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八十七章 深入霧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八十七章 深入霧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朦朧的月色下眾人眼前的那座高山好似被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

劉黑子嘴裡低罵了倆句後側頭看著劉大雷問道:“大哥你說咱們是不是TNND的碰到鬼了?”

劉大雷麵色嚴肅道:“說什麼呢我們都是修士,雖然修為低了一點但是對於這神鬼之說又有誰會去輕信呢?”

劉黑子一拍黝黑的腦門道:“既然左麵走不出去那咱們就走右麵,老子就不信了豁出來這一宿老子繞不過這座破山。”話音未落隻見黑子已經跳上馬車揮鞭驅趕頭車往反方向行去。

其後麵的縱人見黑子已經帶頭出發也就不在多話紛紛上車跟了上去。

隨著草木的不斷倒退,車隊又繞著這座大山狂奔了將近一個時辰,此時已經臨近五更,許多夥計不住的打著瞌睡,忽然前麵的頭車再次停了下來。

這一個急刹車讓後麵已經半夢半醒的幾個夥計都是一驚,手拉韁繩極力穩住馬車後,縱人再次來到了劉黑子的馬車旁邊。

此時的劉黑子正愣愣的站在馬車旁邊,這回就連車上的劉雨淑與萍兒都走了下來。

走到進前的劉大雷上前輕拍了劉黑子一下,劉黑子就是身子一抖然後苦著一張黑臉道:“大哥,我們好像又回到開始的地方,這裡真TMD的邪了門了。”

劉大雷雖然冇說什麼但是心裡也打起了鼓道:“這商隊已經在此地繞了整整一個晚上了,居然寸步未進,而且看著架勢想來今天完事商隊是很難走出這片詭異的地方了。”

心裡升起擔憂的劉大雷麵色也是越加的凝重,這是隻見上回未下車的老三劉天祿拿著個羅盤走了過來道:“大哥二哥,第一回重返道這裡的時候我就懷疑我們是不是踏入有人設計好的迷陣,於是第二圈的時候我就開始默默的在拿羅盤定了下方位,這一定不要緊我發現我們四周的東南西北全是亂的,此人在陣法的造詣上已經非我能比。”

聽到這些的劉雨淑忙問道:“三哥既然你已經看出部分玄機,可有破解這迷陣的方法?”

劉天祿搖頭苦笑道:“想我書生研究了一輩子的陣法這陰山迷月陣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此陣我至是在書上看過模糊的記載而且也隻是隻字片語。”

劉雨淑聽到他三哥的話後麵色也是一沉,但是隨後劉天祿又道:“隻要他是陣就必定又生死兩門,剛纔我們已經繞著陣法跑了倆圈了,這就證明陣的外圍必定全是死門,無論我們如何去繞都回被陣法帶回起點的地方,現在我們隻能深入山中去尋找出一條生路。”

眾人聽說要深入迷陣之中都麵露出了些許難色,這是有一名夥計說道:“當家的要不咱就趁著天還未放亮我們原路返回把。”

此時未等劉雨淑開口說話隻聽的劉大雷大聲的說道:“想來前麵已經被人布上了迷陣,那往回走也必然又人埋伏等我們入甕,既然事已至此我決定商隊全體進入迷陣。”

眾人聽後雖然心中還是有些擔憂但是既然領隊的劉大雷已經說了夥計們還是紛紛回到了自己的馬上。

這是劉大黑忽然看到了此刻也正欲轉身回到自己的車裡的薑亦凡,忙上前一步叫住了他道:“冇想到最後還是驚動了薑兄弟,這眼下的情況薑兄弟有冇有什麼合理性建議或者有更好的應對之法嘛?

薑亦凡淡定的搖了搖頭道:“劉大哥這樣問在下,真是折煞小弟了,若輪對陣法的瞭解恐怕還及不上三哥水平的一半啊。”

聽完了薑亦凡的話後劉大雷的臉上還是不免掛上了一絲失望之色,薑亦凡察覺到了劉大雷的表情後也隻是微微一笑,隨後便回到了自己的馬車內。

這時原本已經睡熟的奈莉爾聽到外麵嘈雜的聲音也揉了揉眼睛坐起了身子,此刻正好薑亦凡推門上車,奈莉爾問道:“這大半夜的外麵亂糟糟的乾什麼呢?”

薑亦凡笑道:“小問題,估計今夜有的忙了你在是在睡一會還是起來跟我一起打坐練功?”

奈莉爾一聽要練功連忙把腦袋晃個跟一個撥浪鼓一樣道:“我要繼續睡覺,你還是自己一個人練功吧!”說著整個身子又鑽倒了毯子裡麵笑嘻嘻的對著對麵的薑亦凡做了個鬼臉。

薑亦凡看到對著自己做鬼臉的奈莉爾也隻能無奈的歎了口氣,自從他醒來之後每天晚上薑亦凡都會監督奈莉爾打坐一道倆個時辰,起先這古靈精怪的公主還覺得十分有趣,可是冇過倆天這丫頭便感覺這樣做實在是太無聊了,所以每當薑亦凡讓其練功的時候她總是能找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理由搪塞薑亦凡。

車內的二人還在有恃無恐的嘻嘻哈哈著,但是此刻車外的劉黑子卻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驅趕著馬匹,隨著頭車率先進入了大山之後,其他後麵的馬車紛紛的緊跟著頭車,此刻為了方便辨彆其他車輛,每一輛馬車尾部都點燃兩隻火把方便為後車指引方向。

就這樣商隊的車隊在這座大山內的崎嶇小路上行進了大約半個時辰,忽然山中出現了大量濃密的灰色霧氣,這霧氣出現的十分突然,讓冇有防備的後車忽然就失去了前車的方向。

這時頭車的黑子發現事情不對連忙勒停了馬車,反手拿出兩顆黑色的鋼球回手便對著天空打去。

隻見倆隻黑球在空中碰撞在一起,一點火花閃過之後空中出現了一朵絢麗的煙花。

後麵被濃重的霧氣困在失去的方向的馬車忽然看見天空中閃過了一絲紅芒,在聽聲音就知道了那是自家頭車的所在位置。

後麵的馬車也關不了許多紛紛朝著煙火或聲音的方向奔去,而黑子在打出了煙火之後整個人更是跳上了馬車頂部,背後披風一抖一根粗大的矮香被其立在車頂,之後手中元氣運作香瞬間就被其點燃。

隨著香的點燃,一股濃鬱的熏之氣瞬間衝開了些許煙霧。

不多時隻見不遠處朝著黑子的方向飛快的駛來數輛馬車,而駕車之人看到了此刻站在矮香旁邊的劉黑子後心裡都是不僅一喜。

就這樣不到半刻鐘的時間此地已經聚集了好幾輛馬車,這是劉大雷手中拿這一把火把下車走道了黑子身邊道:“速速讓隊伍先集結清點一下,看看還有那輛馬車跟貨物冇有跟咱們彙合.”

黑子也不含糊隨手拿起了一根火把之後便開始依次的清點著每一輛商隊的馬車,當他查完一圈之後劉黑子焦急的回到了他大哥身旁道:“大哥不好了經過我的清點目前隻有老三跟許琮的車子冇又跟咱們彙合。

劉大雷聽到老三冇回了也是心下一急道:“黑子這樣你再去發倆顆信號彈看看,也許是剛纔老三離我們遠了並未看到信號。”

劉黑子一聽二話不說縱身跳上車頂手一台四顆黑色的珠子徑直的飛向了空,隨著四顆一起的碰撞,這一刻的煙火比隻剛纔炸的更加好看。

隨著信號彈的放出 劉大雷劉雨淑與劉黑子都在用焦急的眼光看著那片黑白色的迷霧,就在這時一輛馬車飛奔而至,在離車隊不足十米的地方忽然停了下來。

在平時這十米對於任何一個正常人都不算什麼,但是有了濃霧的加持之後一切就都冇那麼簡單了。

雖然隻有短短的十幾米但是車隊還是無法看清停下來的馬車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就在這是隻見書生老三此刻正連滾帶爬的朝著車隊方向跑來。

車隊這麵忽然有人驚呼道:“快看有人往這麵跑來了,大家快拿上火把。”

隻見書生老三忽然加快奔跑的步伐,而就在他離大部隊不足三米的地方忽然感覺道腳下一拌在他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纏繞住了他的腳踝一般,讓奔跑的他快速的摔倒在了地上。

隨後更是被這股距離拖向了濃霧之中,忽然一條銀芒劃開了一片濃鬱的霧氣,之後更是銀影一晃挑碎了纏著書生老三腿上的藤蔓。

這一幕讓此刻被那奇怪藤條嚇破了膽的書生,找回一絲安全感,隨後書生狼狽的爬起隻感覺自己身子一輕便被他大哥單手抓起丟向了車隊。

這是的劉黑子見書生老三安全的回來,在他被丟落地之後才上前問道:“三弟怎麼刺激嘛?”

書生一臉慘白的罵道:“二哥你大爺的,都什麼時候還有心情說笑快去幫大哥啊。”

劉黑子一聽大哥遇到麻煩,縱身跳道了霧氣當中,當他一進霧氣中就看到大哥劉大雷正在不停的揮舞這手中長槍劈砍著什麼便大叫道:“大哥頂的住嘛!我黑子來助你了,說著也便往劉大雷處跑去。

這時隻見劉大雷一個空中回馬槍後,身子便夢的一個旋轉自後身子安穩的落道了地上,抬眼看著衝向隻見的黑子忙道:“黑子小心這裡有觸手偷襲!”

隻見他話音未落黑子整個人便被一條粗壯的觸手給困住了小腿,隻聽啪嘰一聲黑子的身子便重重的甩在了地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