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全文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3章:聚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全文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3章:聚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所以剛纔的敬酒,到底是因為婚禮冇請他們而愧對的酒,還是因為想讓他們對這位大小姐客氣一點,才敬酒?

顧阮東一臉痞笑,彷彿在說:你們猜!

他們算是看出來了,今天要是敢對這位大小姐出言不遜,那等同於作死。

大丈夫能屈能伸,所以馬上換了一副笑容,恭恭敬敬地對陸垚垚自我介紹

“大嫂您好,我是徐澤舫,久仰大名,這杯我敬您,您隨意哈。”

“大嫂您好,我是金浩宇.....”

“大嫂您好,我是....”

“大嫂...”

此起彼伏的一聲聲大嫂,陸垚垚聽得頭暈目眩,一個名字都冇記住,不過沒關係,心知肚明,他們也不一定想讓她記住名字,所以表麵上一直維持著甜美的微笑,還微微靠近顧阮東身側以示親密。

他們介紹,她就點頭微笑,說你好你好,手上的果汁一口都冇喝。

場上最清醒的,大概隻有小蔡了,因為跟這位大小姐過招幾次,也冇占過便宜,何況顧少還那麼護著,所以今天,他完全不參與,甚至還吩咐後廚,給這位大小姐單獨做一份食物端上來。

陳新民和王總看小蔡,隻有一個眼神:叛徒。

大金和大舫幾人看那份擺盤精緻的食物,眼神裡閃過:矯情。

陸垚垚倒是鎮定自若坐在那裡慢條斯理地吃著,既然叫她大嫂,就要有大嫂的風範。

這幫朋友也不敢為難她,今天顧阮東肯請他們吃飯,並

且敬酒了,這事也就翻篇了。最後也不知誰起鬨,要他們喝交杯酒。

交杯酒?

婚禮上好像都冇有喝交杯酒呢。

陸垚垚抬頭看一眼旁邊的顧阮東,他今晚心情似乎不錯,唇角一直含著笑,從善如流地往她的杯子裡倒了一點紅酒,自己的杯子也倒了半杯。

他遞給她酒杯,並且與她的手臂相扣,做出喝交杯酒的姿勢,卻久久冇有低頭喝,隻是看著她,眼裡有笑、有情,如這紅酒讓人沉醉,陸垚垚又心跳加快,在一起這麼久了,他一這麼看著她,她就臉紅心跳,有點受不了,手一拉,先低頭喝了。顧阮東也同時低頭喝了一口,真正的交杯酒。

眾人起鬨,難得見這樣柔情似水的顧少。

陸垚垚麵對這種場麵,到底是臉皮薄一點,喝完酒急忙抽出手,把酒杯放在桌上。剛放下,顧阮東卻又稍稍用力,把她帶到自己的懷裡,眾目睽睽,低頭吻了她一下。

看她這樣太可愛了,他冇忍住。

唇齒芬芳,戀戀不捨才鬆開,陸垚垚把臉埋在他胸前,紅得無法視人,顧阮東繼續攬著她的後背輕拍著。

這群人什麼場麵冇見過?

但顧阮東這樣深情款款的模樣還真是第一次見,難道他們的顧少真的從良了?

這是顧阮東第一次正式把垚垚介紹給他們,因為重視與他們的情誼,也是避免他們因好奇或者彆的原因而私下驚擾她。

這恐怕也是最後一次,他內心並不

希望垚垚融入他過往的圈子,他會儘他所能保護她世界的明朗乾淨。

從寶麗會所出來時,夜風微涼,一群人喝得微醺,在門口與他們夫婦道彆,幾人看著他身側嬌滴滴的陸垚垚,嘻哈著說:大嫂,改天見。

車上,微醺的幾人似都瞬間清醒,麵無表情坐著,車窗外的燈影掠過他們的臉。

“顧少是有受虐傾向?請這麼一位小公主來伺候著。”

“陸家的背景,我查過了,顧少這是下的哪一盤棋?跟西邊那家廠子有關?”

在他們眼中,顧阮東是殺伐果斷的人,有痞壞的一麵,有陰狠的一麵,唯獨不會有深情的一麵,無論做什麼,一定是帶著目的的,投入得越多的地方,自然是收益最大的。

幾人沉默,都冇再往下說。

車內氣氛肅靜,最後也不知誰忽然說了一句:

“寶桑要出來了。”

“不是還有一年嗎?”

“表現好,提前釋放!”

“她不讓跟顧少說。”

---

這邊顧阮東和陸垚垚也上了車,陸垚垚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哥哥,我覺得我以後還是不要跟你的朋友來往吧。”

她清晰表達自己的想法,在今天來之前,她其實躍躍欲試,想融入他的圈子,與他的朋友成朋友,但是一席飯下來,她覺得融入不了,不必硬融,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嘗試過了,就算了。

顧阮東把她往自己懷裡帶:“好,以後不來往。”

他自己本身也在有意識

的減少來往的次數。過去一起打拚的歲月不會忘記,不管他們其中誰有事,他依然會第一個站出來幫忙,但平日的交際能避免則儘量避免。

“我今天去公司,郝姐給我接了一部劇。”

她如實彙報,然後抬頭看他的反應。今天在公司還信誓旦旦說她接工作,為什麼要顧阮東的同意?

但畢竟是夫妻,先斬後奏讓她有點心虛。

果然見他眼眸沉了一下,低咬她耳垂:“垚垚,這麼快你就要拋棄新婚的先生了嗎?”

溫熱的呼吸與撩撥人的聲音,倒冇有生氣的跡象,垚垚心裡鬆了口氣,然後解釋道:

“就在森洲拍戲,並且,我爭取,隻要不是夜戲,我儘量回家住。”

他的唇往前,在吻她之前,低沉回了一個嗯字。

住劇組也沒關係,他陪她去住。

陸垚垚進了劇組之後,就有點後悔了,因為這部短劇,有很大一部分是夜戲。

她苦大仇深看著郝姐:“你怎麼不早說。”

郝姐:“寶貝,劇本你自己看過的,很多場景,很明確是晚上拍。”

嗚嗚,她當時被劇情吸引,冇關注這個點了。

因為男主分裂出的那個人格,大多數時候是在晚上出現,所以他們的對手戲,有很多是在晚上拍攝的。

“我會和導演協調,儘量安排在上半夜11點前拍完,你還能趕回家。”郝姐承諾。

陸垚垚點頭,自己種下的果,隻能自己食,冇辦法,接受這個事實。

好在劇組

就在森洲,離壹號華庭彆墅不是很遠,還算方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