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六十八章 平凡的一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六十八章 平凡的一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炙熱的沙漠內,太陽無情的烘烤著這片大地,比武場中倆位比武者的身影瞬間同時消失在了場中。

剛纔阿爾圖爆發出來的速度讓薑亦凡也就有吃驚,如果不是自己早就有防範提前運起踏風術,剛纔也許就要吃了個暗虧。

瞬間錯身換位的薑亦凡,忽然感覺不好,身子淩空拔起數米,刹那間隻見他剛纔站立的地方一隻細長的小型龍爪已經悄無聲息探出,隨後更是猛的一把抓住了其大腿。

淩空躲過這詭異一擊的薑亦凡忽覺麵前閃過一黑影,忙抬眼望去隻見數到抓影子對著他的麵門襲來。

此刻依然臨空的薑亦凡已經不急閃避,眼下情況他隻能雙手抱頭並運起隻的靈氣與武氣硬吃下了這一擊。

阿爾圖見偷襲得手心下也是十分的得意,隨後更是爪影漫天,一串串鮮血飛灑在空中。

同時落地的薑亦凡被阿爾圖會最後一擊窩心腳踹飛出去了老。

被踢飛的薑亦凡此時樣子看似十分的狼狽,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剛纔他一直用四肢護住周身上下的各處要害並未受到什麼傷害,隻是手臂與腿上多出了數道血痕而已。

飛出數米才穩住了身子的薑亦凡連忙運功止住了流血的傷口,並看向不遠處的阿爾圖,在其目光也增添了不少的戰意。

一擊得手的阿爾圖哪能讓薑亦凡有緩過氣的機會,巨型龍爪裹挾著勁風朝著他殺去。

但是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後,當細長龍爪正要抓起大腿的時候,薑亦凡猛的一跺腳元氣散開,瞬間便震飛了細長龍爪,其身子更是藉此力橫飛出去,躲過了阿爾圖自信的一擊。

二人就這樣再次交換了位置,此刻的廠外鴉雀無聲。

阿爾圖眼見著薑亦凡如此輕鬆的躲過了這次細長偷襲的龍爪與自己這凶猛的一擊後心下一狠,隻見其上半身的衣服忽然爆碎成粉末,身上濃烈的武氣正在燃燒著他的血肉,隨著血肉的燃燒其身後形成了一個巨龍虛影。

在觀武台上看到這一幕的眾位大長老們個個麵露凝重之色,呂華玩味的卻笑道:“古老啊,這孩子跟在你身邊那麼多年,冇想到居然學到了你這霸龍三式其中的一式啊。此子也算是這一代中出色之人了。”

古力圖麵上古井無波並冇回答呂華的話,當是心裡苦澀的想著:“這孩子現在還無法駕馭這麼猛烈的招式,哎看來他心裡的執念還是太重,何必呢,何苦呢。”

場中蓄勢完畢的阿爾圖雙腳踢碎了地麵,身體猶如飄在空中一般朝著薑亦凡飛去。

薑亦凡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威勢的招式,狂暴的武氣離老遠就已經鋪到了他的近前,這一刻他想不到應該怎麼去應對此招,好似無論如何都無法避開一樣。

忽然他體內的太極圖忽然在此刻飛速的流轉了起來,體內的肉身上的武氣與嫩芽上散發出的元氣透過太極圓的被結合了起來,這股被融合的氣流轉著薑亦凡的全身,讓他身子一震,這種強大力量的的感覺讓他有些飄忽,隨著融合的氣流轉一週後,原本在其神識內黯淡的藍色魔焰殘餘忽然一閃一閃的亮了起來,薑亦凡隻感覺腦中一片清明,焦慮煩躁的情緒也隨之散去。此刻一個白衣少年那樸實無華的招式浮現在他的腦中。

感覺貌似很長實則隻在瞬息之間,阿爾圖的攻勢已經到了近前。

迎麵而來的狂風吹的薑亦凡衣衫亂舞著。隻見他緩緩的閉上了雙眼身子微微下蹲,雙手自然握拳一隻手臂舉過頭頂而另一隻手臂卻收到了腰間。與對麵阿爾圖的氣勢滔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阿爾圖見到這個姿態的薑亦凡臉上不禁露出了張狂的笑,身後巨龍虛影好似也跟著在一起嘶吼著嘲笑這這個不自量力的凡人。隨後龍頭落下重重的擊向薑亦凡。

忽然薑亦凡睜開了雙眼,不見任何的武氣與元氣的波動,也不見任何的氣勢,他隻是平靜的抬手揮出了簡簡單單的一拳,這一拳甚至連風都未帶起半分。

可是原本張狂的阿爾圖臉上忽然變的死一樣的凝固,氣勢滔天的巨龍虛影忽然消失在了空氣中,風也隨著巨龍的消失驟然的停止了。

忽然比武場上與萬人的看台上一下就變的異常的安靜,而場中的倆人也定格在了這一秒。

時間在一秒一秒的流逝著,薑亦凡動了,隻見他張嘴吐出一大口青氣後慢悠悠的收回了自己的拳頭,轉身走下了比武場。

這是在看他對麵的阿爾圖此刻早已失去了意識身子噗通一聲軟倒在了地上。

觀武台上眾人,一個個都屏氣凝神的看著比武場上的這一幕,冇人知道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

許久後奇老開口打破了這份寂靜道:“此子不簡單啊!大繁化簡的一拳,就連我都感覺到心驚,古老頭著等寶貝你的如何尋到的。”

古力圖的老臉上掛滿微笑道:“奇老者這話嚴重了,享譽全靠機緣,再說了著小子的漏技,都是些上不的檯麵的小技。不足掛齒,等下你與呂華二人的弟子比試纔是老夫最期待的呢。”

說話間台子上的老嫗這時忽然開口喊道:“沙鷹部薑亦凡獲得決賽資格。下麵請煞與呂明明下台比武。”

聽到喊了自己的名字麵無表情的煞與靦腆的呂明明轉身走下了觀武台。

一前一後走上比武台上二人對麵而立,呂明明還是顯得那麼的靦腆,上台後還對著煞深深鞠了一躬。

而對麵的煞依然麵無比表情,這一刻場上忽然出現了尷尬的一幕。

二人都冇有想要先出手的意識,呂明明自顧自的弄個衣角,而煞也隻是在原地冷冷的站著。

觀武台上的眾人也都是麵麵相覷,外圍圍觀的民眾也都發出了竊竊私語的聲音。

轉眼一刻鐘就這樣的過去了。

台上的老嫗也是實在的看不下去了喊道:“如果你二人繼續僵持下去的話,我就判定你二人全為負。

台上二人聽到了老嫗的話後,煞依舊冷漠,而呂明明顯得緊張了起來,手足無措的樣子惹起了民眾台上一陣鬨笑。

也許是這笑聲讓呂明明更加緊張了,麵對著煞就跑了過去,並揮舞著小拳頭。樣子真的是十分的可愛。

而對麵的煞眼中精光一閃,隨後便動了起來,對著跑來的呂明明上去就是極其暴力的一拳。

而呂明明被這拳勁帶的往後翻了好幾個跟頭。

見到這一幕的煞並冇有絲毫的情敵之意,身子往前飄去,追上了往後翻滾的呂明明後,上去就是一記手刀。

翻滾的呂明明像是完全冇有反抗的力量一般,被這記手刀劈在腹部重重的砸在地上。

出乎意外的是地麵都被砸裂了但是呂明明的身子卻一點都冇事,反倒是煞的披風不知道何時被撕扯下了大片露出了一柄怪異的黑刀。

呂明明在坑中爬起後,拍掉了身上的塵土後笑嘻嘻的看著眼前是煞,原本靦腆的表情變成的無比的猙獰,血紅的雙眼讓人看到就會脊背生寒。

煞並冇有理會這些,看著兩擊未能傷到其分毫,剛要再次發起攻擊之時,身子忽然往旁邊一閃,他原本站著的放忽然多出了一條數尺寬的裂痕。

躲過了這擊的煞餘光一掃發現原本在原地的呂明明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心中暗叫不好,隻見呂明明不知道何時已經來到了煞閃避的路線上,也不見其動手原本躲避的煞就被按在了地上。

在觀武台上呂華正笑咪咪的看著比武。時不時的偷瞄奇老幾眼。而此時的奇老麵無表情像是冇見到自家弟子處於下風一樣。心裡也不禁犯起了嘀咕。

比武場上被按在地上的煞對著空氣就是一拳,隨後翻身而起後,猛的往空中跳去。而在他剛剛躍起之後在他翻身站起的地方忽然炸裂出了一深坑。

空中的煞單手一抓將他的黑袍脫下後單手一招,一直被其背在後背的古怪黑刀如有靈性般飛到了其手中。

手握怪刀的煞居然漂浮在了空中而且渾身氣息在不斷的攀升著,手中的黑色的刀身上更是散發出來濃重的紫黑之氣。

此時的呂明明鮮紅的眸子仰望天空,嘴裡發出著奇怪的聲音,更是在身後顯化出一尊雙頭魔影。

此幕一出觀武台上的眾人個個露出難以置信的麵容,就連古力圖、呂華與奇老都不例外。

古力圖麵色難看的對二人道:“二位真的讓圖某刮目相看啊!冇想到短短的數年你二人一個找到了一尊真正的鬼刀,而呂小兄弟更厲害了居然找到了有蠻魔血脈之人。好好好!”

比武場上二人氣勢震天,隻見煞舉黑刀就往下劈去冇有半分猶豫,紫黑之氣好似一道刀光往下斬去,而下方的呂明明則抬手帶著背後雙頭魔影往上抓去。

刀影與魔影撞在了一起,曆時場中狂風大做,離的稍微進一些的貴族看台被這風錯的東倒西歪,中央觀武台上不少大長老都不由的站起了身子。

狂風散去,天上的雲都被其吹到四周,比武場上更是一片狼藉,巨大的比武場被這二人的起勁擊的粉碎,在亂石中煞單人而立,已經昏迷的呂明明正被其提在手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