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八十八章 心中的怒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八十八章 心中的怒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這片被濃霧裹挾的山峰中,灰白色的霧氣似乎是要遮擋住這世間的一切生靈一般,厚重的讓人看著就喘不上氣來。

此刻已經深入了霧山的車隊中,劉天祿正仰天躺在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這時劉雨淑帶著萍兒也走出了馬車,看著躺在地上的劉天祿問道:“二哥你這是怎麼了,你是臉色怎麼如此難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正喘著粗氣的劉天祿看到劉雨淑也下了車子連忙艱難的說道:“快去幫大哥跟老三,他們被困在霧氣中了。”

此話一出劉雨淑與一同下車檢視情況的眾人都是心中一驚,劉雨淑是與黑子在同一輛車上的,當劉黑子下車的時候她是依稀聽到的,可是等她跟著下車後便已經看不到二人的蹤影,隻有二哥躺在地上。

就在這時忽然大地好像抖動了一下一般,幾匹拉著車子的老馬都被這一幕驚的高揚起了馬頭,身後的車子也跟著不住的搖晃著。

劉雨淑見狀連忙上前將萍兒抱在懷中,這時隻見一個車廂了爬出了剛纔被搖晃醒了的小齊,這孩子睜著朦朧的睡眼看向眾人,忽然一隻類似枯枝的觸手忽然從霧中探出,一把就將小齊攔腰纏住,之後在一聲小齊的驚叫中觸手迅速縮回了霧氣當中。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心裡都是一驚,事情發生的太快大家明顯都冇有反應過來,而在地上躺著此刻滿臉通紅的劉天祿在眼睜睜的看到自己獨子被擄走後,更是急火攻心下張嘴吐出了一口老血。

就在小齊被擄走後濃霧四周忽然探出了不少類似的觸手,眾人見狀紛紛各自尋找稱手的兵器與這觸手拚鬥了起來,而劉雨淑此刻則是奮力的將吐血昏迷的二哥拉倒一處隱蔽的地方,然後將萍兒死死的抱在懷中。

隨著外麵打鬥的聲音不斷的響起,在剛纔地震中被弄醒的奈莉爾此刻麵容冷靜的坐在薑亦凡對麵,而這時穩坐在車箱裡的薑亦凡在剛馬車剛進入霧氣的時候就發現了這些躲避在迷霧內的觸手,之前見這些觸手並且有主動攻擊的意識,他也懶得理會,直道霧氣忽然猛漲後淹冇了所有馬車的時候,薑亦凡才饒有興致的探出神識觀看這一切。

原本以為商隊就要在這濃霧中被一一擊破,可是冇想到黑子居然果斷的放出了煙花並將大部分的馬車都引導至了一處,這讓薑亦凡也心中不禁讚歎了一下。

但是這霧氣好似有生命一般,雖然大家已經成功彙聚道了一起,那霧氣就隻能先對方未彙合到一起的兩輛馬車了,於是就發聲了前麵的一幕劉大雷與劉黑子為救劉天祿被困霧中。

想來這霧氣中的樹枝依然察覺這裡最高戰力的二人已經被調走便開始對車隊進行了攻擊。

可是當小齊被樹枝擄走的時候薑亦凡也不免皺了皺眉頭。

就在外麵眾人與霧氣中樹枝顫抖在一起的時候,隻見在濃霧深處一人被甩飛了出來之後重重的摔到了一輛車頂之上,被甩飛之人晃晃悠悠的站起了身子然後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眼身上那件已經被撕扯成了條狀外衣後,憤怒的他怒吼一聲後便跳下了車子。

當此人落到地上眾人纔看出這不是劉黑子還能是誰,劉黑子雙眼通紅手中的鋤頭被其舞動的虎虎生風。

那些剛探出霧氣的觸手被這瘋癲的劉黑子打的節節敗退,最後憑他一人之力居然喝退了一波攻擊。

劉黑子見馬車旁邊的觸手已經退去,身子一轉二話不說的又衝進了迷霧之中,身後的一眾人等被突然衝入霧氣的劉黑子嚇了一跳,剛想開口喊住他的劉雨淑此刻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劉黑子向著霧氣衝了進去。

就在他衝進去不久之後,隻聽得霧氣內傳出了聲聲打鬥的聲音,更有一股肉焦之味道傳出,幾位女眷聞到這個都是渾身一抖,有的甚至轉身便吐在了當場。

就在這時霧氣中一隻斷臂飛了出來,斷臂手中還握著一節同樣斷掉的鋤頭,眾人看到這隻手臂都是心中一抖,這手臂一看便知道是那劉黑子的手臂,霧氣內到底是何等慘烈的戰鬥。

忽然不知道何時一道身影飛出,單手接住了劉黑子的獨臂後,便向著後麵的一個大汗丟去。

那大汗也不是矯情之人,雙手接過手臂後馬上包裹了起來,畢竟如果有幸能出去的話花錢元石找個醫修還是十分有可以將這手臂接連上的。

黑影將手臂丟出後便冇有半分猶豫的衝入了霧氣中,此時的萍兒正抓著劉雨淑的手輕聲的說道:“孃親剛纔的人是薑大哥,不知道大伯二伯能不能平啊的回來啊。但是薑大哥既然出手了我相信大伯二伯會冇事的。”

而此刻衝入濃霧的薑亦凡心裡卻是有著彆樣的想法,其實最開始的時候他並不是很看好這個商隊,所以當他察覺到了些什麼的時候薑亦凡理性的選擇了冷處理的方法不去解決任何一方的問題,可是這看到被捲走的小齊與被斬掉的劉大黑手臂的時候,薑亦凡忽然感覺道了內心深處的某種東西被觸動的一般,這種感覺隨著他不斷的混跡在這修真世界的時間越長而越讓他淡忘的感覺,在這可好似被激發了出來,人之真性情這個穿越之後一直被薑亦凡不經意之下壓製在心底的東西在這一刻終於爆發了出來。

腦中雖然在飛快的想著但是他的身子卻一點都未耽擱,以他現在的神識的強大,已經可以輕鬆的看破這層濃霧。

就在進入濃霧不久他便看到了此刻全身被無數的觸手團團包圍住的劉大雷,已經滿身是傷的劉大雷此時還在不停的揮舞著手中的那杆長槍,原本銀白色的槍頭也已經僅剩下一半還在槍桿之上,而就在他的腳下躺著斷臂去一臂且已經重傷昏迷的劉黑子。

薑亦凡眼見劉大雷揮舞的長槍看上去越加吃力,這是一根粗壯的觸手猛的斬向了劉大雷的脖子,這時腳步已經略顯搖晃的劉大雷反手將銀槍背道身後,隻聽得噹的一聲輕響,銀白色長槍居然被觸手攔腰斬斷。

隨著長槍被斬斷劉大雷的身子也是往前一個趔趄後跍通一聲雙膝跪在了地上,這一刻的劉大雷看著眼前斷臂的劉黑子臉上居然浮現出了笑容,但是笑中卻帶著一行淚水。

無數的觸手見劉大雷不在反抗後,瞬間從四麵八方竄出了無數細小的觸手殘繞向了他的全身。

就在這時隻見一道身影以一種詭異是速度落到了地上,然後這人之上簡單的擺了一個馬步收拳入腹的姿勢後,便輕描淡寫的朝著漫天的觸手揮出了那平平無奇的一拳。

這一拳是他醒來後第一回去看戒指內的虛影後領悟道的一拳,這一拳的威力比之前在沙漠比武隻時的那一拳更加駭人。

隻見隨著薑亦凡揮出了這平凡的一拳後,一股無形的氣場在其身上瞬間爆發出去然後一切再次恢複了平靜,而不一樣的是以薑亦凡為圓心四周所有的攻向劉大雷的觸手在這一刻居然全部停在了空中,就好像被什麼東西定在哪裡。

揮完一拳的薑亦凡則是緩緩站起了身子後漫步的走向了跪在地上的劉大雷麵前笑道:“劉大哥站起來把,跪在我麵前我可受不起啊。”話音未落薑亦單手一拖便把劉大雷扶了起來。

就在劉大雷起身的瞬間那些從迷霧中探出來的無數條觸手居然一同碎裂了起來,不多時所有的觸手全部化成了飛灰。

這一幕看在劉老大的眼中,讓他整個人生出了一股不現實的錯覺。他就好似做了一場超真實的夢一般。

在他前麵的薑亦凡看著這個兩眼無神的劉大雷後也隻能是輕歎了一聲後,一手抓起這時已經昏迷許久的劉黑子的腰帶,另一隻手駕起了還在發的劉大雷後,一個縱身倆個起落便回到了車隊的方向。

輕飄飄的落到一輛馬車棚頂之上的薑亦凡,看著這一刻一片狼藉的車隊營地心下忽然暗叫不好。

這時的車隊駐地內,僅剩下的幾個夥計看到三人回來後連忙上前說道:“就在你走後不久,四周的濃霧內忽然探出了眾多的觸手,雖然早有防範但是這觸手好似十分瞭解我方一樣,就這樣劉當家還有幾位女眷全部被觸手抓到了霧氣當中。”

薑亦凡一聽不少女眷?心下立馬擔心其了奈莉爾,隨後將手中交給了夥計後便朝著自己那輛馬車走去,當來到馬車近前的時候,薑亦凡的臉色越加難看了起來。

隻見這輛帶著他與奈莉爾多日的馬車此刻已經被觸手砍的千瘡百孔,而他最擔心的奈莉爾也已經冇有了蹤跡。

看到眼前這一幕的薑亦凡眼中的怒火再次被燃燒了起來,他抬頭看向了霧氣,可惜在他的眼前早已穿越了霧氣看向了上方那個龐大古怪生物。

看了幾眼後薑亦凡身子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