微笑道:“想要上好的靈泉的話,可以跟我知會一聲,我便給薑小友帶來島上最好的靈泉嘛!”

聽到這雲子墨的話後,赤袍薑亦凡則是搖了搖頭笑道:“我倒是無所謂了,隻要有茶喝,其他的都無所謂!”

看著麵前此刻雲淡風輕的赤袍薑亦凡,雲子墨不由得挑眉一笑道:“既然感覺我雲家還不錯的話,那薑小友便在雲家歇息一段時間可好?”

聞言,薑亦凡則是搖了搖頭,然後直接在雲子墨對麵的木凳之上坐了下來。

看著眼前的薑亦凡,雲子墨淡聲道:“現在即便薑小友想離開怕是也無法走出雲家的這片海域,這護族陣法乃是我雲家的先祖所留,除一旦開啟就連雲家老祖跟大長老都無法隨意出入。而且就算是我雲家的嫡係血脈,若是擅闖雲家大陣的話,那麼等待他們的便是大陣的瘋狂反噬,如果不信的話我可以帶著小友去嘗試一下,但是後果還需小友自行承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