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六章 手鐲被啟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六章 手鐲被啟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隨著夜色的降臨,馬匪們已經將村中剩餘的活人全部集中到廣場上。

薑亦凡藉著夜色悄然躲在一麵殘破的矮牆後小心的朝廣場看去,猛然發現獨眼馬匪頭目手裡拎著一個人。

藉著火把的光看去他雙眼猛的一縮,被拎著的人正是滿身是傷的王老。

此時的王老滿身淤泥,摻雜著血跡的臉上雙眼無神的望向前方,從來不離身的菸袋也被掘斷的隻剩小半截。

順著王老的目光看去,頓時隻感覺腦子猛的一震。

他終於看到了笑笑,那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正孤零零的躺在一片血泊裡,此時的他心如刀割,那痛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耳邊彷彿又迴響著臨走時小女孩抓著自己說的話:“大哥哥!彆走了!這裡多好啊。你來跟笑笑一起玩吧。”

他雙手緊緊握著拳頭,指甲已經深深的摳到了肉裡,怒氣衝頭兩行淚水從他那雙鮮紅的眸子中滾落。

這時獨眼馬匪忽然舉起手中的刀向王老脖子上砍去,薑亦凡再也忍不下去了,大喊道:“住手!”

亂鬨哄的眾馬匪被這喊聲吸引,紛紛側頭看向了聲音的方向。

不大的廣場上忽然變得異常安靜,跳出矮牆的他此時也正用那雙嗜血的眸子死死的盯著一眾馬匪。

獨眼馬匪砍下去的刀,也在這一聲喊叫中停在了半空。

他用僅剩的一隻眼,輕蔑的瞟了一眼來人,大笑道:“好!這來了個知道反抗的,太好了,太刺激了!”

說著把手裡的王老隨意的甩到一邊後一個翻身跳下了馬背。

滿臉是血的王老被重重的甩到地上。

身子抖如篩糠的老人拚命爬向躺在血泊中笑笑的屍體。

喉嚨裡發出嗚咽的哭聲,淚水、泥水、血水混雜在一起。

獨眼馬匪嘴角一咧眼中凶芒一閃,回身就是一腳,踢向王老麵門。

隻見王老被這腳踢中,整個人往後仰倒在地。獨眼馬匪隨即身子跟上一腳踩在其臉上罵到:“你個老不死的骨頭還挺硬,你不是想死嗎,我就偏偏不讓你死,我要讓你他媽的生不如死,這才他孃的爽啊!”

王老被這腳踹的麵目全非,但是抱著笑笑的手依舊死死的抓著孫女的屍體,彷彿那就是他的一切。

此刻的薑亦凡心中怒火已經達到巔峰。緊握的拳頭不直覺的顫抖著,這時一群馬匪已經將他團團圍住。

獨眼馬匪低頭擦了擦馬靴上的汙跡,然後對著王老已經血肉模糊的臉吐了口濃痰。一臉嫌棄的罵道:“媽的,弄臟了老子的新馬靴。”

薑亦凡雖然憤怒但是腦海卻出奇的清醒,原本顫抖的手也漸漸平複了下來。

獨眼馬匪擦完了馬靴後漫不經心的抬起那隻獨眼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個身材不高,麵色略黃的少年,臉上露出了玩味,隨後放聲狂笑。

薑亦凡被笑聲震的後退了幾步,但是手依然緊緊的握著拳頭,這時馬匪群中有人喊著:“砍死這個小子,砍死這小子!”

獨眼馬匪大叫到:“小的們都彆忙動手,今天就讓本大爺來陪這個小崽子好好玩玩,我要一刀一刀慢慢折磨死這小畜生!”

這時馬匪眾人都退後圍成了一個圓圈,一個個都嗷嗷的怪叫著為獨眼馬匪狀著聲勢,好似都十分享受這名黃臉少年被獨眼老大慢慢折磨的快感。

獨眼馬匪見兄弟們如此興奮,揮舞了幾下手中的大刀,身子突然一弓便縱身砍向薑亦凡。

薑亦凡哪知獨眼馬匪身手如此敏捷,根本未有任何躲閃,隻覺肩頭一痛,單刀劃過其肩膀,直接劃開了衣服在薑亦凡肩膀上砍出了一寸多長的口子。

薑亦凡眉頭一皺,鑽心的疼痛讓他下意識的用手捂住了肩膀,這時獨眼馬匪更加興奮了,連出數刀,薑亦凡雖有躲閃,但是明顯獨眼馬匪現在並無心殺他!不然他估計自己早已橫屍地上了。

獨眼龍馬匪舉刀舔了舔刀上的鮮血仰天大笑。附近的一眾馬匪也越來越興奮了起來,更有甚者開始就地玷汙起了剛被擄掠來的婦人們。

廣場上頓時哭喊聲、怪叫聲、求饒聲混雜在了一起如同人間地獄。

而此時的薑亦凡全身已經不下十處傷口鮮血淌了滿地,但是他冇有倒下,努力的讓自己保持清醒,用餘光瞄了一眼圈外正木訥的抱著孫女的屍體的王老。

薑亦凡心下罵道:“這人是比蜘蛛要難對付的多。看來的玩點陰的。”

晃悠著身子的薑亦凡再次衝向了獨眼馬匪,可惜是的獨眼馬匪的動作快上薑亦凡一分,對著他正麵就是一腳。

薑亦凡隻覺得的胸口一悶整個人就被踢翻在地。獨眼馬匪隨後慢慢悠悠的一步一步的逼近。一隻腳重重的踩在薑亦凡胸口,手扶單刀仰天大笑。

這時的薑亦凡忽然在地上抓起了一把沙土,算準了時機對準獨眼馬匪的麵部揮灑出去。獨眼馬匪哪料到薑亦凡這手,措不及防被沙土迷了眼,連連後退幾步。

薑亦凡藉此時機順手操起地上的一塊尖石飛身朝著獨眼馬匪麵部砸去。

獨眼馬匪也非善善之輩,雖然眼睛被迷,但是感覺有東西向麵部襲來,下意識的單刀前劈,但是由於看不見,單刀一下就失去了準頭。

薑亦凡的石頭狠狠砸在獨眼馬匪的頭上,鮮血湧出。這時馬匪的大刀也順勢砍到了薑亦凡身上,一切發生在轉瞬之間,可對於薑亦凡來說是無比的漫長,讓他感覺以前的十八年都冇有這麼漫長。

他清晰的感覺到石頭打在了獨眼馬匪的頭上,那血液迸發的情景,那感覺比他當年考了全縣第一來的還要痛快,他更是感覺到那鋒利的刀口帶著森森寒氣迎麵向他砍來。

來不及躲閃,單刀已到麵前,薑亦凡心想我這就要死了嗎。

忽然想起了自己最好的朋友龐彪,上大學以來這個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兄弟,冇回有事他都會及時的出現在自己的身邊。自己已經無形中對他產生了依賴。

咣噹一聲清脆的聲響,單刀失去準頭擦著他的手臂重重的的劈在薑亦凡手腕的玉鐲上。

手鐲之中黑線一閃而過,鑽入了薑亦凡體內,在場所有的人都冇有發現這微小的變化。

緊接而來的玉鐲發出了萬丈金芒,把這黑夜照的如同白晝,周圍做著獸行的馬匪被忽然迸發出來的強光刺的雙眼劇痛,有的馬匪更是痛的直接跪在地上大叫著。

強光中心飛出了一條數十丈黑龍,在薑亦凡頭頂盤旋了一圈之後,猛的鑽進了他的體內,這時的薑亦凡發出一聲已經不似人類的嚎叫。

他的全身上下像是被無數鋼針紮一樣的巨痛,體內血液開始沸騰,薑亦凡的身上浮現出一層薄薄的水汽,包裹著他慢慢離開了地麵。

獨眼馬匪與薑亦凡隻是近在咫尺,隨著這股元氣重重的彈飛出去當場氣絕,其他馬匪見了此情景後高喊著:“仙人這人居然是仙人,快跑啊他是仙人。”

王老這時也終於抬起了那張滿是鮮血的臉,雙眼無神呆呆的看向了薑亦凡,嘴裡卻還在小聲呢喃著笑笑的名字。

此刻薑亦凡哪有時間理會其他事,他的體內裡蘊含一種力量在到處亂闖。身體更像是吹大的氣球一樣膨脹了一倍有餘,針紮的疼痛無時無刻不刺激著他的神經,這完全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薑亦凡想放聲大叫,可是他發現喉嚨根本發不出一絲聲音,慢慢的他失去了對四肢的控製能力,現在隻有思維還是自己的,並且無時無刻不接受這痛苦的洗禮。

不知過了多久,他已經快達到自己能夠承受的極限!深入靈魂的劇痛似乎要摧毀他的一切,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四肢突然間恢複了知覺。

“終於要結束了嗎?”他心中暗想。

就在薑亦凡以為一切就要結束之時,他身體上的所有力量全部彙聚到了五臟六腑,一道龍形元氣遊走其中。

此時的薑亦凡就像是黑夜中的明燈,他身體慢慢漂浮在半空中,一層層光環圍繞著他,隨之而來的是更加劇烈的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