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天機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五百三十八章 天機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伴隨著這道聲音的響起,隻見一身赤袍的薑亦凡麵帶微笑著大步走入了客廳之中。

雲子墨見到歸來的赤袍薑亦凡後,馬上站起身子微笑道:“想要上好的靈泉的話,可以跟我知會一聲,我便給薑小友帶來島上最好的靈泉嘛!”

聽到這雲子墨的話後,赤袍薑亦凡則是搖了搖頭笑道:“我倒是無所謂了,隻要有茶喝,其他的都無所謂!”

看著麵前此刻雲淡風輕的赤袍薑亦凡,雲子墨不由得挑眉一笑道:“既然感覺我雲家還不錯的話,那薑小友便在雲家歇息一段時間可好?”

聞言,薑亦凡則是搖了搖頭,然後直接在雲子墨對麵的木凳之上坐了下來。

看著眼前的薑亦凡,雲子墨淡聲道:“現在即便薑小友想離開怕是也無法走出雲家的這片海域,這護族陣法乃是我雲家的先祖所留,除一旦開啟就連雲家老祖跟大長老都無法隨意出入。而且就算是我雲家的嫡係血脈,若是擅闖雲家大陣的話,那麼等待他們的便是大陣的瘋狂反噬,如果不信的話我可以帶著小友去嘗試一下,但是後果還需小友自行承擔!”

薑亦凡聞言麵色就是一沉,然後直接抬眼朝著雲子墨看去開口道:“既然墨老都已經這般說了,那我便信了墨老的這番說辭,隻是希望墨老你不要忘記你之前答應我的話。”

雲子墨聞言微微一笑,然後直接伸手在虛空之中一抓。頓時便看到一把通體冒著銀光令牌出現在了他的手掌心內。

看著其手中令牌的瞬間,赤袍薑亦凡的眼中也露出了一絲精芒,然後開口問道:“墨老者是何意?”

此刻的雲子墨淡淡的笑道;“小友交托的事情老朽時時刻刻都惦記在心中,故而昨夜我便去拜見了老祖,並將你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其敘述了一遍,並且還把你的要迫切離開的事情也一併告知了老祖。”

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直接站起身來,而後更是對著雲子墨抱拳道:“讓墨老費心了,我在給先謝過墨老了!”說著他便對著雲子墨鞠了一躬。

看到這一幕的雲子墨則是馬上抬手扶住了赤袍薑亦凡笑道:“先彆謝我,此事事關重大,就連老祖也冇辦法輕易定奪此事,故而他近日便會跟幾位大長老商談一下,看看能不能想出一個解決的辦法!”

說完這話的雲子墨直接講手中的令牌朝著赤袍薑亦凡麵前遞了過去,而後繼續開口道:“這是我們雲家的客卿令牌,拿著這塊令牌薑小友便可以進入我們雲家主城之中了。”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毫不遲疑的接過了雲子墨手中的令牌,而後臉上忽然漏出了一抹嚴肅的朝著雲子墨輕輕笑道:“這算是雲家主動讓我當你們的客卿嗎?”

看著一臉嚴肅的赤袍薑亦凡,這一刻的雲子墨則是擺手道:“如果薑小友想當我雲家客卿的話,那我是求之不得的,如果你不想擔任這種閒職的話,我們雲家也定不會強求,一切全憑薑小友自己的意願。”

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看著,眼前雲子墨滿臉真摯的模樣,便直接轉過身體朝著洞府大門走去。

看到轉身而去的赤袍薑亦凡,雲子墨的臉上則是漏出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而後更是直接跟了上去。

就在兩人剛剛走出洞府的瞬間,赤袍薑亦凡的忽然大手就是一揮,而後隻見在這洞府的外麵忽然閃過了一抹赤芒。

這末赤芒化成了一片赤色的霧氣直接被其吸入到了袖口之中。

看到這一切的雲子墨也不由的眼神就是一眯,然後打趣的說道:“都說薑小友乃是東海最年輕的大丹師,冇想到小友在陣法一道上也又不俗的造詣啊!”

薑亦凡微微一笑道:“這些都是雕蟲小技罷了,比起你們雲家這座輝宏的護族陣法,我的簡直是不值一提!”

“哈哈……”

爽朗的大笑一聲,雲子墨的雙眼中猛

的爆射出一道銳利的精芒,然後語氣冷厲的道:“既然我雲家邀請薑小友入住我雲家,我雲子墨便不會虧待了薑小友,這是我雲家一份薄禮,薑小友收下吧!”

聽到雲子墨的話,赤袍薑亦凡不敢拒絕,直接從雲子墨的手中接過了那錦盒,然後恭敬的開口說道:“雲老爺子實在太客氣了!”

雲子墨輕笑一聲道:“我雲家雖不善武鬥,但是卻擅長奇陣,尤其是我們這護山大陣,威勢極大。而且此陣法可攻可守,防禦力量堪稱恐怖,就算是聖人入到我們這陣法之中怕是也討不到半分好處!”

“確實厲害,我剛到此地就險些被你們雲家小輩借用陣威震死在當場!”薑亦凡的苦笑著調侃道。

聽到此話的雲子墨也隻能尷尬的搖了搖頭。

就在二人說話間,已經飛入道了主成的外圍。

這時候的雲子墨忽然開口道:“雲家主城的空中佈滿了大小法陣,故而我們需要步行才能進入城中。”

眯著眼睛看向了眼前天空的赤袍薑亦凡點頭道:“墨老帶路便是!”

這一刻二人已經落到了主城的門口,隻見在城門的牌匾之上,赫然寫著天機城三個大字。

這時候把守城門的雲家親衛在看到了雲子墨到來後便直接齊聲道:“參見墨管事!”

看著麵前整齊劃一的雲家子弟,赤袍薑亦凡便對著身旁的雲子墨笑道:“雲家由此實力,卻封了海域真是可惜啊!”

雲子墨擺手回道;“我們雲家隻懂得一些淺薄的陣法,真正打鬥起來隻有任人宰割的份,哪裡值得可惜,我們不出山是我們雲家由自知之明而已!”

就在二人閒聊中,雲子墨已經帶著赤袍薑亦凡來到了城中一座古樸大氣的彆院的門前,而後開口介紹道:“這裡便是我雲家為薑小友占時選定住所,至於其他方麵的事情,薑小友大可放心,一單又了結果我定當第一時間來通知小友。”

此刻隻見一位頭戴小帽的老者急忙的走了出來,然後對著雲子墨與赤袍薑亦凡躬身道:“拜見墨管事與薑供奉,已經按照管事的吩咐將裡麵都清理妥當了。”

“嗯!你下去吧!”雲子墨輕笑一聲。

隨後雲子墨便領著赤袍薑亦凡緩緩的走向了彆院的內院,走在一片幽深的竹林之中,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輕笑一道:“這裡倒是要比那洞府要奢華上不少,但是看著這規模還是比齊家的彆院差了一些。”

雲子墨聽到此話也是不禁無奈一歎道:“冇辦法呀!咱們雲家是陣法世家,平日的大部分用度都要花費在采買囤積一些陣法材料之上,故而其他的地方便是差了一些,不像薑小友去過的齊家那般財大氣粗。”

而這時候,薑亦凡則是直接開口道:“原來如此,既然來了我也不會白白的占了你們雲家的便宜,我可以幫你們雲家煉製一爐丹藥,但是材料方麵還需要你們雲家自己出,我這流落到此身上是窮的很呢!”

而後薑亦凡便看向了雲子墨,而雲子墨也同樣看了一眼赤袍薑亦凡,嘴角微微翹起,然後便開口道:“如果東海最年輕的大丹師能為我雲家開爐煉製一爐丹藥的話,那顆真的是我雲家的福氣啊。”

薑亦凡笑了笑道:“墨老不必客氣!”

說話間,雲子墨和赤袍薑亦凡已經走出了竹林。

竹林的外麵是一座八角的小樓,此刻一位老者正安靜的站在樓前,當看到雲子墨的到來,老者直接躬身道:“拜見墨老爺子,拜見薑供奉!“

雲子墨的眼神就是一眯,而後開口問道:“你怎麼會在此處?”

老者微笑著道:“我是奉大長老之命,特意在此處恭迎二位的,大長老說了,等你將薑供奉安頓好後,他讓你去他的彆院一趟,說是有事情找你!”

聽到此話的雲子墨與赤袍薑亦凡便斜眼對視了一眼。

這一刻老者再次對著二人抱了一拳,然後便直接扭頭朝著竹林走去。

看到了老者離開以後,雲子墨直便直接帶著赤袍薑亦凡進入小樓之中。

進到小樓中後,雲子墨則是開始招呼薑亦凡坐下,然後更是直奔主題道:“薑小友先在此處休息一番,等到明日一早我派人送薑小友道城內的丹坊去看看。“

“好,那便有勞墨老了。“

說著薑亦凡便在雲子墨的招呼下走到一邊坐下。

就在雲子墨離開之後,赤袍薑亦凡在環顧了一下四周後,眼神忽然變的犀利了起來,而後心下暗道:“這小樓之中的探查陣法居然又不下數十座之多,雲家你們還真看的起我啊!“

一座簡樸的地宮之中,此刻麵色難看的雲子野正從一處密室隻中走了出來,而後更是拿出了一枚傳音符放在身嘴邊低語了幾句後,傳音便在其手中自燃了起來。

隨著傳音符化成了飛灰以後,此刻的麵色陰沉的雲子野低聲道:“雲子墨這回老子承認你贏了,但是你彆高興的太早,等我父回來我一定叫你好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