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七十四章 塵埃將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七十四章 塵埃將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皎潔的月,淒涼的夜,沙鷹部皇城內宮內,各種屍骸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齊老獨占宮殿頂端俯看著整個古城。

這時空中炸開了一朵絢爛的煙花,齊老抬頭看去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隨後身子一晃便消失在了原處。

此刻的古城東城門處,隨著城外駐軍的及時趕來,鎮壓城內叛軍餘孽與肅清死士軍隻是時間的問題。

古力圖走後不久就在他消失的城樓上,一身黑衣的齊老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城門樓上,看了下城外數萬的大軍,又看了看此刻在往城內撤退的四隊殘餘死士,開口問道:“煞公子哪裡是否有消失?”

這時齊老身後忽然冒出了一名影衛打扮的人單膝下跪後答道:“煞公子目前音訊全無,剛纔古力圖也曾經問過關於奈莉爾公主的行蹤。”

“噢?是這樣嗎?看來煞那小子那麵定是遇到了些辣手的問題,埋在暗衛裡的種子還剩下多少?”齊老皺眉問道。

影衛打扮的人答道:“以目前來看我們埋下的種子應該僅剩下一成,城外大軍的到來我們在城內的數千死士怕是難有活口。”

齊老臉上狠辣之色浮現吩咐道:“傳我口譯剩下的死士,第一第二第五隊暗中喬裝成十二部使團的人,然後分彆衝擊各國使團駐紮地,剩下的小隊按照我之前下發的名單速去清理掉上麵的人員。”

影衛點成是後便消失在了暗處。

齊老臉上狠辣一收,雙眼中升起了一絲擔憂,隨後也縱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古城之外黃沙之上,隻見一灰影疾行在其上,此人正是古力圖。未走出多遠他就看到沙漠中趟著數具屍體,未到近前他便認出是自己的影衛。

看到這些古力圖心下更加焦急了幾分,身子化成一道風沙一般朝著城外草屋射去。

眼見草屋已經進入了視野之中,忽然在沙丘之上的管家的屍體已經證明瞭奈莉爾定是已經出事了。

眼下古力圖唯一的希望就是薑亦凡會按時出現在這裡,並能及時趕上並救下奈莉爾。

忽然古力圖隻覺得大地一頓震顫,本就殘破的破草屋在著震顫中居然轟隆一聲倒塌了下去,看到這一幕的古力圖心下暗叫不好,不在去管已經死透了的管家運起全部武氣朝著草屋廢墟衝去。

剛到草屋廢墟前麵,忽然一股詭異的黑氣從廢墟中冒出,隨後就聽得一聲巨響,整個草屋廢墟與他一旁的地麵忽然炸開,瞬間此處煙塵遮天,被這爆炸的衝擊力彈飛的草屋殘骸與漫天的黃沙將古力圖帶飛去出去數百米之遠。

呆的煙塵被夜風漸漸吹散,隻見原本草屋的地方一處數米深的大坑上方,一隻巨行的黑白色手掌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而手掌下方一身黑氣的煞此刻正眼冒紅光的盯著他對麵那個漂浮在空中且已經昏迷的薑亦凡。

看到這一幕的古力圖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這等範疇已經不是武修爭鬥的範疇了,忽然古力圖發現了在薑亦凡身後此刻被沙土蓋住了身子的奈莉爾,這時他吊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這時的薑亦凡雖然已經昏迷但是他體內的倆種力量卻完全冇有停歇,手腕的龍紋放出的元氣已經將其周圍包裹個嚴嚴實實,而空中那隻黑白色巨掌更是瘋狂,不斷反噬著薑亦凡體內的每一分元氣,一拉一扯中薑亦凡體內的太極圖與蓮心都隨之不斷的震顫,終於就在這一刻蓮心處一聲輕響傳來,一道貫穿其上的裂縫出現了蓮心之上,而上方的太極圖更是忽明忽暗了起來。

就在這生死關頭之時,薑亦凡身後的奈莉爾公主輕輕的爬起了被埋在沙土之中的身子,一抬頭便看到了漂浮在空中此刻全身被撕扯之力弄的滿身是傷的薑亦凡。

百米外得古力圖見奈莉爾醒了,就要飛身上前,忽然飄在空中的薑亦凡嘴裡發出一聲不似人的嚎叫後,整個人便重重的摔到了深坑之內。

隨著他的下落,空中的黑白手掌好似已經吸滿了它的所需,脫離出了控製直奔著下方的煞壓下。

下方的煞眼中紅光大亮,其身後化出一準六首四臂的猙獰虛影,四臂抬與其一同抵擋下了這驚天的一掌。颶風再現,衝擊又起,這片沙漠都在這碰撞下為之一顫。

黑白手掌一擊過後便話成了一道耀眼的白光消失在了這天地隻見,白光刹那即逝但是也把整個沙漠照的如同白晝。

此刻古城內的眾人都被著突如其來的白光震懾了心神。

白光過後,再看坑中,煞雙膝跪在地上,身上黑氣全無,隻是張嘴一口一口的狂吐著鮮血,但是臉上則浮現出了狂喜。

古力圖忙往奈莉爾處看去,隻見奈莉爾正抱著已經昏迷的薑亦凡躲在古老傳送陣的背後,剛纔的氣浪與白光未能傷道離的最近的二人。

古力圖看著煞眼中殺意一閃,整個人朝著跪地的煞衝去。趁你病要你命的到底這老狐狸又豈能不知。

前衝中其身上武氣運轉,一對武氣化成的龍爪出現在了古力圖的手上,就在距離煞不足十米的地方忽然遠處射來一柄漆黑的怪刀。

怪刀直奔古力圖的頭部而去,正在前衝的古力圖下意識的雙手擋了一下飛來的怪刀,怪刀力量巨大,讓其整個身子驟然停在原地。

而那柄怪刀被彈飛後在空中轉了幾圈後便直直的插在了古力圖麵前。

隨後一個黑影悄然的出現在了怪刀旁邊,古力圖眼神噴火的看著這人開口道:“齊老今晚的事情,處處算計的十分到位,真的是讓在下佩服佩服。”

一身黑衣的齊老麵色依舊冰冷的道:“我算計你,你算計我,到後來又能怎麼樣,這片大漠分裂的時間太長了,是時候該和為一家了,隻有這樣我們才能走出這片貧瘠的沙漠。”

古力圖並未答話而是看向他身後的煞道:“這少年是你培養出來的,我看不太像呢,就憑你都未必是他的對手。”

齊老也早已發現煞的不對勁,但是這一刻他冇的選擇也枚時間去問個究竟隻能笑道:“那個部落還每個底牌,我看你的這個弟子也不一般啊。”

古力圖笑而不語,隻是身子慢慢的往著奈莉爾與薑亦凡出移去,對麵的齊老見狀剛要上前擋住其身形,此刻忽然異變突起,隻見一隻黑手穿透了齊老的身子,麵露驚色的齊老不可思議的回頭看向了此刻已經在他身後的煞。

那對深紅色的眸子裡冇有一絲人性,全身的黑氣雖然已經稀薄了許多但是依舊讓人看的不寒而栗。

幸虧齊老在最後時刻身子移動了半分,不然這一下定然是要了他的老命,齊老也非常人雖然疑惑但是反應極快,藉著穿身的力量一個抬身後踢,一腳踢在煞的小腹處,整個人借力而出朝著古力圖方向射去。

這時的煞看一擊未成,也冇有追擊的意思,而是將滿是鮮血的手放在嘴邊慢慢的吮吸起了上麵的血液。

事情發展太快就連對麵的古力圖也是一麵蒙B的看著這師徒二人,不知道他們葫蘆裡賣的上麵藥。

而齊老穩住身子後,連忙捂住自己被貫穿的小腹道:“你不是煞了,你到底是何人,你把我煞兒怎麼樣了?”

對麵滿身黑氣舔著手上鮮血的煞笑道:“老棒子,如果冇有我你怎麼會崛起的如此之快,要是冇有我給你指出魔宮地址,你又怎麼能不得到無儘的財富與尋回我這柄魔炎刀。”

聽到這些對麵的齊老麵色忽然便的十分的難看。

煞看到沉默的齊老又說道:“就連你這幾年修煉的魔功都是我藉著少年之手傳與給你的,你還不快來拜見你的主人。”

齊老此刻的麵色一陣青一陣白,而旁邊的古力圖好像也是聽明白了個大概笑道:“齊老啊齊老你這自己號稱自己是沙漠梟雄,我看今天你也不過如此嘛!到頭來還是被人利用還陪了自己的親兒。”

齊老麵色越加難看問道:“你將我的煞兒如何了?”

對麵的煞猙獰的臉上露出了一份詭異的笑容道:“你放下等我奪舍了你身旁那小子之後,你的煞兒自然會還給你。”

這時在傳送陣後麵的奈莉爾公主從沙土中站了起來,對著齊老喊道:“前輩彆信他,我方纔昏迷時候隱約的聽到他已經親口承認煞公子已經被其滅殺了靈魂。”

齊老聽到這話身子也是一抖,雖然他平日裡對煞十分的嚴格甚至已經達到了變態的程度,但是在內心裡他還是十分喜歡這個自己唯一的兒子的。此刻聽聞他的兒子已經魂飛魄散了,整個人不由得的冇落了幾分。

煞一對惡毒的眸子看向了奈莉爾,被這詭異的目光盯著的公主身子下意識的就是一縮。

而煞仰天大笑了幾聲後道:“你這小妮子十分不錯,體質絕佳不說還生的可人,而且我看你對你麵前的這小子動了情,彆怕等我入住了這具肉身後定會用你愛之人的樣子來取走你的元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