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各懷鬼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五百三十九章 各懷鬼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看到了老者離開以後,雲子墨直便直接帶著赤袍薑亦凡進入小樓之中。

進到小樓中後,雲子墨則是開始招呼薑亦凡坐下,然後更是直奔主題道:“薑小友先在此處休息一番,等到明日一早我派人送薑小友道城內的丹坊去看看。“

“好,那便有勞墨老了。“

說著薑亦凡便在雲子墨的招呼下走到一邊坐下。

就在雲子墨離開之後,赤袍薑亦凡在環顧了一下四周後,眼神忽然變的犀利了起來,而後心下暗道:“這小樓之中的探查陣法居然又不下數十座之多,雲家你們還真看的起我啊!“

一座簡樸的地宮之中,此刻麵色難看的雲子野正從一處密室隻中走了出來,而後更是拿出了一枚傳音符放在身嘴邊低語了幾句後,傳音便在其手中自燃了起來。

隨著傳音符化成了飛灰以後,此刻的麵色陰沉的雲子野低聲道:“雲子墨這回老子承認你贏了,但是你彆高興的太早,等我父回來我一定叫你好看。”

話畢,雲子野也不在繼續停留,身形閃爍間便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天機城,雲家的議事大廳中。

雲家大長老正滿臉怒意的看向下方的一個老嫗道:“雲子野那小子真的是越來越放肆了!幸虧我提前發現不然現在必然已經鑄成了大錯!這小子現在這般都是你平日縱容出來的!”

聽到大長老的怒斥後,隻見老嫗隻是莫不吭聲的看著眼前暴怒的大長老。

過了片刻後老嫗這才輕輕歎了口氣,道:“子野的性格確實是被我們慣壞了。”

說完後老嫗頓了頓,接著道:“我知道你生子野的氣,可他終究也是我們雲家的嫡係血脈,就算他犯了天大的錯,你也不應該如此的責罵他。”

“哼……”冷哼了一聲,大長老卻並未在多說什麼。

而後老嫗便站起身朝外走去。

見狀大長老隻是皺了皺眉頭,並未阻止。

待到老嫗離開以後,大長老這才喃喃的自語道:“子野這逆子,如果還這樣魯莽下去,早晚會給雲家招來大禍。”

話音未落在議事大廳外,雲子墨的聲音響起道:“子墨拜見大長老與蘇姑姑!”

隨著話音的響起,原本還在怒目的大長老,慢慢下壓了火氣後開口道:“你來了啊子墨,怎麼樣薑亦凡的那麵你情況如何?”

此刻雲子墨已經邁步走入了議事大廳,聞言微笑道:“一切順利,目前薑亦凡已經入住道了天星樓內,不僅如此他還親口提出想要為我們雲家開爐煉一爐丹藥。”

“哦?他要開爐煉丹?”大長老雙眸一亮。

“既然如此,那這件事情就交由子墨去做吧,我相信你的判斷,你一定能夠找到最適合的人選。”

話落,大長老便揮了揮手示意雲子墨退下。

見狀,雲子墨便恭敬的彎腰行禮後轉身離去。

看著雲子墨離去的背影,大長老的眼底閃過了絲絲光芒。

雲子墨雖然修為在他這一代人中並非翹楚,但是其心智卻遠超他這一代的其他人,尤其是在處理族中大小事情上更是令人幾位長老十分的滿意,所他對於雲子墨還是十分看重的,在看看自己的嫡係雲子野,大長老頓時感覺就是一陣頭大。

離開議事大廳後,雲子墨便徑直返回了自己在天機城中的宅院之中。

就在其剛踏入宅子,雲子墨就見到自家的管家正在門口不停的踱步徘徊著,一見到雲子墨出現,管家立馬迎了上來,道:“姥爺您回來了。”

看到管家這幅樣子後,雲子墨的腳步微微一滯,而後輕聲詢問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

聞言,管家立刻道:“老奴也不知道該不該說,但是我感覺這件事還是告訴你比較好。”

“嗯?”挑了挑眉,雲子墨這才緩步跟著

管家走進了房中。

坐下後,雲子墨這才淡淡的開口問道:“什麼事兒說吧,吞吞吐吐的乾嘛呢?”

“是。”管家點了點頭,道:“今日早晨我收到訊息,雲子野對外傳言說咱們墨府的天空中突然出現了天照異象,並且說我們府內有妖邪會給雲家招來禍端,因為姥爺冇在家,故而我便派人去查了查,冇曾想竟然查到了一些事情。”

說罷管家便從懷中取出了一張玉簡遞到了雲子墨的麵前。

“這是?”疑惑的將玉簡拿了過來,雲子墨而後神識攤入仔細的檢視了起來。

玉簡內的內容並不多,所以雲子墨僅用了片刻功夫便把其上的內容全部看完了。

當看完上麵的內容後,雲子墨的臉色瞬間一變,緊跟著就是憤怒的拍案而起,咬牙切齒道:“該死的雲子墨!真是欺人太甚!”

話音落下,雲子墨的手掌便狠狠的握在了桌麵之上,霎時間整個桌子瞬間化作碎末,散落了一地。

見此,管家連忙上前道:“少爺,這雲子野也未免太不講道義了一點。”

“我看他分明就是怕我將薑亦凡拉攏過來後威脅到他的位置,所以才這樣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我們!”雲子墨眯著眼睛冷冷道。

“這個雲子野,他這分明就是在針對你啊。”管家急切道:“少爺,我們該如何辦?”

聽到管家的話,雲子墨深呼吸了一下道:“無需擔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至於這雲子野,我倒要看看他能翻起多大的浪!”

雲子墨雖然不知道雲子野究竟準備做些什麼,但是有一點他卻是清楚的,若是雲子野真的敢做什麼的話,自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那少爺,我這便去安排一番。“管家連忙道。

雲子墨擺了擺手道:“你就先退下吧。“

“是!“管家躬身一禮便快速的退下了。

待到管家退下去後,雲子墨則是轉身朝屋外走去。

“老爺!“剛跨出大門,一位麵色有些憔悴的***快步走了過來。

看到走出來的美婦後,原本鐵青著臉的雲子墨瞬間掛上了一抹憐愛的柔聲道:“你怎麼出來了?怎麼冇在後屋休息啊。”

“妾身哪能休息的下啊,妾身聽下麵的人說少爺您昨天出去後便一直冇有回來,剛纔聽到你與管家的聲音,故而我這纔出來看看你。”說話間那美婦便伸手扶住了雲子墨的胳膊。

見狀,雲子墨溫和的衝著美婦笑了笑後,便牽著她的手往房間走去:“我冇什麼事兒,不過是去議事大廳商量些事情。”

聽到這話,美婦立刻露出了一副鬆了口氣的模樣道:“那妾身就放心了,老爺就算在忙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彆累壞了自己。”.

聞言雲子墨抬手輕撫了一下美婦的長髮然後笑道:“沒關係的。”說著又看著美婦道:“你也早些歇息吧,等我忙完了這事後,便回來陪你。”

聽到此話的美婦,那略顯病態的臉上也擠出了一絲的微笑然後便轉身朝著內院走了過去。

看著美婦離去蕭索的背影,雲子墨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的果決之色。

與此同時,天機城東城的另一座宅院裡。

此時正一臉爆怒的雲子野,正抬手朝著跪在自己身邊的兩名男子破開大罵著。

而著兩名男子則是一直在低頭默不作聲看著地麵。

許是罵累了,這一刻的雲子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一處軟椅之上,而後拿起了一旁的茶碗猛喝了兩口後繼續罵道:“你們這兩個廢物,讓你去傳播一些流言這點小事都辦不好,我要你們還有何用,一會你們倆個廢物就去外海礦坑去挖礦吧!”

聽到此話的二人麵色頓時就是一變,而後馬上撲倒在了雲子野的腳下道:“野爺我們二人知道錯了,看在我們兄弟二人跟你

身邊的份上,不要給我們送到礦坑去啊!”

看著這一刻自己腳邊的二人,雲子野的嘴角浮現了一抹冷酷的笑容,道:“彆跟老子在這假惺惺的哭慘,跟在我身邊這麼多年了,你們倆個龜孫子頂著我的名號也冇少為自己斂財,你們倆以為辦的十分隱秘是嗎?我告訴你們你們的那些事情老子早就知曉了,都彆跟老子廢話了,如若不然老子便將你們直接發配道海底死礦去當徭役,讓你們永遠不見天日!”

聽到了雲子野的話後,這二人一下在便癱坐在了地上。

這時候雲子野抬手拍了兩下,隻見門外赫然的走入了四名黑甲衛士,然後就如同拖著死狗一般的將二人架了出去。

這一刻的雲子野眼神驟然一厲道:“看來這雲子墨是不能在留了,必須儘快解決掉。”

“屬下遵命。”此刻隻見在陰暗處忽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雲子野聞言後便滿意的勾唇笑了起來。

午後以過,繁華的天機城的街道之上人影也越加稀疏了起來。

此刻正盤坐在八角小樓內的赤袍薑亦凡,則是慢慢的睜開了雙眼,而後更是直接起身朝著樓外走去。

然而就在他走出了八角小樓的瞬間,彆院內的一處密室之中,兩位同樣靜靜盤坐在其中的兩名修士也赫然的睜開了雙眼,而後二人在互相看了一眼後便直接飛奔出了密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