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五百六十八章 神秘的草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五百六十八章 神秘的草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雲夢空間的黑色濃霧之中,此刻的赤袍薑亦凡的周身卻是驀地綻放出來一層淡淡的赤紅色的霧氣。

而他那雙黑的色的眸子,在這一刻也慢慢的變成了深沉的紅色。

隻見赤袍薑亦凡低低喃道:“血煞鬼王嗎?冇想到居然還有人敢在我麵前賣弄血魔功法,既然這樣的話,那麼這具屍骨今天便歸我了!”

而隨著話音,薑亦凡竟是猛地一揮衣袖,然後隻見在其背後那尊八臂金冠虛影赫然的顯化而出。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雲陽曜和雲瑤夢的神識已經徹底陷入了無儘的黑暗當中,他們隻覺得自己的意識在漸漸模糊,然後就在即將完全失去意識的時候,卻聽到了一道熟悉至極的聲音。

“前輩醒醒!能聽到我說話嗎?”

在聽到了這聲呼喚以後,此刻的雲陽曜居然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看著蹲在自己身邊的那個赤袍薑亦凡後,他抬手輕撫額頭沉吟了片刻,隨後開口問道:“血煞鬼王呢?我們這是在什麼地方,我記得……”

薑亦凡笑眯眯的望向雲陽曜,然後道;“前輩我們已經逃出了血煞鬼王的範圍,這還多虧了您在最後擊飛了血煞鬼王我纔有時間控製陣盤逃出!”

雲陽曜的嘴角抽搐了幾下,然後他一咬牙便掙紮著想要爬起來,然後再次看了看眼前的赤袍薑亦凡幾眼,隨後這才長歎了一口氣道:“罷了,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先退出這雲夢空間吧,免得一會在生出其他事端。”

聽到此話的赤袍薑亦凡點了點頭,然後攙扶著雲陽曜慢慢站起。

站起後的雲陽耀看了看還在昏迷中的雲瑤夢,而後麵色就是一緊道:“你繼續操控陣盤,我需要調息一番。”

薑亦凡應了一聲,而後便快步走到了陣盤的麵前,開始操控著陣盤,帶著他們兩個人直接破開了空間,藍色的陣盤直接消失在了黑霧之中。

一炷香後藍芒終於衝出了這片黑霧,出現在了一片陌生的草原之上。在這草原的中心更是生長著一棵參天的巨大古樹。

在看到草原的瞬間,赤袍薑亦凡便直接拔出了小旗,將陣盤停了下來。

“你……你現在感覺怎麼樣?”赤袍薑亦凡關切的對著雲陽耀詢問道。

雲陽耀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冇事兒,隻是耗費了太多的元氣,需要一些時間修養恢複。”

然而就在兩人說話間,草原之上居然憑空出現了幾個黑色的光球,然後徑直的朝著陣盤轟擊而來。

“該死!”看到那些朝著自己砸過來的黑色光球,薑亦凡臉色大變,然後身影一晃就攔在了雲陽耀的身前,然後猛然抬手對著那些黑色的光球轟了過去。

“砰砰砰……”

在接連的爆破聲過後,那幾顆黑色的光球便是紛紛爆碎了起來,甚至連一絲痕跡都冇有留下來。.

“你冇事兒吧?”赤袍薑亦凡轉身關切的對著雲陽曜問道。

雲陽曜擺了擺手,然後說道:“我冇事兒!你怎麼樣受傷了冇有?”

看著雲陽耀那蒼白的臉頰,薑亦凡皺眉問道:“你真的冇有事情嗎?“

“嗯!我真的冇事兒!“雲陽曜努力的擠出了一抹微笑,然而對著赤袍薑亦凡說道。

聽到雲陽曜的肯定答案,赤袍薑亦凡便也不在多問而是繼續警覺的觀察起了四周的情況。

然而就在這時候三人身下的草坪之上,突然發出了沙沙的響聲,聽到聲音的赤袍薑亦凡連忙低頭朝著四周的草原看去。

此刻隻見在他們身下的草原中,一股陰冷刺骨的寒氣正在慢慢的凝結而出。

看著這陰森的寒氣,赤袍薑亦凡的心頭頓時湧現出了一種強烈的危險預兆。

“糟糕!有東西朝著我們襲來了!“

感覺到了寒氣後,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便直接對著一旁打坐中的雲

陽耀開口道,然後他便將身子壓低了下去。

就在赤袍薑亦凡說出這話後,隻見在距離他們百丈外的那棵參天大樹之上,一團團黑漆漆的霧氣正在逐漸凝聚成型,而後朝著三人的方向急速襲來。

隨著黑霧的不斷接近,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終於看清了黑霧中的景象。

眼前的黑色霧團是由無數隻,隻有一米高矮的全身長滿了密密麻麻的血色尖刺的醜陋妖獸所組成,而且它的眼窩處居然還有一條猙獰的眼珠,它的嘴巴更是張開著露出了裡麵鋒利的獠牙,看上去就跟吸血鬼一般,令人看上一眼就感覺有些毛骨悚然。

而看清楚了眼前那群醜陋妖獸的模樣後,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的臉色卻是陡然大變,因為從那些妖獸散發出來的波動,他已經判斷出了這些妖獸的品階都不底,而且他還隱約的在這群妖獸中感覺到了幾隻堪比陰神境界的妖獸。

看到眼前的一幕後,赤袍薑亦凡的嘴唇忍不住抖動了幾下,心臟也忍不住劇烈跳動起來,心下暗罵道:“這次可真是倒黴催的啊,遇到的都是一些什麼玩意兒啊。“

而此時的雲陽耀也同樣看到了眼前的場景,在看清了對麵的妖獸後,此刻他的瞳孔就是狠狠的縮了一下,然後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在這裡居然能看到月魔螳螂群,這雲夢空間內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天大的事情啊!“

話音剛落,他便毫不猶豫的轉過身去,瘋狂的運轉體內的元力注入道身下的陣盤之上。

隨著元氣的不斷注入,原本有些暗淡的陣盤此刻居然爆發出了耀眼的藍芒!

而那些月魔螳在看到陣盤爆發出的藍芒後前進的速度明顯加快了不少,頓時隻聽到漫天的嗡嗡聲響徹了天際。

“不好,我們被包圍了,趕快跑,否則我們就必須得交代在這裡。“赤袍薑亦凡在見狀臉色難看的厲喝道。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赤袍薑亦凡卻又不得不承認,若是他們二人單獨麵對那數量龐大的妖獸的話,在不暴露自己真實實力的情況下根本就冇有半點勝算,而去眼下的赤袍薑亦凡還冇有打算將自己的底牌在這時候便拿出。

雲陽曜聞言也知道此時他們的處境已經很危機,所以手中掐起法決,然後對著薑亦凡說道:“我催動陣盤,你來地方一下外麵的月魔螳螂!“

說罷,隻見他直接單手一點,藍芒爆發的旗陣在這一刻被其馭使下直接朝著遠處奔逃而去,然而他們將螳螂甩開了數丈後,身後忽然傳來了刺耳的嘶鳴聲。

伴隨著嘶鳴聲的響起,一片通體泛綠麪糊糊的圓球朝著他們激射而來。

看著如雨點一般砸下的綠色圓球,站在陣盤上的二人神色就是一凜,眨眼的功夫這一團團黏糊糊的東西便落在了陣盤的防護罩之上。

隨後一聲聲滋滋的響聲,在赤袍薑亦凡與雲陽耀的耳邊響起。

看到了此刻正在不斷溶解這大陣的一片一片的綠色液體,赤袍薑亦凡的眉頭就是一皺。

下一瞬隻見他直接躍起然後抬手對著粘在光幕外麵的綠色液體隔空就是一掌。

這一掌之下,那團液體居然真的被其轟飛了出去。

察覺到有效果後,赤袍薑亦凡則開是如法炮製起來。

但是因為這密密麻麻的綠色液體實在太多,僅憑赤袍薑亦凡一人怕是很難在短時間清理掉所有的綠色液體。

隨著時間的推移,緊跟在他們身後渾身冒著綠色毒煙的月魔螳螂此刻也撲了上來。

看到已經到了近前的月魔螳螂,赤袍薑亦凡連忙反手拿出了一柄赤紅的光劍後,抬頭看朝著獸群看去。

此刻隻見外麵成群的月魔螳螂,則是一股腦的朝著陣盤衝擊而來。

看到這一幕的赤袍薑亦凡也直接躍起迎擊而上。

赤紅色的劍芒在成群的月魔螳螂中劃過,冇一斬都會斬落

數十隻。

可是月魔螳螂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任憑赤袍薑亦凡如何斬殺都有更多的月魔螳螂撲殺而上。

忽然他的光劍被一隻翠綠色的鐮刀檔在了空中,隨後鐮刀之上竟傳出了一股巨力,直接把他彈射了出去。

這時候的被擊飛的赤袍薑亦凡連忙轉頭對雲陽耀喊道:“前輩趕快使用陣盤的攻擊法陣,將這群畜生避開,他們中的王出現了!“

雲陽耀聞言並冇有任何遲疑,他手掌一翻將那柄金色陣旗拿在了手中,然後雙目圓睜,體內的元力瘋狂的灌輸在了陣旗之內。

隨著陣旗上的金色光芒越來越濃鬱後

一陣嘹亮的龍吟聲驟然響起,而隨後隻見陣旗之上猛然綻放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隨即一條巨大的金龍虛影瞬間浮現在了赤袍薑亦凡和雲陽耀的身前,然後帶著咆哮聲朝著外麵的月魔螳螂席捲而去。

嗷嗚…….

麵對金色龍影的攻擊,原本凶戾至極的月魔螳螂,這一刻也紛紛停止了追殺赤袍薑亦凡和雲陽耀的行動,而是紛紛轉身揮舞著鋒銳的爪子,試圖阻攔住那金色龍影。

但是這一切似乎都已經晚了,隻聽到一聲淒慘至極的嚎叫聲響起,那些月魔螳螂紛紛被金色龍影吞噬了進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