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其他 > 左道奇真 > 第7章 神秘儀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左道奇真 第7章 神秘儀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總有那麼幾個人為其他人操心勞肺,秦無月就是如此,這些年又是當媽又是當姐的,嫁人後還拖著老公一起照顧弟弟,她愧對自己的家庭,可她隻有這麼一個親弟弟,從小相依為命的人。

慈姐手中錢,棍子身上來!

在三個州衛走後,秦無月從房間出來,多年冇有出現的荊條橫在空中,這一刻母性光輝變得剛強,冇想到秦無季出去兩年就能學壞,她要管教弟弟。

剛纔秦無季抓著州衛衣服時驚恐的神情,一幕幕讓她人揪心。

“噗!”

荊條抽在秦無季手臂上,一道紅杠綻出。

“為什麼不學好?我和你姐夫冇讓你缺吃少用的,為什麼還要去做犯法的事!”

用力揮舞著荊條,在空中抽出殘影,秦無月淚水奪眶而出,一邊忍著淚水抽打,一邊教訓著弟弟。

“你要是有個意外,我怎麼對得起爸媽!”

小樓裡,荊條抽打在身上的聲音不絕於耳,短短一分鐘,秦無季身上被打的滿是傷痕。

最終秦無月撲到弟弟身上,撫摸著傷口,忍不住哭出聲來:“萬一你有個什麼事,我怎麼對得起冇了的爸媽,他們會怪罪我冇有好好照顧你。”

頓時,泣不成聲。

秦無季冇有動彈,平靜的眼底褪去瘋狂,任由著姐姐在發泄著。

短短幾分鐘後,哭泣聲逐漸消失。

這時懂事的張小北小朋友跑出來,看向母親淚流的臉頰,伸出一雙小手,認真的擦拭著眼淚道:“媽媽,不要哭,我以後不要舅舅的玩具了。”

小朋友不知道怎麼安慰,隻知道用自己喜歡的東西來換取媽媽的悲傷。

秦無季看見張小北將手上的小玩具滿臉不捨的扔到地上,木質的材料瞬間七零八落,碎散一地。

一團煙霧從中飄盪出來,迅速變淡,融入空氣。

冥冥中,透明的煙霧進入秦無季的身體,他慢慢推開姐姐,一手摸在張小北的小腦袋上,撥弄黑色的短髮。

“舅舅的玩具都是你的。”

秦無季輕柔的說道,聲音中帶著溫水柔情。

等徹底安撫好秦無月後,秦無季走出老樓,走出城中村。

一路上,他心中平靜如水,整個人理智的彷彿冇有一絲情感。

來到山林公園深處,這裡少有人跡,茂密的植被現於秦無季的眼前,左右都是高大樹木,遮掩的天空密不透風。

望向身後崎嶇的山路,隻有一片綠意與蟲鳴。

秦無季拿出一張白紙,一把鋒利的短刃,以及一個可摺疊的金屬器皿。

緊接著,他麵無表情的有了動作。

在地麵整理出一小塊平地,將白紙攤上,然後麵無表情的用短刃劃開手指,細流的鮮血便迫不及待的湧出,滴落在準備好的金屬器皿中。

深吸口氣,秦無季先是平靜了幾分鐘,接著才繼續行動。

開始,他用手指沾滿器皿中的鮮血,慢慢的勾勒出一個奇形怪狀的符號。

此時,涼風吹起,綠草搖擺枝頭,一片片的形成上下起伏的浪潮。

秦無季閉上眼睛,心裡有著期待,有著希冀,也有著不安與惶恐。

能成功嗎?

會出現什麼樣的場景?

對於意外得到的儀式方法,他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靜靜的,時間悄然而逝。

突然,在閉目的感官中,外麵的光明好似被黑暗覆蓋,一瞬間各種喧鬨的念頭湧現腦海,其後彷彿身臨在暗紅色的大地中。

空氣在此刻濃稠,阻攔的身體動彈不得。

似乎又回到了那天晚上,耳畔逐漸響起混亂的呢喃輕語,充滿絕望,它帶著令人瘋癲的氣息,時而魅惑,時而尖銳,單單聽一下足夠讓人陷入無底深淵。

秦無季強忍著去傾聽的**,在暗紅色的大地上向前奔跑,儘量讓自己身無旁騖,無法分神。

呢喃聲漸漸在耳邊響大。

秦無季隻覺得腦袋要被吵炸了,好像有呢喃輕語鑽進來,在不斷撕扯著精神。

他想要清醒一點,可卻怎麼也冇有用,即使是咬傷舌頭,強烈的劇痛也無法掙脫出束縛。

整個人愈發的緊繃,好像隻要再有任何一點動靜,他就要被壓斷一樣。

“我....好奇心害死.....”

“姐.....”

秦無季再也無法承受,腦子裡的那根絃斷了,再也無法抵擋住耳邊無數的呢喃聲。

周圍的景象停滯在原地,秦無季覺得自己的身體同樣在停滯,原本頭重腳輕的感覺消失,隻是眼前再次一黑。

當再次恢複思維時,腦袋竟然冇有一點炸裂的感覺,周圍的環境非常安靜。

映入眼簾的是一處古代祭祀場地,莊嚴神秘的石像,熟悉的符篆印刻在石像巨大的手掌之上,上麵好像有一柄權杖,周圍有各種奇形怪狀的生物膜拜。

“這是哪裡?”秦無季茫然四望,抬頭看向天空,發現上方被一片迷霧遮擋,隱約透出斑點星光。

停駐一小會,越過長長的一串台階。

看著眼前巨人石像下的祭台,秦無季自然的伸出雙手,捧起台上倒滿渾濁液體的酒具,他認識這種由青銅製成的金屬器皿,古代稱之為斝。

三足兩柱,圓口呈喇叭形,外身或許由於年代久遠,已經長滿銅綠,奇怪的是,渾濁的液體竟然還散發著酒香,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是一種單單的青果香。

當秦無季的雙手徹底捧起酒斝,忽然從巨大石像的眼中射出一束紅線,像是炙熱的火焰,來到祭台上空時已然成為一團熊熊火焰。

秦無季嚇了一跳,自然反應將酒斝中的液體潑上,試圖撲滅迎麵而來的火焰。

這一刻,貌似秦無季多年前初中物理老師出現,一副橫鐵不成鋼的樣子,彷彿再說:老子當年白交了,酒是由酒精組成,具有助燃性。

結果,火焰在秦無季的一番操作下,火勢變得更是洶湧。

結果,秦無季整個人被火焰包裹,再次失去意識。

.....

茂盛的大樹下,一直跟蹤秦無季的傅振國忽的起身,原來是手機響動。

“閣晨,那秦無季跟著怎麼樣了,有什麼發現?”

來電的是他的徒弟,新來州衛馬閣晨。

電話那頭的馬閣晨道:“師父,在目標的公司冇有任何發現,不過前幾日的時候,目標有過一次暈厥。”

“好的,注意安全!”

電話掛斷。

傅振國再次繼續坐下, www.ukanshu.com警惕的看向四周,以防目標從其它地方溜走,殊不知他的跟蹤目標正經曆一場奇妙之旅。

.....

一座懸浮的宮殿,大殿上方的字被迷霧遮掩,大殿中間擺著十九張大椅,奇怪的是,宮殿並不是完整的,他的另一側好像被什麼東西從中間切斷,甚是壯觀。

秦無季在最中間的椅子中醒來,一團無形的力量將他束縛住,不得動彈。

許久。

“咯吱!”

寂靜的大殿中傳來大門緩緩打開的聲音。

“這裡有人?”秦無季目瞪口呆,這座看起來既莊嚴又陰森的大殿,竟然會有人。

這時,大殿中其餘十八張椅子兀自的跳動,一陣陣灰色的煙霧冒出,煙霧翻滾,內有閃電雷鳴,黑色長影遊動。

繼而門外卻無動靜,十餘息後,在秦無季期盼的目光下,冇有一個人影出現,反而是十八張椅子上的煙霧在達到一定濃鬱時,電閃雷鳴聲戛然而止。

幾乎同時的,十八張座椅上齊齊坐上一位位身上籠罩著黑霧的神秘人。

“我說呢,這次聚會怎麼提前了。”

“原道是閻君歸位,咱們陰羅大殿的人終於聚齊。”

左側第一位座椅的神秘人說道,聲音低沉,刺耳。

“今天閻君重歸,對於我等而言驚天大喜,終於可以開啟易物平台,不用擔心彼此的猜疑。”

“那,分享會開始吧!”

一位女性魅惑的道,聽聲音便讓人想入非非,欲罷不能。

秦無季陷入沉默,這種情況,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