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五十六章 一場比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五十六章 一場比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深夜廣場旁的小屋內,跳動的燭台旁一老一少二人就這樣靜靜的坐在對麵。

當聽到有條件的時候薑亦凡早已料到世界上冇免費的午餐,自從他被帶到這裡的路上他就一直在想這個事情,但是看現在的自己好像並不能幫到他什麼。

懷著內心的疑問拱手問道:“不知道前輩讓晚輩做什麼事,晚輩修為低微真的不知道能幫上前輩什麼!如果是太過危險之事,那晚輩真的是愛莫能助了。”

古力圖笑道:“這件事情呢說難不難,但是也不簡單,更不會要不了你的小命大可放心,對了不知道小友之前是什麼門派啊!”

聽完此話後薑亦凡猶豫片刻道:“在下區區一屆散修罷了,並無任何門派。”

古力圖臉上雖然無波無瀾但是薑亦凡強大的神識能察覺到他身上的一絲詭異的波動。

片刻後古力圖笑道:“哈哈,如果薑小友能完成這件事的話,老夫我還可以送一場天大的機緣,但是這事情我們稍後在聊,我還是先跟薑小友簡單的說說這件事吧!”

薑亦凡聽到機緣二字也是一頭霧水但是看著到古力圖要先說第一件事了便不在多想側耳仔細聽了起來。

“在我們荒漠之內每隔十年就會組織一場比武,而這十年的比武之期就在三月之後的初六,而且這回的比武還是由我們部落舉辦,而薑小友隻要在比武中勝出就這麼簡單。”古力圖笑著說道。

薑亦凡看著身邊的老者狐疑的問道:“聽著圖老簡單的描述,著很難不讓在下心中生疑,就是這麼簡單?這跟前輩要賦予我的報酬來比好像是太簡單了些吧!大家其實可以坦誠一點,隱瞞隻能讓大家失去信任吧。”

坐在屋子的兩人各懷著心事,蠟燭在一閃一閃的跳躍著倆人的影子長長的印在牆上。

此刻被燭光映照下的古力圖麵上依然保持著笑容但是眼中狠辣之意一閃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薑小友也到是謹慎之人啊!既然說到這了,那我就明人不說暗話了,這次的比武實則是加強沙漠內眾多部落的聯盟,表明上是比武而內地裡其實是給奈莉爾的一場比武招親,奈莉爾就是這沙鷹部的公子,是當代沙鷹部族長親妹與一位中州男子所生,剩下的事情想來你也就想到了,她的母親當時動用公主的權利保下我存活在這鷹沙部落,而我也在心裡發誓要永遠效忠她一生。”

說道此處老人看了看身邊聽著自己講述著當年往事的少年,心裡也是十分感慨繼續說道:“當時的國主剛登基冇多久,缺少實力與乾將,於是在傷好之後我便在這國家裡展露拳腳,冇幾年過後我便做到了殿前將軍。開始帶兵平息內亂,十年征戰讓我得到了武師這個虛名。”

老人深邃的眼中薑亦凡到了久戰沙場的一股傲然與自信。

古力圖轉眼與其對視了一眼,薑亦凡冇有迴避四目相對他的眼中如星辰浩瀚,讓古力圖也是一怔。但接著哈哈笑了兩聲後繼續講起了往事。

“那年奈莉爾的母親已經二十九歲了,在鷹沙部落早已經過了嫁娶的年齡,但是因為連年征戰,她的婚事就被一直擱置著。評定內亂到擴張領域足足十年,公主終於要出嫁了。

但是她很不開心,因為她的婚姻也是一場比武,而那年最後勝利的是一個老她三十歲的部落長老。但是迫於他哥哥的施壓之下她屈服了。

出嫁的當天她逃離了這裡,誰也不知道去向,國主震怒殺光了她身邊所有的親信與仆從更是花費了巨大的代價才平息鄰國國主的憤怒。

原本以為不會再回來的公主在兩年後的一天居然回到了這裡,當時公主就身懷有孕,其生父就連我也不知道是哪位。

國主見到當年逃婚的妹妹是十分的氣氛,但是不知道他倆密談了什麼,族長像是換了個人一樣,任由公主留了下來。並順利的剩下了可愛的奈莉爾公主,可是因為生這孩子最後她卻死在產床之上。

在公主生產之前她變料到著一切並把奈莉爾身事的秘密與她一起交托給了我。

這些年我一直當公主是自己的孩子一樣。但是這次國主有要用奈莉爾來換他的沙漠聯盟,我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對麵的薑亦凡靜靜的聽著老人略帶激動的說出的事情經過後沉思了片刻道:“其實我與前輩也隻才認識區區的一天而已,如此重要的事情前輩為何要選擇我呢?”

古力圖笑道:“這是一種直覺吧,當看到你與她在一起的刹那,我的內心忽然便的無比輕鬆,我也看的出薑小友定是個善良之人,而且對於現在的我也是彆無選擇,既然真神將你賜予我跟奈莉爾,那就是上天替我做出的最好的選擇,我相信不會有錯的。”

看著斬釘截鐵的古力圖老人,在加上那個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故事,薑亦凡此時內心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看到還在猶豫的薑亦凡,古力圖心下一狠的道:“讓小友辦這麼大的事情,老夫定不會虧待了薑小兄弟,奈莉爾的生父其實是位跟你一樣的修士,而且應該修為不俗,當年他留下一塊接引令牌好在然後讓公主帶去門派尋找他,但是誰想到公主夭折。如果小友完成任務的話我願意將這塊令牌一併送與小友。”

聽到這裡的薑亦凡頓時眼皮一跳,心下便有了新的計較。馬上對著古力圖抱拳道:“既然話已至此,那晚輩隻能儘力而為,不瞞前輩在之前曆練中我的法器已經破損,現在的戰鬥力怕是連奈莉爾公主都打不過。怕是難堪大任啊!”

古力圖眼中聽到這些也是黯淡了幾分隨即說道:“還有三個月的時間,既然小友是修士那我就將我這一身粗淺的拳腳教授給小友吧!我想以修士之身在加上我的拳腳必定能贏得比武。”

薑亦凡一聽既然話已至此也隻能暫時同意了古力圖的要求。最後補問道:“不知我贏得了比賽後該如何脫身呢?”

古力圖笑道:“關於著方麵的事情小友你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而且身為修士的你也不會讓自己一直呆在這裡吧!”

薑亦凡最後也勉強點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下了此事,但是心裡暗暗有著自己的算計。

見薑亦凡答應下了此事古力圖也是長出一口氣!起身活動了一下身子說道:“夜已深了,今天我二人談話之事我不希望第三人知道。”

說話間薑亦凡忽然在其身上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味。

站起身的圖老推門回頭道:“早些休息吧,我們從明天早上開始正式的特訓,會十分辛苦的又薑小友,做好準備吧!”

說完就慢慢悠悠的推門而出,門哢噠一聲自行的關閉了。

屋中隻剩下薑亦凡獨自一人,他還在想著古力圖老頭的話是有幾分可信幾分欺騙。想了許久也冇個頭緒,索性不在去多想隻能見招拆招了。

昏暗的燭光下看著自己的右手中指上的那一枚帶著他傳送自此的戒指,心中大罵:“臥槽我著都是什麼命啊,來到這裡就枚過過幾天安生的日子,這次更是要被強迫進行軍訓。”

懊惱的薑亦凡一頭栽在了床上,忽然想起好像著枚戒指內好像還有個什麼分神虛影的東西。

想到這他放出神識進入到戒指內部,一片虛無的空間中,一位灰袍中年人盤坐在虛空中,一動不動好似死亡了一般,薑亦凡大著膽子來到了近前圍著這位中年人轉了好幾圈,這箇中年人都冇有一點反應。

看著這如同死屍一樣的中年人,薑亦凡上前推了一下他的肩膀,手指剛觸及肩膀,薑亦凡他隻覺得腦子一疼,一幅幅畫麵出現在了他的腦海裡。

古神決幾個字被他脫口而出。隨後他就看到一位英姿偉岸的中年人站在一處高山上,隻見他抬腳一跺大地粉碎,抬手一抓星辰崩塌,那氣勢簡直是天神下凡無人能敵,隨後他的眉心居然長出了第三目,吞天的藍色魔焰灑落大地四周的一切全被焚成渣土,而那隻豎眼內蘊神光好似能看穿一切,讓身在虛空中的薑亦凡都是內心生寒。

隨後在虛空中忽然傳出悠悠的聲音,生來太古**玄天功,死後願化不滅魂,五域時州吾過處,燒儘世間獄魔人。

這幾句話深深的敲擊著薑亦凡的內心,雖然並不懂其中的意識但是這攝人心魄的意識也不由的讓他對這位生出了崇敬之心。悠悠的聲音過後,薑亦凡忽然發現原本盤坐在自己麵前的中年男子忽然憑空消失了,這一變動讓薑亦凡大驚的退後了兩步,隻見外出空中忽然生出了八具中年男子虛影,每個虛影的顏色與姿勢都有所不同。

薑亦凡上前仔細檢視了八具分身,每個分身都是如剛纔盤膝而坐的那具分身一樣身體呈現半透明且全無生機。

有了剛纔碰觸分身的經驗,薑亦凡找到最近的一處分身伸手觸摸了上去,果不其然手掌剛接觸到分身,他整個人就是眼前一陣變換,周圍的景色忽然變成了一片樹林,而樹林的中心位置一塊不大的空地上,一身白衣的少年正在打著一套古樸的拳法,每一招每一式都是那麼的質樸,大繁化簡,每一拳都蘊涵這一種他說出的感覺。

不知不覺中薑亦凡沉浸在了這種感覺中,身體也開始跟著白衣少年武動了起來。隨著每個姿勢的變換,薑亦凡體內的靈氣也跟隨其自然的流動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