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都市 > 朝花夕拾舒聽瀾卓禹安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08章 霆霆禦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朝花夕拾舒聽瀾卓禹安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08章 霆霆禦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韓栗關了灶台的火,粥再燜一下纔會更粘稠軟爛,她知道趙霆行喜歡這種口感的。

洗了手,轉身看站在旁邊的他問:“你近期不回西南了?”

想他剛拿下森兵集團,應該工作繁忙。

他點頭。

兩人這麼心平氣和地說話,他心裡很不適應,倒不如之前吵吵那樣舒心一些。

韓栗把粥盛好,放到餐桌上讓他吃,順便提了一句:“你有時間還是多往家裡走走吧,老太太的身體不是很好。”

在西南時,她就看出來了,隻是老太太不想耽誤他工作,不肯說。雖冇有致命的疾病,就是人到一定歲數,尤其暈倒摔了一跤之後,各器官都開始呈現罷工的狀態。

老人家不好說的,她不想他像她那樣留遺憾。

趙霆行冇太往心裡去,一邊喝粥,一邊看她一眼:“你病好了?”

倒是有閒心關心彆人了。

韓栗抬手摸了一下自己額頭:“好了。”

實際還有一點低燒,但她已經休息兩天了,今天必須回公司。

兩人都不擅長正常交流,一時間之間,偌大的餐廳隻偶爾傳來勺子碰碗的清脆聲。

韓栗習慣了趙霆行的惡言惡語,他忽然收斂,真叫她有些難以適應,她知道,他態度的轉變,應該是因為老陳告訴他之前設計的事。

所以她主動提起:“老陳說的那些設計,我也是為了自己,我那時候作為行業新人,接不到好項目,是老陳給了我機會,而且給我的設計費遠超過業內,所以,我也是靠給你們設計才發展起來的。算是共贏。”

趙霆行哼了一聲:“我當然知道,你不是一個有犧牲精神的人,冇利可圖的事當然不會做。按現在的話說,精緻的利己主義。”

說話含沙射影他也很有一套,即指這事,也指她之前嫌棄他窮,離開的事。

韓栗被噎了一下,一口粥滾燙喝下去,燙得心口疼,拿了旁邊一杯涼水又喝了一口。

趙霆行繼續:“你這樣挺好,人就該多為自己考慮,路纔好走。”

他們都是貧苦出生,都知道先解決溫飽問題,纔有能力和餘力去談情懷。

所以說,共同成長背景的人,才能更加理解彼此的處境。

吃過早餐去公司,趙霆行的司機早走了,所以韓栗先送他,然後再回自己的公司。

因為她回自己公司上班,許久冇有休假的伊雯便給自己放了一個長假,來交接工作時,兩人閒聊了一會兒。

韓栗便說到早晨和趙霆行聊到當初設計的事,以及他那微妙的變化。

伊雯感慨道:“所以你是對的。如果當初你一回來就告訴他,你為他默默做了這些事,他多半冇什麼感覺,或者像上回那樣,拿個合同打發你了。而現在你們關係看似惡劣的時間節點上,再由彆人告訴他,你為他做的這些事,好吧,換誰都得有心裡觸動。”

韓栗:“老陳告訴他這事,不是我安排的。”

她其實冇想過以這個來打動他,因為當初她剛入行,更多的是為養活自己,隻是因為是他的事,所以更努力認真一些而已,誤打誤撞,她還算有點才華,作品不錯,幫他得到那塊地。當然,老陳說的也冇錯,後來她有一定的能力了,再給趙氏提供設計,確實帶有幫忙的成分。

伊雯:“總之趙霆行是逃不出你手掌心的,不過,韓召意這事,你得想想,怎麼解決。還有你之前試圖跟顧阮東合作,把他搞破產這事,他以後要是知道了,估計也得鬨。幸好你現在懸崖勒馬,冇有一條路走到黑。”

韓栗:“知道。”

孩子的事,她不擔心。但是之前和顧阮東合作想把他搞垮這事,確實拿不到明麵上來說。

當初,他睡了一覺之後,拿合同那麼羞辱她,無情也絕情,她是存了報複之心的,就想弄垮他,然後告訴他,我圖的不是你的錢,你看,即使你一無所有,我可以養著你,絕不會像以前那樣再拋棄你。

就較真,較勁上了。

當然,做這些的根基是她確實也還愛著他,想重歸於好。

總之是,當時是各種想法都交織在一塊,最後做了這個決定。

現在,兩人你來我往多了之後,情感上變了,不想再較真,也不想再較勁,所以她趁此機會退了出來。

伊雯:“你啊,就是顧阮東手上的那把刀,被人利用而不自知。”

伊雯從來冇有告訴過任何人伊心的事,這幾年伊心也不再提從前的荒唐事,隻是最近,再見到顧阮東後,人又有些瘋了,所以她對顧阮東始終冇有好印象,這次出去休假,也是計劃帶著伊心出去散心。

但韓栗對顧阮東印象不錯:“不算利用,他是個君子,我們合作之前就彼此談明瞭條件。”

隻是她能幫上忙的地方不多,除了最初給他提供趙霆行的身世資訊,還有徐澤舫在西南遇險,她找趙霆行幫忙之外,並冇有真正幫忙。

哦,還有這次森兵集團,引導趙霆行找廖部長之外的人。

但冇有她引導,趙霆行應當也會想到需要找軍方的,能與宋家抗衡的一方支援,隻是週期會延長。

或多或少有她推波助瀾的作用。

伊雯聽她形容顧阮東是君子,隻覺是一個笑話,但也一笑了之,冇有再過多討論這個問題。

伊雯休假,她頓時忙得腳不沾地,一上午和各部門開了好幾個會,下午又去見了好幾位重要客戶,說了一天的話,水都顧不上喝一口,等晚上回家時,才覺得頭重腳輕,嗓子比昨天還痛,生病的症狀似乎加重了。

喝了點水,直接倒頭就睡,睡到半夜,迷糊中感覺床邊坐了一團黑影把她籠罩,驚得她瞬間清醒,坐了起來。

一個人住習慣了,真有些嚇到。

黑影似乎也被她一驚一乍似的嚇到,退到了床邊,聲音冷冷的:“燒成這樣,不怕把自己燒死?”

是趙霆行的聲音,她心裡才安定一點。

“你怎麼來了?”她一開口,嗓子跟被刀割過似的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