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七十一章 魔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七十一章 魔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沙漠中破舊草屋外,激鬥的二人忽然拉開了距離。

剛纔的那一刹那,煞的鬼刀在全力劈下去時,忽然感覺好似劈在了泥潭之中,自己的整個身子就完全失去了平衡被其帶入了他的氣場之中,隨後便是那詭異至極的一拳。

分開後的薑亦凡依舊古井無波的閉目而立,而煞卻是口噴了一小口鮮血,單膝跪在地上。

此時的煞惡狠狠的盯著薑亦凡同時心驚著剛纔的一拳,看似平凡無奇的一拳,當是他感覺避無可避,已經臨近的鬼刀更是在一瞬間被薑亦凡的另外一隻手臂以一種奇怪的角度給格擋了出去。

擦去嘴角鮮血後,煞挺身而起,臉上陰鬱的麵孔好似行走於人世間的惡鬼,看著不遠處的薑亦凡忽然陰笑道:“看來我真的冇看錯你,你真的是有些能耐,難怪阿爾圖會敗在你手裡,但是今天你必須死,而且死在我鬼刀全力之下的你,應該感覺到榮幸。”

緩緩睜開眼睛的薑亦凡聽到向來寡言的煞居然一下說了這麼多話也是一愣,隻見煞的身後漆黑的武氣化作一張猙獰的鬼麵,而他原本清澈的雙眼也變的一片漆黑。

薑亦凡見狀心叫不好,身子猛的倒飛出去,隻見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煞的身影忽然出現,刀身劈地,地麵被這一刀之威劈出了個數米的深坑。如果不是自己預感不好提前跳起這突如其來的一刀他真的不知自己能否躲過。

一刀未果的煞,並冇有對空中的薑亦凡進行追擊,而是站在坑中活動了下自己的身子,臉上露出不滿意的神色道:“這身體真的是弱啊!老夫都無法發揮出百分一二的實力,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此時落在不遠處的薑亦凡聽到坑中煞的自言自語後麵色也是一變。

生硬的活動了下身子的煞抬眼望向坑外的薑亦凡笑道:“小娃娃你的身體我看著真是不錯啊,不若你交給老夫可好?”

聽到這話薑亦凡隻感覺後心冷汗直流,也不在答話朝著奈莉爾暈倒的地方飛奔而去。

坑中的煞見到薑亦凡這個樣子,嘿嘿冷笑兩聲騰身而起踏著詭異的步伐追了上去。

踏風術運起薑亦凡的身子如同鬼魅一般飛到了昏迷的奈莉爾公主身邊,也管不了許多,上前抱起她就往屋內衝去。

就在這一刻心中閃過一絲不安,原本前衝的身子被其猛的停住,隻見在他身前不足一米處赫然出現了一條長長的刀痕,如果不是他及時停住身行怕這一刀必定會劈在其身上。

伴隨刀痕而來的是一擊裹帶著勁風的飛踢,還未穩住身子的薑亦凡被這一腳狠狠的踢中肩膀。

隨著一聲清脆的咯吱聲,薑亦凡明顯的能感覺道那是自己的單肩碎裂的聲音。

隨著肩膀受傷原本抱在懷中的公主被其甩手拋出。而他的整個人也斜飛出去數米遠。

在地上翻滾了幾圈的薑亦凡,借力一個翻身站穩了身子,朝著此刻的煞方向看去。

隻見此時全身黑氣滾滾的煞已經來到了公主的身前。眼神中那貪婪的眼光依然不在有一點遮掩。

心下飛快盤算的薑亦凡,麵對著如今的局勢心底也生出了一絲無力,先運功暫時治療了下自己的肩膀後。他佯攻就要往外逃去。

此時一隻眯眼看著公主身子的煞忽然,抬頭看向了正要逃走的薑亦凡,麵色忽然變的無比猙獰。口子忽然說道:“你答應我會幫我殺了著小子的,他就要逃了。”

話音未落那張猙獰的臉再次恢複了貪婪道:“你小子放心,老夫答應你的那件冇有完成,你小子急個什麼勁啊。”說罷便朝著薑亦凡的地方飛去。

看到能淩空飛行的煞,薑亦凡心下暗道:“難道這人也是修士,而且看其修為定已經達到自己無法相信的地步。”想到此處忽然他腦海中一聲哈氣聲響起。

許久未見的老龍居然在這關鍵時刻甦醒了過來。

薑亦凡聽到老龍的聲音心下不知怎麼的忽然平靜了幾分,忙在神識內喊道:“死龍,你TMD的這一覺真是冇少睡啊!快現在正是小爺的生死攸關時刻,忙我看看後麵那人是什麼情況。”

老龍玉冥吧唧著嘴道:“咦,這是什麼地方真TMD荒涼,我艸小子你又惹虎道了個什麼樣的存在啊,等讓我老龍仔細看看。”

說罷老龍還真的做足了樣子朝著飛向他的煞看去,這一眼不要緊,老龍脫口叫道:“唉我去!冇想到在著個時代我還能看到當年被聖尊封印的魔族餘孽。”

薑亦凡聽到這個名字心下就是一驚,忙問道:“那是個什麼東西,實力如何?”

老龍皺起龍眉沉思了一會道:“如果是完全體的魔族,滅了你就跟碾死一隻螞蟻冇什麼區彆,但是看他現在的情況,他應該是寄生在這個倒黴蛋的體內,估計實力發揮不出百分之一二,你小子大約有一層的勝算吧。”

聽到一層勝算的薑亦凡滿頭黑線,看到黑線繚繞的薑亦凡老龍攤了攤手道:“彆不滿足了,要是當年你遇上一直魔族估計抬眼間就被他打成渣渣了。”

神識交流隻在一瞬,此時飛向薑亦凡的煞依然馬上就要追上逃跑中的薑亦凡。

隻見黑氣滔天的煞單手隨意的對著他平砍了一刀,一條黑色的刀氣帶著勁風朝著薑亦凡擊去,一直觀察著這麼動態的薑亦凡橫向一閃便躲過了這一刀。

刀氣隨已躲過但是後麵的煞也在短短的數吸中追趕上了薑亦凡,手中的鬼刀刀勢一變,刀背砍向了薑亦凡的腹部。

薑亦凡踏風術起,整個人輕飄飄的後移的半米躲過了這一刀,煞的眼中此刻精光大量道:“冇想到在著片沙漠中居然還能看到修士,看你這修為也是達到了養氣七層了吧,你這身子不錯我喜歡,我現在這個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啊。”

話音未落隻見煞的麵孔再次變的十分猙獰吼道:“山鬼前輩,你難道要違背之前的誓言嗎,你就不怕我師尊會將你的燈魂毀去嘛。”

話音剛落煞的麵容再次變成淡定神情笑道:“你小子這是在威脅老夫不成,那你也太天真了,你師傅算個屁,要不是當年為了讓你門心甘情願的助我脫困,我又何須大動乾戈誆騙你們做出燈魂的假象,但是今日這些都不重要了,等我奪舍了這人,在去找你那個老棒子師傅算賬。”

看著眼前的自言自語的煞,薑亦凡心裡依然明白了老龍剛纔是話,定是這魔族被封印在某處,被煞的師傅遇到,魔族本就是心性難料,看來著師傅二人也是中了他的軌跡成為了他人的傀儡啊。

煞聽到這些忽然身子猛的震顫了起來,臉上更是時而猙獰時而狡邪時而痛苦時而狂笑。

這時老龍的聲音忽然響起:“冇想到這被附體的少年也非常人啊,堅強的意誌力支撐他在與著魔族爭奪身體的控製權,但是怕最後也是徒勞。”

薑亦凡聽到這話,身子一下動了起來,對著其不遠處的煞就是一擊直拳。

身體顫抖的煞全無防範的受下了這一拳,整個身子隻被擊退了兩步後便停住了倒退的神行,然後就是猛的抬頭用那一對黑色的眼睛看向了薑亦凡。

原本想趁他病要他命的薑亦凡被著一眼看的也是渾身一抖,隨後便下意識的退了一步後,心下一橫也不其他,忙運起踏風術朝著公主的地方奔去。

這時煞的身子顫抖更加劇烈,數個呼吸後隻聽等一聲震天的怒吼響徹了整個沙漠。

此刻已經來到公主身邊的薑亦凡,單手抓起公主飛身遁入草屋內,一進草屋就聽到那聲懾人心脾的嚎叫聲,便下意識的拖過窗子朝著遠處煞的放下望去。

這一望不要緊,隻見此刻的煞全身青筋爆出,原本不算魁梧的身子此刻變的魁梧了許多,其體外的黑氣更是達到液化般的流淌向了地下。

嚎叫完後,煞猛的一個回頭,二人的四目在這一刻碰道了一起,煞那黑漆漆的眸子讓薑亦凡身子一冷。

老龍也罵道:“我去,這魔頭生前必定不是一般的魔族,MD今天晚上怕是要栽在這片鳥不拉屎的沙漠中了。”

薑亦凡聽到老龍的話再也不敢耽擱半分,一腳踢開屋中的一處櫃子,櫃子爆碎後下方一處青花石石板露了出來,此刻的薑亦凡也管不的許多,一腳塌碎石板縱身跳入了洞內。

石板下麵是一處不算寬擴的暗道,夾著公主穿過了地道後,眼前是一扇不大的石門,推門而入一間天然的地下石室出現了眼前,而石室的正中心位置一座殘舊的古老傳送陣靜靜的立在中央。

見到傳送陣的老龍跟薑亦凡都是眼前一亮,老龍率先吼道:“天不亡我啊,這裡居然是一座遠程傳送陣,快小子快去陣上擺上元石。”

那還用等老龍吩咐,薑亦凡早已縱身射向了傳送陣,就在這時隻聽得身後一陣轟隆聲,隻見石室門口一身黑氣的煞一腳踢開了石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