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九十二章 打開棺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九十二章 打開棺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嬰兒的哭聲是生命的開始,母愛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深沉的愛。

國王俯身抱起此刻一隻哭鬨不停的女嬰,看著她在她身上留下的最後的那個印記,一朵冇有花朵的七葉小花。

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雖然王後已經死去,但是這個公主卻還活著,隨著逐漸的長大國王也漸漸發現了她與其他同齡人的不同,那就是她長的太慢了,現已經三歲的公主此刻就像剛滿月的嬰兒一般,而且身上還時不時的閃過紅光。

國王想來她的母親是一株不死神藥,存世必定是以萬年算的,向到這裡他的心裡也就釋懷了不少,但是在一個雷雨交加的夜裡,國王發現公主居然咬死了餵養她的奶孃,還吸乾了她的鮮血。

此刻一臉蕭瑟的國王傻傻的看著這個外貌像是一歲左右的女童,心裡頓時如同翻江倒海,這件事以後公主就被國王關到了自己與她母親定情的密室之內。

就這樣這位名義上公主便徹底消失在了大眾的視野之中,時間轉瞬五十個春秋一晃便過去了,這些年裡公主一隻被關在暗室內,此刻的她已經是十幾歲的樣子,她的容貌與她母親居然是那般的像。

而在這五十年裡國王也在不斷的收集著有關自己女兒方麵的古籍。隻從上回她咬死並吸乾了奶孃的鮮血後,公主每隔一段時間便需要吸收一回活人精血,這也讓國王十分的頭痛,最後無奈的國王便用自己的聖血餵養她,而這一喂就是五十年,而吸食了聖血的公主成長的速度明顯快上了許多。

終於在這一日國王找到一頁殘卷,上麵描述了一個關於不死神藥的傳說,這一刻國王才知道自己的與七葉神花生下來的女人已經不算是人類,當然降下的雷劫也是要清除這妖孽。

但是當國王知道這些的時候一切已經晚了,就在那一夜公主忽然暴走,大地之下生出的觸手就是這些年她種下的根鬚。

而全城的活人也都城了她成熟時的祭品。而因為她的體內有著國王的一半血脈還有他常年被父親聖血滋養著,地下的觸手居然冇有對其父照成一絲的傷害。

而看著自己的女兒在空中蛻變後落入血池之後,國王的心徹底的死了。這纔出現在城外將事情說了出來。

隨著古聖將事情的原有說出,外界的人第一反應是這女子豈不是一株活著的不死神藥,世界上貪婪是可以戰勝一切的,至此之後便不時有聖地與大勢力去廢墟想要擒住這株人形神藥。

可惜隨著公主殺的修士越多她便越加強大,甚至在血池中還蘊化出了血人這種詭異的怪物。

在這個世界上如果得不到的必然要將其毀滅,終於在一位聖人慘死在數萬血人手下之後,一個聖地幕後的老怪物出手了。

遠古神王降世的一戰可謂是驚天動地,整個古城廢墟幾乎被他移為了平地,而那株人形神藥最後更是被他打了個形神俱滅,但是據說她也讓遠古神王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以至於最後的遠古大戰這位神王最後戰死在了那場浩劫之中。

既然神藥已經冇有了但是她泡過的這池血水卻還剩下不少,而且當時在場眾多聖地與大勢將剩下的這池子血水瓜分後還真有人煉出傳說中的丹藥,故而池中血水聲明大振,因為當時傳話的古聖人提及過殘捲上稱呼這池水為百魂,所以百魂血池就這樣被流傳下來。

聽完了故事的薑亦凡眉頭依舊皺著問道:“你說的事情距離現在怕是不知道多少的年月了,而在此地的觸鬚與血池跟你故事中的那個明顯差了太多。”

老龍嘿嘿笑道:“我感覺這應該後人向相仿當年哪位自己弄個血池,但是屬實有些不倫不類啊,還有這血人,一看便是被迷失了心智的頑童而已。”

薑亦凡上去就給了老龍一個暴力道:“我TMD讓你在這給我總結性發言呢啊!我想在是讓你幫我想個辦法如何控製住這個血人。”

被打了一個踉蹌的老龍回身吼道:“那你不早說,讓老子白白廢話了一章來給你講故事你個龜孫子,還有啊在敢打老子的頭信不信我咬你。”

薑亦凡見老龍有些急眼了連忙哄騙道:“行了我錯了,你說我現在該如何在不傷道他的前提下讓他失去戰鬥力呢?”

老龍想了想道:“此刻的這孩子必定是有東西在暗中控製著他,你現在隻要找到源頭處理掉就可以了嘛!”

薑亦凡一拍腦袋道:“我艸我發現真的我跟你呆時間長了我自己都快變傻了真是的。”

怒髮衝冠的老龍在他的腦中大罵道:“滾。”之後便在冇有了聲音。

既然已經找到瞭解決問題的方法,薑亦凡也不在墨跡,就在血童子撲向他的瞬間,薑亦凡側身一腳提在了他的肚子上,隻聽得轟隆的一聲,血童子被其踢飛了出去後重重的砸到一旁的牆壁之上。

薑亦凡著一腳雖然看著十分的狠辣,其實已經吧力量運用道了極致,看著毫髮無傷的血童子再次爬了起來,薑亦凡終身躍上了二層,然後轉身衝向了懸掛在中間的棺材奔去。

就在馬上奔到棺材跟前的時候,他隻覺得好像背後有一雙無形的小手在此刻拉了他把的感覺,而且這小手寒氣刺骨,這讓薑亦凡猛的就是一個轉頭,可是他的身後隻是一片空蕩的黑暗,這一刻就算是薑亦凡也被驚的冒出了冷汗。

但是眼下已經管不的那麼多了,抬手砍下了棺材旁邊的巨大蟲繭後猛的朝著出口丟去,就在巨繭摔在門口的瞬間,隻見之前被踢道牆內的血童子已經不知不覺的來到了薑亦凡身後,上來就是一記血爪向著薑亦凡的胸口的心臟抓去,因為剛纔丟的時候動作幅度較大此刻的他已經有些轉身不急,此刻的薑亦凡眼中狠厲之色一閃身子猛的往下一沉整個人從二層掉了下去。

就在下去的瞬間薑亦凡麵色就是一變,因為著口棺材的位置就是下方血池的位置,而血童子見一爪落空也跟著他跳了下去。

隻聽得噗通一聲,二人在空中的瞬間薑亦凡抓住血童子的手腕後借力一甩,順勢將血童子甩向了血池而自己則是借力向著池子邊緣掠去。

說來也是奇怪落入池子中的血童子居然冇有激起一絲的血花,他整個人就好似融化在了這池鮮紅色的液體中的一般。

掠到池子邊的薑亦凡也冇心情去觀察這裡詭異的一幕,腳尖輕點池邊身子直衝而起,再次來到了著詭異的黑色棺材的麵前。

這回冇有了那隻巨大蟲繭的阻擋棺材的全貌此刻被他看了個仔細,棺材材質似石非石,似鐵非鐵,黑色的棺槨上雕刻著幾幅圖片,也許是經過無儘歲月的侵蝕,圖畫已經模糊的難以辨認。

但是薑亦凡在看到其中一副的時候整個人就是一頓,著副圖裡赫然刻著一隻厚重的手掌此刻正緊緊的握著拳頭,而在拳頭的縫隙內流出的五片類似星域狀的東西。

這一幕就跟在古墓內的壁畫走廊內看到的那幾幅壁畫居然如此的相似,隻是這附圖內隻是刻畫出了結果而已。

薑亦凡轉頭繼續看向其他的壁畫但是真的太過模糊完全看不出什麼,忽然他發現棺材的蓋子好像被人移動過,雖然隻是錯開了很小的一條裂縫但是這也能證明他不是第一個來過這裡的人。

想到這裡薑亦凡抬手隔空一推,數尺厚的蓋子被他推開了個寸許大的裂縫。就在推開的瞬間薑亦凡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一個是怕棺材能有什麼機關,在就是看盜墓的小說裡有描述開啟棺材後會有十分嚴重的屍臭甚至是屍毒,雖然是小說但是薑亦凡想來還是小心一些為妙。

隨著蓋子被推開,他早先預料的事情一個都冇有發生,薑亦凡閉氣上前朝著棺能看去,隻見棺材內滿身黑紅色的土壤,而土壤上麵一株三葉子怪草靜靜的長在其中,著詭異的一幕把薑亦凡都看的一楞。薑亦凡慢慢的彎腰細緻的檢視了下一棺槨內其他的地方,這裡麵除了這株怪草真的是再無他物。

就在他起身的瞬間餘光忽然發現棺蓋子下麵好像也刻畫著什麼,於是薑亦凡二話不說雙手抓住蓋子手臂一用力直接給他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翻轉。

隻見被過來的蓋子下麵刻著一張類似與地圖的東西,雖然雕刻的十分簡陋但是還是可以讓人一眼就看個明白。

有了地圖薑亦凡才明白這裡其實一共三層他所在的是倒數第層,著池子下麵還有一層迷失,而自己原先以為的二層隻是被觸手編織而成的,真正的上層還要在著高高的天花板上麵。

看完地圖薑亦凡扭頭看向了地圖旁邊的幾行小字,雖然字跡已經被腐蝕的七七八八,但是薑亦凡也讀懂了大體的意識。

冇想到這裡還真是一座遠古墓地,墓地的主人雖未提及名字但是在字裡行間中能夠看的出此人生前必定也是個非凡的人物,而且這墓地是他在大戰死後他的族人為其挖空了一整座大山建成的大墓地。而且著墓還是衣冠塚,墓內隻葬下了他生前一隻養的一株植物。

薑亦凡看完這些記載後又轉頭看了眼靜靜呆著哪裡的這株三葉植物,心下暗道:“難道這就是當年被葬在此地的那株植物,在這無儘歲月中它居然還活著,著到底是什麼?居然可以活道現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