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六十一章 沉睡的公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六十一章 沉睡的公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殘破土屋的小床上,一男一女靜靜的相擁在一起。柔和的元氣在男子手腕處不斷湧出,包裹著在二人的周身,在元氣的襯托下床上的一切顯得是那麼的朦朧。

此刻薑亦凡見到已經運功化解體內多餘靈氣的奈莉爾公主無礙後,也是長出了一口氣。

看著公主飛快的煉化著源源不斷進入她丹田的元氣,眨眼睛公主已經達到了養氣二層。

隻見她功法一轉,體內的靈氣慢慢的凝聚在提煉,隨後開始洗禮著她的身體,運轉數圈後她的靈氣海慢慢的形成了,養氣三層隨之被其運起。

就這樣第三層、第四層、隨著薑亦凡源源不斷的供應著大量的元氣公主的修為也在一日千裡般提升著。

隨著修為達到養氣七層巔峰的刹那,隻見公主體內一團青色氣團忽然爆出絲絲武氣,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心下一驚。

這一幕他在熟悉不過了,剛纔在自己體內角逐的二氣難道又要在公主體內再次演變一遍不成。

心下一沉的薑亦凡腦中飛快的想著該如何應對。

但是讓薑亦凡不可思議的是在她的體內兩種氣居然神奇般達到了共生,然後二氣居然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二氣融合的瞬間,公主丹田氣海內好似覺醒了什麼一般,凝聚的二氣化成了一片沙海,沙海之上一條數米長的青色颶風直通天際。

看到著一幕的薑亦凡胸險些吐出一口老血心裡暗罵道:“TMD!自己在著二氣中那是九死一生,如果不是最後悟了太極圖,估計自己現在早被炸的連渣都不剩了。

而這死丫頭不僅冇事居然還覺醒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真是老頭無眼啊!就會為難我著苦命人。”

想歸想罵歸罵此刻的薑亦卻不敢有絲毫怠慢,在一旁靜靜的觀察著公主丹田的每一分變化。

二氣結合生出異象後不久,薑亦凡就感覺到原本不斷注入自己體體內的武氣忽然就被截流了。隨著武氣不在被他吸收,公主體內的元氣也隨著停止了供應。

這一夜薑亦凡的心情猶如坐著過山車一般,看著公主體內漸漸淡化的風沙虛影,他心想一切終於全部結束了,想到這裡他隻覺得神魂一陣乏力。

正要退出公主神識海的薑亦凡忽然發現,沙漠虛影淡化後,新的虛影再次呈現。

這回是武魂虛影,隻見公主原來的武魂現在猶如一輪彎月一般高掛在公主養氣七層的氣海之上,安靜而平穩的散發著柔和的光,看著這輪明月薑亦凡此刻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幸虧明月隻是出現數吸就消失在了她的氣海中。

摸著下巴又等了一陣的薑亦凡終於確定不會在出現新的虛影後,他連忙退出了公主的丹田,回到自己體內後,看著漂浮在蓮心上方的那張黑白太極圖。

此圖現在還算穩定,黑白二氣頭尾旋轉生生不息,隨著它是轉動下方蓮心生出的那一小棵嫩芽也隨著太極圖輕輕的搖曳著。

看著這一切變化的薑亦凡隻能遙搖頭退出了體內,福禍相依以後到底會怎麼樣誰又能知道呢,他隻能通過不斷的變強來為以後體內未知的雷做好準備。

屋外的傾盆大雨已經有了見小的趨勢,由於昨夜的鬨騰著間普通的小土屋中,早已千瘡百孔,雨水更是順著屋頂破洞流進了屋內。

低頭看著懷中的好似還在熟睡的美麗公主,薑亦凡此時是一臉苦相,眼見天色已經微亮,再過一會外麵的下著的雨一停後,有人見到衣冠不整的二人,就算他渾身全是嘴怕也是說不明白。

想到此處薑亦凡內心一橫,反手抓起身下被子包裹上公主的身子,運起踏風術鬼魅般的往公主的寢宮奔去。

恢複道養氣七層的他法決運起,隻見丹田內的嫩芽散發出微微光華,在其上慢慢轉動的太極圖忽然變的飛快,雖然太極圖在飛快的旋轉但是氣海上居然冇起一絲的漣漪,而嫩芽下麵的蓮心處一絲藍芒投入道了太極圖內。

隨著藍芒的射入太極圖內一股強大的力量分散到了薑亦凡的每一寸肌膚之上,薑亦凡身形近乎模糊幾個騰挪就來到了公主寢宮的陽台之上。

輕輕的將奈莉爾公主抱到自己的床上後,薑亦凡抽回了包裹著她的被子。

刺啦一聲輕響迴盪在了公主的房中,心急的薑亦凡撤被的手下力道大了幾分,原本就輕薄的睡衣被薑亦凡撕了細碎,一具近乎完美的身子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了薑亦凡的麵前。

此刻公主某些隱蔽的位子現在被薑亦凡儘收眼底,見到著一幕的薑亦凡內心一顫忽然想起了方纔突然奈莉爾神識中的那種奇異的感覺,隨後他重重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疼痛讓他恢複了理智,轉身跳出了窗外消失在了清晨的細雨中。

沙漠上毒辣的太陽很快便驅散了濃密的烏雲,沙漠裡新的一天揭開了她的麵紗。

此時的薑亦凡站在自己殘破的屋子外,麵滿愁容的不知道在想著什麼,料想著今天這位大小姐怕是不會再來踢自己的屋門了,心裡還有那麼一絲小小的憂傷。

輕手輕腳的走進屋內,薑亦凡迅速的換上了衣服後便離開了自己的屋子,雨後的武場上分佈著大大小小的數處水窪,遠處站著的古力圖麵色有些難看的望著宮殿方向,應該是感覺到薑亦凡來了回過身來道:“昨夜公主出事了,你可知道?”

薑亦凡裝傻道:“晚輩不知啊,不知公主現在如何?是否要緊。”

老頭古力圖狐疑的看了看薑亦凡道:“冇什麼大礙隻是不知道怎麼的公主現在一直在沉睡,我方纔也去看過了。她內體氣息平穩,不隻是冇有危險她的身體比之以前更加的好幾分。”

薑亦凡臉上特意露出驚訝狀,但是心中暗道:“幸虧清晨及時給她送回去了,不然在我這被髮現我可真就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古力圖看著裝假的薑亦凡,冷哼了一聲。

聽到冷哼的薑亦凡忙收起驚訝的表情關切問道:“一切無大礙就是萬幸之事啊,那今天修煉完了,圖老賠我一同去看看公主如何.”

古力圖擺了擺手手道:“不用了,時間不多了,現在一切的事情都冇有比武重要,對了昨天公主是不是已經把她的那個小冊給你了。”

薑亦凡點頭道:“正是,我也將修煉的部分功法寫給了公主。”

古力圖麵無表情的道:“那就好,你這些日子要加緊練習,據說這次來的都是這烈焰沙漠中各國的翹楚,更有幾個不在我之下的天才少年也許也會來,事情要比想象中的更複雜啊。”

薑亦凡抱拳道:“前輩放心,晚輩定會全力以赴。事成之後還請前輩彆忘記你我的約定。”

古力圖笑道:“這個你大可放心老夫說出去的話,在這片沙漠中就是最好的誓言。”

說罷轉身就要離開,此時薑亦凡忙道:“前輩今天不佈置一下修煉的科目嘛?”

古力圖回頭道:“既然冊子都給你了,你按照冊子上的東西自己修煉便是,那本冊子就是老夫我著一生武修的精華所長。”

薑亦凡皺了皺眉抬眼看去老人已經走出了很遠忙喊道:“對了圖老,我的住處有些小問題,不知道還有多餘的屋子讓我住下嗎?”

古力圖沉重的聲音迴盪在廣場上:“武場周圍的屋子你隨便選一個吧!阿爾圖最近也回到自己的部落了,現在這裡就隻有你一人了。”

薑亦凡也是一愣原本以為那個對自己不善的阿爾圖是鷹沙部落人,看來是他想多了,於是拱手謝過後便又找了間不起眼的屋子住了進去。

隨後的日子薑亦凡過的十分的安靜,白天自己在武場上做些體能鍛鍊,下午就開始參悟戒子中白衣少年的拳法。

還彆說太極圖成後薑亦凡現在在去觀察白衣少年的每個動作的細微之處,居然有了更深的體會與領悟,原本隻是徒有其型的招式,現在也帶上幾分神韻,而且薑亦凡發現跟著這個白衣少年每天打拳他內心的氣海也隨之在漸漸的壯大著,雖然現在自己不知道自己在武修這裡算是個什麼境界,但是**的逐漸的變強著,而到了每天的晚上薑亦凡便習慣性的盤膝與床上調動這天地靈氣與手鐲散發的靈氣迅速恢複著自己的修為。

一晃這樣安逸而放鬆的日子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這一個月古力圖隻來過一趟。

簡單看了一下薑亦凡的武修近境後,誇獎了其幾句後便再次消失了,而且在走之前薑亦凡特意問了一下奈莉爾公主的情況,古力圖隻是沉默的搖了搖頭後表示公主依然在沉睡。

臨走前圖老更是叮囑薑亦凡不要因為公主之事分心,他會隔幾天就探望一下公主讓薑亦凡專心修煉為之後的比武多做寫準備。

當時薑亦凡也隻能在心底琢磨著,奈莉爾的沉睡估計與那晚他體內的變化有關,但是這也隻是個猜測,而且關於公主的事情這不該他去操心的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