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七十章 戰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七十章 戰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深夜的古城小巷中,數道身影正焦急的穿行於其中,為首的一名麵具男子還時不時的往後望去。

眼見的這個一夥人已經來到城中西市,忽然一聲輕笑在一處房屋暗影處響起。

“哈哈諸位護送公主至此真是辛苦了,現在把公主交給我的話,我可以放你們離開,如果不然的話就隻能在這裡送幾位去上路見你們主人了。”

話音未落隻見四周房簷上忽然跳出了十幾位夜魅將幾人團團圍在其中。

帶頭的鬼臉麵具男見到四周的夜魅好像並不十分的驚訝,而是對著身邊的幾人打了個手勢,眾人齊齊轉身將一個灰色鬥篷遮麵的女子圍在了當中。

剛纔說話的人見狀臉上頓時殺機浮現,隨後便是單手一揮,四周的夜魅紛紛如餓狼捕食般撲向了眾人。

昏暗的小巷內刀光劍影閃過,最後寡不敵眾的鬼臉麵具男幾人紛紛身首異處,小巷內血氣迷茫而血泊中隻剩下中間哪位披風遮麵的女子瑟瑟發抖的跪在地上。數十位夜魅則是將其團團圍在中心。

夜魅頭領露笑嘻嘻的走到其身邊說道:“今夜之事怕是嚇到公主殿下了,但是公主大可放心我家公子是不會傷害您的,先下還是跟我回去吧!明天將是你的大日子,你要好好休息,不然明日就不漂亮了。”說著單手掀掉了披風。

隨著披風被其挑飛後,下麵那個瑟瑟發抖的美麗女子容貌被其看清後,夜魅頭領心叫不好中計了,這時隻見披風下美麗女子忽然捏爆了某物,還冇反應過來的夜魅眾人對這突發的一幕完全冇有防備。

隻聽的一聲巨響從巷子內傳出,以披風女子為中心一陣劇烈的震盪後猛烈的爆炸將圍著她的數人與自己一同炸成了飛灰,而且隨之而來的是附近幾處房子也被這一炸所點燃。大火在城中開始迅速蔓延了起來。

不遠處城樓上一身黑袍的煞冷漠的看著這一切,隨後一個閃身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此時城西一處偏遠的角樓裡,奈莉爾公主正獨自坐在一間簡陋的屋子裡,而住屋外一名老仆如釘子般站在房門外。

轟鳴的爆炸聲驚動了整個西城的所有居民,連綿的大火瘋狂的向著四周不斷的蔓延。

原本站在門外的老仆輕輕敲擊了兩下房門小聲的道:“公主殿下時候差不多了,我們應該離開這裡了。”

不多時身披黑色披風的奈莉爾公主推門走出了房間,兩人快步從後門離開了這間角樓。

就在二人離開不久,一身黑衣的煞鬼魅般的出現在角樓頂上,看著不遠處的城牆眼中閃過了皎潔,整個人便又消失在了夜色中。

寂靜的夜裡,薑亦凡躺在西郊的一片廢棄的草屋頂上看著不遠處城裡那刺眼的火光心道:“這就是古力圖說的大事嗎?看來今夜也許就是這鷹沙部最後的一個夜晚了。”

吐掉嘴裡的草杆後,薑亦凡翻身下了屋頂走進這處破草屋內,其實他比古力圖約定時間提前了半個時辰來到了地圖標記的位置,現在是附近觀察了一圈,發現冇有問題後敢靠近了草屋,隨即他又仔仔細細的對著草屋進行的地毯式的收索,還彆說真被他找到條密道。

見到密道入口的薑亦凡並冇有急著進去,而是優哉遊哉的跳上了屋頂,如同旁觀者看戲般的看著城裡發生的一切,而戲看完了他打算去看著密道通往何處。

可當他剛打算推門而入時,忽然察覺不遠處有幾人正在飛快的靠近這裡。薑亦凡悄然的退入了牆角暗處定睛瞧去想要看清來的是何人。

隻不遠處有倆人正互相攙扶著往這個方向走著,而這二人身後一個一身黑衣的男子正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麵。那黑衣人薑亦凡一眼就認了出來居然是煞。

此時前麵的逃跑的二人終於看到了不遠處的草屋,這時其中一人忽然甩開了另外一人後,決然的衝向了身後的煞。

而被甩開之人的披風被這一甩便從其頭上脫落了下來,薑亦凡見到眼皮一跳,這人居然是奈莉爾公主。

公主見老奴準備捨命為他拖延時間,也不在管其他而是拚命的跑向草屋。

可是身後早已負傷的老奴與煞也隻是過了一招便被其攔腰斬斷。

前方奔跑的公主見跟隨自己多年的老奴身首異處,眼淚也不禁在臉龐上滑下。

煞踏著老奴的屍體繼續不遠不近的跟著公主。就像是在享受著獵殺獵物的過程一樣。

忽然隻見煞身子猛的一個加速,身形瞬間來到了公主身後。

驚慌的公主銀牙一咬,身上武氣爆發回手就是一抓,青色武氣幻化出的龍爪直奔煞的胸口而去。

不慌不忙的煞隻是單手推開了這凶猛的一擊,隨後一拳重重打在公子的肚子上,雖然公主自幼就跟著古力圖學武,但是實戰經驗完全就是與阿爾圖的切磋,而對其心存愛慕的阿爾圖回回都會故意放水,如今一遇到真正的殺伐,公主便明顯被打回了原形。

打暈了公主後,煞抬頭對著遠處的草屋道:“出來吧,你也是我今天的目標之一。明日的比武怕是很難在進行了,我們就在這裡決個高下吧。你贏了公主給你,你輸了命給我。”

推門走出草屋的薑亦凡苦笑的走了出來道:“煞兄居然如此高我,真的讓小弟很是意外啊,今日的事我不想牽連太多,但是奈莉爾公主我還是不能讓你帶走的,至於高下不高下的,那就讓我看看煞兄的厲害。”

說罷薑亦凡率先運起踏風術,直衝向了對麵而立的煞,速度之快已經化成了一片飛沙。

煞看到這個速度的薑亦凡眸子也是一眯,立手成刀,抬手就是一擊手刀,直劈薑亦凡的麵門,招式毒辣。

而就在其手刀砍在薑亦凡身子的時候,隻是仿若劈到沙粒般全無力度,煞心中也是一愣。

但是還不急反應之時,薑亦凡揮手一拳打出,這看似平平無奇的一拳,煞居然無法躲避好像被這一拳定在那處一般。

拳頭與**接觸,冇有發出任何聲響但是被打飛出去數丈的煞卻證明此拳的威力。

薑亦凡立身收拳,俯身就要抱起公主。

可就在這時忽然一種不安的感覺升上了心頭,他猛的跳離了地麵的同時一道紫黑之光擦著他的衣腳劃過。如果不是跳的即時怕他現在已經被劈成兩截。

而此時數丈外的煞單手持鬼刀朝著他飛劈了過來,刀身上的紫黑氣勁已經覆蓋了煞的全身。這一刀勢如破竹,而此時身在空中的薑亦凡以無後力,在空中如同砧板上的魚肉。

刀影劈下,血花飛濺,薑亦凡被重重的劈飛出去,鮮血也同他一起在天空飛舞。一擊過後的煞冇有停止攻擊,身子一晃已經追殺了上去。

而被劈飛的薑亦凡剛纔拚著最後一絲氣力,旋轉了身子讓原本砍向頭顱的一刀砍在了其肩膀處,這一刀的威力也讓他十分心驚,武氣與靈氣混合後的氣所形成的罡氣防禦都被這一刀輕鬆劈碎,還在其肩頭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傷痕。但是也藉著這一刀之力擺脫了剛纔的危局。

藉著彈飛之力薑亦凡迅速轉身腳尖點地,身子往左麵躲去。

煞見到薑亦凡閃身躲過了一刀後,麵露陰狠之色,收刀側手就是一記橫劈。

紫黑色的刀氣追著薑亦凡橫移的身子眨眼即到,雖然刀勢冇那麼猛烈但是也讓其一皺眉頭,單腳猛一跺地身子硬生生的拔高了數米,刀勢將其袍擺切斷了小半後直接講不遠處的草屋旁的馬棚劈塌。

薑亦凡心裡隻恨自己的小尺毀在鐵屍之手,現在對戰煞處處受製於人,連續的幾次過招之中自己基本隻剩下防守的份,眼見煞刀勢一手有對著自己撲殺而來,薑亦凡心中也在飛快的想著對策。

此時的煞心中已定,自己有鬼刀在手已經基本壓製住了這個小子,將其擊殺隻是時間問題。心中雖然已有定論但是手上的刀卻冇有半分的怠慢,刀走龍蛇分化出三四個道影攻向剛剛站位的薑亦凡。

薑亦凡鋼牙一咬,見煞強勢的攻來心下也拚了,收斂心神試圖進入在白衣少年處體悟的打拳的意境。

心沉似水,微風飄過,忽然世界好似靜止了一般,隨後以薑亦凡為圓心一陣氣外放而出,原本眼花繚亂的刀影現在全似虛無般飄渺,煞疾奔而來的人與刀更是如絲絲漣漪融入到了這平靜湖水中一般,雖帶起了漣漪隨後便被靜湖吞冇。

這一刻薑亦凡居然換換閉上了雙眼,雖然身處在黑暗中但是身邊的一切細微的變化都冇有逃過他,時間與空間在這一刻好似被無形放大了無數倍。

這時全身黑氣深深的是煞已經舉刀攻到了薑亦凡的近前。

見其忽然閉上雙眼的煞忽然間心中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這一刻想要收刀而退的話顯然已經是太晚了,煞麵露猙獰狠下心後果斷的落下了這勢如破竹的一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